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王家村淫趣录系列1+2(纪念黄兵团)象哥请进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王家村淫趣录系列1-2

原创者:Junk20(JUNK二世)
2021年8月6日 发:春满四合院
字数:4892

***********************************

  再次更换一下文风,挖个新坑,模仿黄老邪的黄兵团文章《淫城系列》

  怀念那个时代的各位大大们,黄老邪,公羊鉆,入母三分,赫连勃勃等等

  全文尽量模仿黄兵团的文法描述和用词特点。

***********************************

王老根把烟袋锅往桌角上磕了磕说「楞子家的媳妇今天还没来出勤!」
「是,我去叫了她两回,她老说不好意思,楞子也不敢说她,我看是舍不得!哼」说话的是王老根的大儿媳妇王月秀,她是王家村裏的妇女主任。

月秀正坐在床头,一双嫩白的脚穿着肉色短丝袜,夹着王老根的鸡巴来回搓动,她几次对比公公的鸡巴和自己老公王大强的鸡巴,结论都是公公的鸡巴大。

「爸,我帮你吃几口,舒服舒服?」这回说话的是王老根的二儿媳妇王月丽,也是王月秀的亲妹妹。王家村的妇联干事。

「不用,你姐的脚嫩,弄着舒服,你的奶子软,摸着舒服」王老根闭着眼说。月丽有点羡慕看了看姐姐的脚,她的脚比她姐姐大,不如月秀的脚白嫩。她只好把自己的奶子又挤了挤,让公公摸着跟舒服。

「都说了两回了,这回我这村支书去说!看看我说话是不是不好使了!」王老根面色一冷,这老家伙是红小兵出身,当年年纪小的时候,就打死过村裏的几个所谓的反革命。听到这话两个儿媳妇都是身子一颤,很是怕自己的公公。

这王家村本就在十万大山之中,交通不便,又没有特色的农产品,全村不到百户住家,修路自然也轮不到这裏。

还好当年王老根家承包的后山裏出了个小煤矿,一下成了村裏的首富,他更是心黑打死几个外村和本村想偷矿的人,把尸体挂在矿山,吓住了很多有想法的人。

王老根人狠,却不抠门,给村裏人修路,弄发电机,周末还弄个电影包场,村民都免费,村裏男丁娶媳妇都是王老根派人去谈,然后娶回村,自然全村都拥护他成了村支书。

全村的男人几乎都在王老根的矿山干活,所以一早一大群人浩浩蕩蕩的除了村去矿山。这下矿是个危险的活,要一组组人轮换着下去,但凡有点啥事故,人就交代裏面了。

为了鼓励村裏人,王老根规定村裏的女人都要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凈凈,每天早上在村口露着奶子,跳着脚给男人们鼓劲。

村裏的男人倒是没啥不乐意,自己媳妇的奶子是让人看了,可别人家的媳妇的奶子也能看个够本。毕竟干的是卖命的活。乐得一天是一天。

村裏的女人尤其刚嫁来没几年的新媳妇就受不了了,每天露着奶子让全村人看羞死人了。
王老根人狠话不多。把几个带头不听话的女人绑在村口,用电棍直接捅奶子,照样全村人要围着来看。

几个女人被退回她们原来的村子,并断绝了和她们村子做买卖。这几百裏大山之中,只有王家村有送矿出去的货车,再买回的生活物品,除了卖给自己村民,也卖给附近村子,王老根很会做事,都是平价买卖,不赚村民的钱,俨然是附近最有威望的人。
没过几天送回去的几个女人就被自己兄弟家人押着回到王家村,露着奶子跪在村口给王老根磕头认错。这一下全村的女人都被震慑了,王老根的大儿媳妇月秀作为妇女主任带头一早带着女人们站在村口,露着白花花的奶子,跳动着送男人们去上工。

男人们走出村口,几十对白花花的奶子上下跳动着,大大小小,尺寸不一。黑红棕褐的奶头各有千秋。

王老根觉得还不够,又规定村裏的男人下工时,全村的女人得去村口的山坡上,一起用屁股对着村口,然后一起撒尿。他管这叫出勤仪式。

这男人们回来一看,白生生的一排大屁股,裆中夹露出黑乎乎的一片,当几十条尿流汇合一起流成尿河,缓缓流向村口,竟然看起来颇为壮观。

自从王家村有了这出勤仪式,几年间矿山的事故少了很多,矿石价格也上去了,更带动了王家村的经济发展,不少矿商,跑到王家村收购,顺便就是为了看这出勤仪式。

村裏不少老人都说这是王老根给王家村改了风水,并很有几个风水师解释说,这女子腹阴背阳,以乳为窍,每天在村口露乳跳跃,可以把村子的阴气泄走,阳气旺盛。而傍晚百尿汇河,水气为财,财气流向村口,不富都难。

