《柏拉图相簿》(07)摊牌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原创:Mr.鬼畜
首发:春满四合院
日期:2020/4/13

                                      (07)摊牌

    昏暗的卧室裏,除了窗帘敞开的一缕缝隙,再无任何光源洒入。

    但这已经足够了,白霄躺在床上,眼看着心中思念的女生来到身旁,
掀开被子,和自己同床共卧。

    「夏瑶姐……」

    「哎,白霄。」

    这张床很宽敞,足以容纳两人躺卧,这张床也很窄小,不过区区两人,
就显得有些拥挤了。白霄躺在裏侧,面朝着窗户方向,好像被窗帘缝隙洒
入的月光吸引了注意。

    但谁都知道,他的心思根本没有放在那裏。

    「夏瑶姐,你怎么来了?」

    「你觉得呢,我为什么来了?」

    被窝裏,白霄肩并着肩,清晰感受着身旁传来的温暖。一只脚伸了过
来,同白霄的小腿缠绕在了一起,那美妙的触感,叫他心中瞬间瘙痒起来。
夏瑶的脑袋靠上了自己的胸口,白霄低下头来,鼻腔中尽是芳香。

    「我觉得……我不知道……」

    白霄喃喃说道,双手老老实实地放在双腿之上「夏瑶姐……不是应该
正跟赵哥睡觉吗,为什么到我这儿来了?」

    「因为我喜欢白霄呀。」

    只听夏瑶在怀裏说道「那么帅气,那么温柔,那么可爱,还那么体贴,
身材也好。不怪你学校裏那么多女孩都喜欢,夏瑶姐时间久了,也对你垂
青了呢。」

    这话若放在平时说来,白霄尚且能坦然接受,但现在夏瑶正躺在自己
怀中,甚至被窝裏,还在用脚掌抚摸着自己的小腿肚。

    白霄一动不敢动。

    「夏瑶姐,万一赵哥发现了,就完蛋了。」

    白霄现在真的是痛并快乐着,因为这滋味真的非常美妙,打心底裏承
认,他是不愿意夏瑶离开的。儘管他还不知道,夏瑶到底为什么会过来。
但这个中风险也真的是太大了,想到赵寒就睡在隔壁,即使自己正面对巨
大的诱惑,白霄也完全不敢分神。

    「嗯,所以你是怕你赵哥发现,才这么老实的吗?」

    正那么想着,听到夏瑶的疑问,白霄顿时感到一股怒火涌上心头。

    「才……才没有!我……夏瑶姐……我好歹也是个男生吧!就是
说……发现不发现的……如果单纯说心裏期待……我当然……」

    「嘘……」

    白霄正慌忙辩解着,忽然间,只感到自己的嘴唇,被一根温热的手指,
轻轻地挡住了。

    与此同时,夏瑶的整个身子,也紧贴住了白霄的身体。

    白霄双臂自然下垂,双手本分地放在大腿上,但他忽然感觉到,自己
的肩头被一股极致的柔软包裹了。不用说,那是夏瑶的胸脯正紧紧贴着他
的肩头。

    「夏瑶姐……」

    「哎……」

    白霄张嘴的瞬间,夏瑶挡在他嘴唇上的手指,仍旧没有挪开。

    于是乎,就在他喊出夏瑶名字的时候,嘴唇一张一合,便都在碰触着
夏瑶葱白细长的食指。

    「我……你这样贴着我……我真的会……」

    「你会怎样?」

    「我们真的要……对不起赵哥吗?」

    借着窗帘洒入的微弱月光,夏瑶精緻的面庞,近在咫尺,清晰可见。
弯弯的柳叶眉,还有无比明媚的眼眸,鼻樑高挺,红润的嘴唇,饱满圆润。
这距离实在很近,白霄甚至能闻到她的气息,无比香甜的气息。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按照这卧室的布局,白霄躺在床上,其实
是背靠着屋门方向的,当夏瑶推门进屋时,他的心理準备才刚刚建设了一
半儿。也就是他还没回过神呢,夏瑶便来到了他的床前,穿着那一条清凉
性感的睡裙,钻进了他的被窝裏。

    要说臆想,白霄当然是有的,但他真的不敢乱动,即使说……

    「白霄,你知道吗,其实你这句话,挺不男人的。」却听夏瑶忽道。

    「怎……怎么不男人了?!」白霄刚刚还在琢磨道德问题,一听这话,
顿时有些不忿了。

    却不料,这话引起了夏瑶更多的笑声。

    「你想啊,小白……」

    笑过之后,夏瑶甜美地说着,并用葱白纤细的食指尖,轻轻抚摸白霄
的嘴唇「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孩,被窝裏正躺着一个投怀送抱的女孩,你觉
得你应该摆出一副圣人的姿态吗?」

    所以,真的是愈发亲昵了。

    从最一开始钻进被窝,直到现在,夏瑶已经整个拥入了自己怀中。白
霄夜裏就寝,只穿着一条体恤衫和平角短裤,此时只感到全身都被一片温
热柔软的存在包裹住了。夏瑶的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阵阵香甜的热风吹
来,夏瑶的每一声呢喃,都在瘙痒着自己敏感的耳蜗。此情此景,真的就
像夏瑶说的那样,自己热血方刚,然后女孩投怀送抱。

    「夏瑶姐……」

    「哎……」

    「如果,我是说如果……」

    「嗯。」

    「如果我现在对你做了什么……」

    「嗯。」

    「咱们三人之间,你打算怎么办?」

    白霄发誓,对天发誓,此时夏瑶拥在自己怀裏,必然感受到自己的勃
起状态了。那还用说么,她正整个趴在自己身上呢,虽然隔着一层被褥看
不见,但夏瑶柔软的小腹,无疑正紧贴着自己勃起的部位。

    「白霄。」

    「嗯。」

    「你瞧你这话说得。」

    「嗯?」

    「就是……什么三人之间的……这种话……」

    「嗯……」

    「还问我打算怎么办……」

    「嗯……」

    「真是讨厌死了……」

    「嗯……怎么说?」

    白霄有些茫然,因为他没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本来就是嘛,夏瑶可
是赵寒大哥的女朋友,此时她投怀送抱,还不知道赵寒大哥究竟什么情况
呢。若是自己真的跟夏瑶发生了什么,他们三人间的关係,可怎么处理?

    「你瞧,三人之间,怎么办,这种话……」

    「不就好像在强调……」

    「想让人家……」

    「……一女侍两夫吗?」

    呼吸声顿时变得粗重起来,白霄确实忍不住了,双臂抬起,一把将夏
瑶给抱住了!

    「啊……」

    「夏瑶姐……」

    「嗯……」

    「夏瑶姐……你好……你好……」

    「我好什么?」

    「你好……骚啊!」

    喊出这一句话之后,白霄仿佛打破了什么枷锁,用尽全力地将夏瑶抱
在怀中。霎时间,仿佛开天闢地,一个崭新的世界向他敞开了大门。暖香
入怀,这个中滋味,白霄刚满二十,还是首次尝到。他牢牢地抱着夏瑶,
只觉得仿佛将一个暖炉涌入怀中,而这暖炉又是那么的柔软,还带着无与
伦比的香味!

    「白……白霄!」

    「夏瑶姐……」

    这一声夏瑶姐出口,白霄几乎带上了些许哽咽「夏瑶姐……让我好好
地抱着你……好好好好地抱着你……你也抱紧我好吗?求求你了……把
我抱紧……」

    这话说出口,实在是太丢脸了,但白霄还是说了出来,甚至是哽咽地
喊了出来。

    「呃……」

    夏瑶被他拥在怀中,先是发出一阵迟疑的轻声,但很快便将这动静压
抑住了,然后也跟着拥抱住白霄的身体。

    「好了啦,好了啦,怎么了嘛,真是的……」她轻拍着白霄的后背,
在他耳旁柔声安抚着,「姐姐身子很软吧?抱着舒服吗?」

    「舒服……」

    过了一阵,白霄似乎是回过神了,因为他的身体又变得有些僵硬。

    「那个……夏姐……」

    「嗯?」

    「刚才我的……反应……」

    「嗯。」

    「就是说……总之……你想知道原因吗?」

    居然哽咽了,仅仅是抱住女孩而已,白霄居然就哽咽了,而且像个孩
子似的哽咽。老实说,夏瑶确实有点儿好奇,她咯咯地笑着,继续和白霄
紧密相拥,并不停轻抚他的后背。

    「你要是想说,当然可以,漫漫长夜,我听你讲述。」

    然后她低下头来,凝视着白霄的面庞。

    饶是屋内光线昏暗,白霄这俊俏的脸,仍是清晰可见。他可绝非萤幕
上的小鲜肉,白白嫩嫩,娘炮似的。与之相反,作为击剑社团健将,白霄
眉目硬朗,有着健康的小麦肤色,剃着精炼的短髮,更像是一名刚刚入伍
却已是精英的士兵同志。