这一下村裏的人更是以王老根唯命是从,王老根的大儿子王大强是矿场的总经理,还是村长。管着全村经济命脉,二儿子王大见是运输部经理,也是村治保主任。

王老根偶然看见月秀洗完脚,穿着肉色短丝袜,显得一双白脚十分性感,觉得很好,又号召全村女人要保持身体清洁,每天都要穿肉色短丝袜,由村委会和村妇联统一发放,虽然丝袜有黑色肉色两种,但由于王老根偏爱肉色短丝袜,村裏女人多以肉色短丝为主。

王大强看见自己的爸爸王老根拿着自己媳妇月秀的肉色短丝袜闻个不停,就让月秀晚上去给王老根按摩,王月秀本来是邻村的一个穷户的大女儿,自从嫁了王大强之后改姓王,她家裏不但富裕了,而且还有了地位,月秀很有心机的把妹妹月丽嫁给了王大见。

王大见本来就偷窥大嫂月秀洗澡,更别提偷用她的奶罩和丝袜手淫了。一看月丽长得和大嫂很像,一对奶子更是超过了月秀,当即就娶回家。

月秀不敢不听老公的话,晚上到了王老根的屋裏,脱了拖鞋上了床,把穿了肉色短丝袜的白脚踩在了王老根的裤裆慢慢踩动。

王老根趁机捧起她的秀足欣赏,月秀的秀足白脚确实长得异常秀美白皙,穿着短丝袜,看得王老汉垂涎不已。月秀的肉丝白脚踩在王老根粗黑的鸡巴上,他的鸡巴登时硬了三分。

王老汉继续抓着月秀的肉丝白脚使劲闻着稍稍发黑的足尖,说了句「看看屄眼!」
月秀又羞又愧,却也无力反抗,只得伸手分开自己的淫穴,露出屄眼任由王老根赏玩。

王老根兴致大开,让月秀把一双肉丝白脚举起在自己的面前,让她屄眼和屁眼朝着自己摆出那极屈辱极性感的姿势。

王老根实在忍不住了,让月秀使劲扒着自己的淫穴,把鸡巴插进了自己大儿媳妇的身体。月秀努力的扒着自己的淫穴,被王老汉操得不住哭叫,但从她的表情看得出她十分陶醉。

王大强在门外听见自己媳妇的淫叫,知道王老汉一时半会是结束不了,就走到弟弟的屋子,看见月丽穿着黑色开裆丝袜,正跪在床上,让王大见肏她的小嘴。

王大见一看哥哥来了,笑着说「我听见嫂子的惨叫,以为大哥你今天吃了药呢,原来是咱爸啊,嫂子的屄眼受得了吗?」

王大强看见月丽的雪白屁股,也懒得和弟弟废话,扒开月丽的屁股就开始舔她的屄眼和屁眼,月丽被自己老公按着头,被王大强舔得淫水直流,不停扭动着身子,嘴裏含着王大见的鸡巴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王大强的鸡巴硬得厉害,就挺身而起,将鸡巴插进了自己弟妹的屄眼。登时月丽觉得屄眼火热,被两兄弟前后插得不住叫唤。

王大强越插越快,月丽浪叫得越厉害,淫水不断涌出。这时她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淫妇。

王大强将精液射出,半软的鸡巴拔出月丽的淫穴,王大见过来压在他媳妇身上,使劲把鸡巴往她淫穴裏猛捅进去。王大强手裏的玩弄着月丽的一只乳房,看着弟弟咬着月丽的黑丝大脚,不停的肏着屄眼,月丽被他奸弄得不住淫叫。王大见很快也射了精,趴在了月丽的身上。

这时传来月秀的淫叫声,这让正在来回给王家兄弟舔鸡巴的月丽有些羡慕。

「月丽你明天去伺候我爸,不能让嫂子一个人辛苦。」王大见说。

正在含着王大见鸡巴的月丽「嗯」了一声,心裏也知道其实自己老公,担心王老根从此偏向大哥一家。

王老根背着手慢慢向村口走去,已经临近下工时间,村裏的女人看见王老根都有意识的离远一些,也有不少女人,露出脚上肉色短丝袜,搔首弄姿。被王老根看上可不光自己有地位,自家男人也有机会当个小头头。