    凝视着,微笑着,脸上带着一抹红晕,夏瑶低下头来。

    然后,在白霄的耳朵上轻轻一啄。

    「不过,今夜良辰美景,如果不发生点儿肉体关係,不觉得可惜吗?」

    ……

    这月色确实很美。

    为了能够看清身边人的模样,白霄下床打开了窗帘,这才又回到床上。

    被褥掀开了,夏瑶侧卧在床榻上,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黑色的吊带
睡裙。光滑靓丽的裙摆,被掀起到了臀部边缘,在那之下,便是浑圆雪白
的大腿,笔直修长的小腿,以及纤细羸弱的脚踝,和圆润姣好的玉足。

    纤细的吊带,仿佛只是一缕青丝,勾勒在白皙滑嫩的肩头上。圆领大
敞,胸前一片雪白,修长的鹅颈之下,略过那两条锁骨的痕迹,叫人忍不
住直接看向沟壑的区域。那诚然只是浅浅一抹,但衣衫隆起,单薄的丝绸
贴附着身躯,勾勒出高耸而优美的弧线,更明显地印着两颗凸点。

    白霄几乎不会走路了,挪动着回到床前,坐在了床尾。

    夏瑶依然侧卧在床头,就这样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咕嘟……」

    白霄狠狠地吞了一口吐沫。

    大约是夏瑶善意而持久的笑容给了自己勇气,白霄坐在床尾,低下头
来,伸出手,缓慢地、轻轻地,攥住了夏瑶的脚掌。

    这一瞬间,他分明感觉到,胯下的那话儿几乎要爆炸了。

    这是一种无法想像的温暖触感,夏瑶的脚掌,犹如火炭般炙热。但恰
恰就在她的脚背上,白霄又感受到一种难以形容的滑腻触感,仿佛抚摸油
脂油膏,且是温热的。

    时间仿佛停止了流逝,夏瑶也不说话,就这样继续侧卧在床头,凝视
着白霄,目光是那么的温馨。

    如此这般,白霄的胆子自然越发大了。攥住夏瑶的脚掌之后,他就再
也不撒手了,感受着夏瑶玉足的温暖细腻。但他的手也着实僵硬,没有进
一步地抚摸,或者说他打算这么做了,但动作非常僵硬,明显非常放不开
的模样。

    不过饶是如此,夏瑶依然没有动静,凝视着白霄,目光越发显得柔情
似水了。

    于是,受到夏瑶无言的鼓励,白霄渐渐摆脱了最初的生涩感。他的手
指终于动了起来,在夏瑶的脚心脚背缓缓厮磨,不是骚扰,不是撩拨,而
是尽一切可能地来感受夏瑶的玉足。

    察觉到白霄的动作,夏瑶的笑容更加甜美了。

    「咕嘟。」

    再次咽了一口吐沫,循序渐进,白霄开始抚摸她的小腿肚。

    一时间,卧室裏并没有人说话,只有一名小麦肤色的俊美青年,在轻
柔抚摸一名性感女郎的雪白美腿。但该来的还是会来,不知不觉间,白霄
的手掌,已经来到了夏瑶的大腿根部,再向上的话,就该伸进裙子裏了。

    「夏瑶姐……」

    「哎……」

    「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提出问题,白霄自己都感到羞愧难当。但夏瑶似乎并没有感到意外,
她坐了起来,一条腿伸到床沿之外,直接搭到了白霄穿着短裤的大腿上。

    「嘶……」白霄被她这大胆的行为刺激到了,「夏瑶姐,我的那个地
方……你碰到了!」

    白霄指的,自然是他的帐篷。

    「嗯,是碰到了。」

    夏瑶的脸色自然是十分红润的,她低下头来,看着自己雪白的大腿,
正架在白霄的大腿上。一个是女生柔软光滑的大腿,一个是男生肌肉饱满
的大腿,双方都充满着热量,然后肌肤紧密相贴。

    「夏瑶姐,我想……我想……」

    「嗯,你想做什么?」

    「我……我想……」

    白霄轻轻抱住了夏瑶的腰肢。

    暖香入怀,而且身躯紧密相贴,区区一条体恤无法掩盖彼此的炙热的
体温,白霄将夏瑶深拥入怀,尽一切可能感受她身躯的温暖柔软。夏瑶则
坐到了他的大腿上,两腿分开着坐的,于是在这一刻,白霄发现,自己的
大腿感受到了一种全新的温热感。

    「我今晚来你房间,是做好了準备的。」夏瑶在他耳旁呢喃说道,「你
今天晚上可以为所欲为,对我做什么都行,我只有一个要求。」

    来自下体的膨胀感已经让白霄几乎失去理智了,饶是他自控能力极强,
但在最后听到夏瑶的这一句话后,一种自暴自弃般的情绪瞬间涌上心头。

    「夏瑶姐,你的要求是……」

    「我的要求是……」

    夏瑶紧紧拥入在白霄的怀裏,轻抚他的面庞,脑袋紧贴着白霄的胸膛,
嗅着他男子汉的浓郁气息「你今天晚上,就像你现在已经在做的这样,给
你赵哥,不停地戴绿帽吧!」

    最后这句话,夏瑶是说出来的,却更像是喊出来的。

    所以,果然是这样。

    自己刚刚产生的自暴自弃的决定,果然派上用场了。

    于是,在得到夏瑶的确认之后,白霄反倒鬆开了她。

    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恰好洒落在夏瑶精緻的面庞上,她正温柔地看
着白霄。纤细的手掌,同样抚摸上了白霄的小腹,即使隔着一层体恤衫,
依然能够感到四块腹肌的轮廓。

    「夏瑶姐。」

    「哎。」

    「那么咱俩今晚,就给赵哥,戴绿帽了?」

    「嗯,我的身体,今晚属于你了……」

    夏瑶温柔地笑着,伸出手来,抚摩白霄膨胀已久的欲望。

    ……

    ……

    「滴答,滴答。」

    淩晨两点到了。

    赵寒躺在床上,双手抱头,仰望着昏暗的天花板。

    自从夏瑶走进隔壁卧室,到现在为止,四五个钟头了吧。

    因为是四星级宾馆,房间隔音性能很好,就算赵寒站在门口偷听,也
很难发现屋裏的情况。更何况作为套房卧室,进门会先经过走廊,侧边是
卫生间,最裏面才是卧床。

    关键是赵寒知道,进屋刚开始时,并不会发生什么。

    但是现在,距离刚开始,已经过去四五个钟头了。

    「滴答,滴答。」

    昏暗寂静的房间裏,除了钟錶之声,再无任何响动。恰是这无与伦比
的寂静安宁,无限扩大了赵寒的感官,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尤其是
心中的欲望,正在因为梦想实现而尽情释放着,欢呼雀跃的滋味简直要跳
出他的胸膛。

    这份强烈的快感,远不是单纯自渎能够带来的。它是心中强烈的酸涩
感,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楚,与之相比,阴茎的弹跳只是最微不足道的副
作用罢了。

    所以,都已经四五个钟头了。

    抬手按住自己的胸口,感受着那份几乎撕裂胸腔的剧痛,赵寒很清楚,
在过去这段时间裏,都可以有多少事情发生。

    即使说,早在今早出门之前,夏瑶曾跟他再三确认,但最后也还是没
能决定,到底要不要跟白霄发生实质性的性关係。

    所谓实质性的性关係,换做旁人,或许有其他标準。

    但对于赵寒和夏瑶而言,它只有一个意思。

    「阴道插入的做爱……」

    回忆着今天发生的点点滴滴,赵寒缓缓闭上眼睛,感到脸上骤然升起
一股强烈的酸胀感。

    「滴答,滴答。」

    倾听着卧室裏时钟不断作响,感受着脸上强烈的酸胀感,体会着心中
强烈的撕裂感,赵寒从床上坐了起来。

    让他就这样一直躺到天亮,不可能。

    起身走下床来,赵寒首先走进卫生间裏,捏着硬挺无比的阴茎,勉强
撒了泡尿。因为方向很难瞄準,为了将阴茎压下,以免喷到周围,他甚至
不得不像罗锅般弓着身子。

    小便之后,感觉好了很多,但阴茎当然仍硬挺着,心中的酸痛也依然
没有缓解。赵寒看着镜中的自己,拍了拍脸,但脸上的酸胀不是这样就能
消除的。

    缓解这些滋味,只有一个办法。

    赵寒深吸了几口气,感受着胸腔中猛然变得更加强烈的酸楚,他推门
走出了卧室。

    「滴答。」

    「滴答。」

    「滴答。」

    打开卧室的门,只觉得一股清晰空气迎面扑来,凉风飕飕,视觉和心
境瞬间开阔了许多。

    深吸了一口这空气之后,赵寒迅速朝隔壁的卧室走过去。

    简简单单一扇木门,矗立在赵寒的面前,分割着卧室和客厅的空间。

    隔着房门,屋裏一片安静。

    赵寒有着眩晕的滋味,他轻轻按住门把手,缓缓用力,压了下去。

    门打开了一条缝。

    仿佛打开了一个新世界,温暖的空气缓缓溢出,似乎还有些潮湿。走
廊右手边,卫生间的门敞着一条缝,亮着灯光,散发着温热的水蒸气。

    但因为没有打开排风扇,所以这卧室裏依然是很安静的。

    赵寒推开门,只朝走廊裏迈出了两步,然后缓缓地将门关靠,尚且留
了一条手指宽度的缝隙,待确认这屋门不会无风自动后,他才谨慎地鬆手。

    看向前方,走廊今天,就是卧室区域。

    虽然只是几步路的距离,但赵寒没有走上前去。

    此时视线前方,就是梳粧檯柜,电视柜则位于斜右方。

    所以赵寒发现,只要自己稍微往左侧靠过去一些,就能看到床沿了。

    于是他便站定在这个位置,刚刚好看着床沿,一动不动了。

    视线所及,是一条屈膝而卧的雪白美腿。

    它的主人正仰躺着,或许是靠着枕头,或许……

    「白霄,所以你的恋母情结,是从九岁就开始啦……」

    夏瑶的声音轻轻飘入赵寒耳中。

    「是啊,夏瑶姐,所以从那时候起,我就总是喜欢比自己年长的女性,
包括喜欢上学姐也是……」

    「也包括喜欢上我?」

    「差不多吧,夏瑶姐,你说我这是不是特别孩子气?」

    「也还好吧,就看女方是属于那种类型的呗。如果碰到喜欢把男朋友
当儿子养的女生,你这样的还正好呢。」

    「哈哈哈,那我还真是借你吉言啊。」

    笑声之后,卧室裏安静了不少,没有人再闲谈了。赵寒一动不动地站
在走廊中,凭他此时的视角,刚好能够看到夏瑶屈膝的小腿。无比美丽的
小腿。但除此之外的情况,他若想不被发现,就只能强忍着不去观察了。

    「夏瑶姐。」

    「哎。」

    「你的乳房真美。」

    话音落下,床上似乎有些异响,似乎没有。

    「这些都是你的,白霄。」

    「嗯,都是赵哥还没有……见到过的,是吗?」

    「是啊,你赵哥还没有见到过的。不光乳房,这些其他地方也是。」

    「我还在想呢……」

    「嗯哼?」

    「我还在想,我究竟都能跟你……发展到哪个地步。」

    「很简答啊,只要你表现得好,别说现在这些了,就算是让你跟我做
爱,都是可以的。」

    「那岂不就是说,我把你彻底佔有了吗?」

    「嗯,我想你赵哥,一定会非常开心。」

    对话又陷入暂停当中,赵寒站在走廊中,感觉错愕极了。照这意思,
夏瑶是把他俩的事儿都交代出去了?好家伙,这让自己明天再怎么面对白
霄?好在大家都是男人,性癖就那么几种,相信白霄也是能理解的吧?

    「夏瑶姐。」

    「哎。」

    「赵哥之前跟我说过,你们最爱看人妻出轨、夫妻交换这种AV。」

    「嗯……」

    「所以……」

    赵寒不忿了。

    所以你妹啊。

    老子根本没跟你说这个好吗?

    AV是说到了,但还没等老子讲到「寝取」这个词儿呢,夏瑶就洗完
澡出屋了,然后咱俩就没再聊了好不好?

    感情你小子也不是那么老实啊!

    「所以,你看,夏瑶姐。」

    「哎……」

    「这是不是意味着,咱俩今晚的秘密,也可以跟赵哥……摊牌?」

    「摊牌……嗯……为什么呢?」

    「因为……嗯……如果是赵哥他……如果你们俩都……咱就没必要
偷偷摸摸?就是说……嗯……」

    「咯咯咯咯……小白,你果然也是个坏孩子呢。」

    「夏瑶姐,我也是男人嘛……」

    「哎呀,知道,你就是想把夏瑶姐当成禁脔,按在床上狠狠地干呗!」

    「嗯咳咳咳咳咳!」

    「哎呀,摸一摸,好啦好啦,瞧把你咳嗽的。」
    喷水的声音,床榻上吱嘎乱响,视线中夏瑶的小腿也挪动了起来,然
后便是杯子放回到床头柜的声音。

    「那咱们就这定了。今晚我也不回去了,就在你屋裏睡,明天早上故
意起晚一些,然后咱们直接跟你赵哥摊牌去,咋样?」

    「……如果赵哥要杀了我呢?」

    「他不会的,相信我,小白。」

    「所以,摊牌之后……」

    「嗯,摊牌之后,咱们大约就是……」

    夏瑶的声音渐渐轻微了下去,赵寒拼尽了力量竖起耳朵,却毫无作用。

    他只是知道,视线当中,已经看不到夏瑶的小腿了。

    此时此刻,无论数秒、十数秒、数十秒钟后,这屋裏会不会响起某些
异常的声音,已经不重要了。

    赵寒缓缓退出卧室,无声无息地将门关上,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裏。

    空蕩蕩的房间,一片昏暗,赵寒坐到写字桌前,打开笔记本电脑,轻
车熟路地登陆了一个网站论坛。

    ——哟,寒光上线啦!

    ——你这照片是偷拍的吧?怎么做到的?摄影小白求解答!

    ——咱论坛最新的淫妻新人王上线啦!大家鼓掌欢迎!

    窗口右上角不断弹出即时的坛友问候,赵寒看了眼自己最新发布的帖
子,已经被版主置顶了。

    ——哈哈,大家这么晚了还没睡啊。别急别急,我家夏瑶穿着吊带睡
裙的性感照片,大家要多少有多少!

    ——你可拉倒吧,自己都没瞧几分钟呢。

    ——就是就是,明明老婆都被小白脸拽进房间一晚上了,她肯定已经
被破处啦!

    ——楼上跟你赌一包辣条,夏瑶还是个雏儿!

    ——楼上跟你赌两包辣条,小白脸用了三只避孕套!

    赵寒默默地看着网友回复,从桌前拿起夏瑶的手机,指纹解锁,搜索
起她和毕水峰(毕加索)的聊天记录。很快地,之前毕水峰提过的那个更
加高端的淫妻网站论坛,被他给搜索到了。

    「其实跟咱现在混的这个地方,就是母公司的关係嘛……」

    赵寒嘿嘿笑着,在自己置顶的帖子最下方,更新了动态。

    ——感谢坛友「我爱一根柴」的建议,刚刚偷听老婆跟小白脸的对话,
她最后选了你的主意,明天一早,直接拽着小白脸跟俺摊牌!

    此话既出,群裏顿时炸开了锅般,也不管现在究竟几点钟了,疯狂艾
特起名叫「我爱一根柴」的网友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淫妻大师求指点、
柴哥料事如神、柴哥调情高手、恭喜柴哥荣登榜一……

    至于这些,赵寒就没有理会了。

    往床上一躺,他很快睡了过去。

    ……

    ……

    「清明假期来临,国内旅游人数再创新高……」

    天早已亮了,屋裏飘出电视机的声音。宾馆送来了三人份的早晨,橄
榄油煎牛排,搭配牛油果,另外还有一杯橙汁。但是餐桌前,却只有赵寒
独自在享用美食,另两支椅子空蕩蕩的。

    因为昨夜睡得很晚,赵寒起床时,也已经八点钟了。如今吃完早饭,
看向窗外,显然已是日上三竿。但瞧旁边那扇紧闭着的卧室房门,似乎屋
裏的人,暂时还不打算出来。

    赵寒也不着急,关掉电视机,留着另外两份早餐在桌上,来到沙发前,
看起了酒店杂誌。

    一时间,客厅裏安静极了,只有杂誌翻页的沙沙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门扉开启的吱嘎声响了起来。

    赵寒放下杂誌,抬起头来。

    隔壁的卧室敞开了一条缝隙,夏瑶正站在门口,半边身子被门板遮掩
着,正狡黠地看着自己。

    赵寒保持着放下杂誌的姿势,坐在沙发上,朝她露出会意的微笑。

    虽然尚有半边身子被门板遮掩,但也能瞧见,夏瑶身上套着宾馆的白
色浴袍。她也确实洗过澡了,擦干后的长髮披散在脑后,尚未经过进一步
的打理。

    接收到赵寒会意的微笑,夏瑶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然后,她依然站在门扉旁,向余光方向瞥视,使了个眼色。

    赵寒再次会意地点了点头,甚至乾脆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于是夏瑶温柔地笑着,嘴巴一撅,做出飞吻的姿态。

    然后,只见她迅速将温柔开朗的表情抹去,换上了一副紧张模样。

    「赵寒……」

    听着女友的声音,赵寒没有表示。

    「赵寒……」

    夏瑶站在门口,表情紧张「你听我解释……」

    「嗯。」赵寒点了点头。

    于是夏瑶紧跟着恢复了开心的笑容,但她马上又重新紧张起来,然后
回过头去,朝卧室裏面点了点头。

    在这之后,她再度看向赵寒,缓缓走出卧室,并继续将屋门掩着。

    夏瑶俏生生地立在客厅边缘,身上散发着沐浴液的香气,刚刚擦干的
秀发仍带着些许水汽。她赤足站在乾净的地毯上,穿着宾馆的白色浴袍,
腰间系着带子,露出两截小腿,表情古怪地瞧着赵寒。

    赵寒看着她,表情也很古怪,比方说,他必须憋笑。

    「嗯,那个……赵寒。」

    「嗯。」

    「所以,如你所见……」

    「嗯……」

    「我昨晚……出……出轨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夏瑶差点儿就没能憋住,险些笑出声来。

    「嗯……」

    所以赵寒也必须先「嗯」一声才行,因为他需要以此压抑想笑的冲动

    「能告诉我原因吗?」他严肃地问道。

    「因为……主要还是因为……」夏瑶张了张嘴。

    「因为什么?」

    「因为我确实是……」

    「够了!」

    忽然间,变故陡生!

    就在赵寒跟夏瑶正演戏到高潮之际,屋门忽然被撞开,白霄穿着浴袍
从中走出「赵哥,我对不起你,这不是嫂子的错!」

    「什么情况?!」

    赵寒是真的惊呼了这么一句,噌地站了起来。

    「白霄?」夏瑶也怔怔地看着白霄,「你搞什么鬼,不是说好由我……」

    「夏瑶姐,我是个男人,这种事情,我必须亲自出面!」

    安抚了夏瑶之后,白霄犹如一名身着和服的日本武士,表情肃穆,姿
态端正,堪称一步三慌地走到赵寒面前「赵哥,对不起,昨天晚上,我跟
夏瑶姐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啊……」

    赵寒已然有些呆了,不提这超脱剧本範畴的演出,白霄这小子一步三
晃的走法是玩得拿出,当自己清朝大员上朝走四方步呢吗?

    「不过我也听说了一件事。」

    只听白霄继续说道「听夏瑶姐说,你和她都是性观念很开放的人,所
以,我这裏有一个非常大胆的不情之请,不知道赵哥你是否能够答应!」

    「……请讲。」赵寒哑然道。

    白霄脸色已然完全胀红了,他虽然表面上看着还很平静,声音也只是
器宇轩昂而已,但充血的脸却是怎么也无法掩盖的。赵寒稍微歪脖,只见
自己心爱的女友依然站在卧室门旁,也跟自己一样,全然呆住了。

    话及此处,白霄的脖子也都已经红了,他本来就比较黑,如此就更显
得黑了。但他的这份黑,本身也是属于体育锻炼带来的小麦色,加之隔着
浴袍也能看出的健朗身材,以及精短的士兵髮型,可以说是很帅气的了。

    「就是说……」

    白霄严肃极了「请问赵寒大哥,可不可以,让我暂时成为夏瑶姐的男
朋友呢?」

    ……

    ……

    日上三竿。

    剩下的早餐,已经被起床晚了的两人吃完了。

    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在夏瑶的引导指挥下,白霄也跟她一样,没有
换上别的衣物,继续穿着酒店睡袍,一起吃完早餐,然后擦嘴摸净。

    赵寒拖着步伐,从卧室裏又走了出来,手裏捏着三遝纸。

    「喏,基础合同已经拟好了。」

    白霄见状,殷勤而紧张地将三遝纸接了过来。

    「一式三份,谁也不用抢。」赵寒随意地坐上椅子,胳膊拄着餐桌,
「你小子认真看,这玩意儿其实就是给你準备的。我家老婆,我当然知根
知底,主要是看你小子有没有啥意见。」

    白霄也压根没急着去看合同,他做主将三遝纸依次分给每一个人,对
赵寒恭敬地点着头道「赵哥您辛苦了,真是对不起您,明明是这样任性的
要求,您居然不但同意了,而且还不辞辛苦地拟订合同条款……」

    「行了啦,小白。」

    夏瑶在桌上拍了拍他的手背道「你赵哥没你说得那么可怜,这事儿对
他来说,也是件很享受的游戏啊,是不是,老公?」

    赵寒咳嗽了一声,抽空瞪了夏瑶一眼,意思很简单,这时候应该给他
保留一份尊严!

    「总而言之,基本情况就是这样。」

    赵寒很威严地坐在餐桌主位,对白霄说道「我同意让夏瑶暂时成为你
的女朋友,期限暂定为一个月,是否延长,看你今后表现。那么在这期间,
从名义上讲,我就暂时不是夏瑶的男朋友了。毕竟我们不能违背社会的伦
理道德,一个好的女生,当然不能同时跟多名男性交往了,你说对不对?」

    看着白霄连连点头,赵寒继续说道「作为男朋友,你当然可以对夏瑶
做任何男朋友能做的事情,但是不能强迫她。不过与此同时,只要夏瑶同
意,既然同意了,你当然也就可以跟她做任何能够做的事情。」

    看着白霄继续电梯,赵寒满意地笑了笑「很好。那么在此期间,作为
夏瑶的前男友呢,我有个要求。那就是,无论你和夏瑶做了什么事情,都
一定要让我看在眼裏。」

    白霄几乎要把脑袋点成拨浪鼓了,但见赵寒不再说话了,他手持着自
己的那份合同,颇为忐忑地看向了夏瑶。

    这个美丽的女孩,正低头阅读着合同条款,表情认真,嘴角含笑。

    「夏瑶姐,你怎么看?」白霄忐忑地问道。

    「我觉得有必要再补充几点。」

    夏瑶提笔在合同上写道「首先,该合同一经生效,生效期间,当事人
必须履行内容条款,无人有权终止。」

    「其次,拒绝油盐酱醋茶的平凡生活,当事人必须每天都充满激情,
这是合同是否续约的重要参考。」

    「第三,当事人有权利继续对合同进行修改,包括但不限于有利于合
同长期稳定续约的条款,拒绝添加不利于合同长期稳定续约的条款。

    「第四,丙方当事人——也就是赵寒你,在不担任甲方当事人——也
就是我——的男朋友的期间……不禁止丙方当事人的正当交友及性行为
权利。以上……」

    ……

    重新列印之后的合同,一式三份,签上了每一个人的名字。

    仿佛忽然之间,餐桌前安静了许多,每个人的表情都有些尴尬。

    微风从窗外徐徐吹入。

    赵寒坐在餐桌主位,看着两侧的一男一女,看着他们一模一样的白色
浴袍,看着他们同样刚刚洗过澡的状态。

    「所以,你们两个,昨晚具体做了些什么?」他的声音有些干涩。

    餐桌之下,一只白嫩的玉足,忽然撩过赵寒的脚踝。

    夏瑶站了起来,走到了白霄坐着的椅子后面,双手搭上椅背。

    她先是温柔地看了赵寒一眼,然后轻轻抚摸着白霄的脑袋,双臂缠上
白霄的脖颈,对赵寒俏皮一笑。

    「你猜?」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