王老根瞇着眼,看着远处从矿上下工的男人们,而山坡上站成一排女人纷纷解开裤子或者撩起裙子,蹲下后一排白花花的大屁股的壮观景色让王老汉得心裏有些自豪。

看到王老根站在村口,男人们自觉地放缓脚步,围了过来,尿完尿河的女人们也渐渐走过来。

「楞子!出来!」王老根爆吼一声,登时让村民一惊,这个老头可是只敢吃人的老虎。

王二楞心虚的走出来叫了声「叔」

「你媳妇呢!」王老根说

「俺媳妇……在…在家」王二楞更心虚了

「给我绑来!」王老根话音一出,三四个年轻汉子已经向楞子家跑去,王二楞有点害怕的往人群裏躲。

很快几个男人夹着一个年轻的女人走回来,那女人叫王玉婷,身高1米6,算得上是丰满白嫩美丽,尤其她的奶子很大,屁股也圆。

「叔…我错了」王玉婷看着见这阵仗就已经怕了,看见自己男人躲在人群裏,更死了心。

「俺家月秀叫了你几次了?你这奶子值钱!不兴给村裏人看!」王老根瞪起眼。

「叔…我错了……我明天一定和月秀姐一起去!」王玉婷跪在王老根面前。

「我问你!你这奶子值钱!不兴给村裏人看!」王老根老眼一翻,显得兇神恶煞。

「奶子不值钱!叔我真错了!」王玉婷撕开自己的衬衣和奶罩,把一对大白奶子露了出来。

王老根拿起腰上的电棍,带着电花捅在王玉婷的乳房上,女人被打飞出去,奶子上一片乌青。

「你这屁股值钱!不兴尿给村裏人看!」王老根话音未落,王玉婷已经爬起身拼命往山伯上跑去,解开裤子,露出雪白的屁股,一股热尿喷在山坡上,汇流到村口的一滩尿水裏。

「我说了多少次!王家村选的女人,只要最好的!看脸!看奶子!看屁股!看脚!好不好得村裏人说了算!王家村男人说的话就是天!不听你就给我滚回你的娘家去!我今天再说一条!连你在王家村的亲戚也滚回去!王家村男人找女人,从来都是女人家求着来的!」王老根的话让男人们齐声叫好。

一些年纪大了姿色稍差的女人登时紧张起来,相互悄悄串着自己村的女人,生怕有一个被轰回去,连累几个人一起遭殃。晚上回去更是拼命讨好自己的男人,把他榨干为止。

这日一早,王老根也随着去上工的男人向村口走,女人们也站成一排,跳跃着给自己男人鼓劲,几十对奶子争相跳动。

王老汉走到露着奶子的王玉婷身前,白白的奶子上还有一块乌青,王老根用手掂掂王玉婷的奶子,回头问往外走的男人们「这奶子好不好!」

「好!」十几个男人一起叫好,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那你这奶子是好!」王老根拍拍王玉婷的奶子说,王玉听感觉四周带着嫉妒和羡慕的目光,把胸挺的更高了,恨不得王老根多摸几下。

男人们也拍着楞子的肩膀嘻嘻哈哈的说着,让楞子觉得很是光荣,媳妇给他挣了面子。

这话说回村裏的女人,早上出勤仪式散了,女人们三三两两的往回走,有一个女人是王爱梅她身高1米68,颇有姿色,爆乳细腰肥臀美腿,尤其一双白脚穿着丝袜非常性感。

她也是王老根在村裏少数几个看的上女人,她老公很早就在矿难中死了,王老根一直照顾她,现在是王家村学校的校长。她刚走到学校附近忽然眼前一黑,身体被人紧紧抱住。

王爱梅有些紧张,忽然听到几个孩子的声音,「绑的是谁!」一个孩子问。

「好像是爱梅校长」另一个孩子说。

「把她鞋脱了我看看」一个孩子说话让王爱梅听出来,这是王老根的大孙子王家宝。

王爱梅的黑色半高跟鞋被脱掉,露出穿着肉色短丝袜的美脚,一个鼻子贴上来闻了几下。

王家宝说「这是爱梅校长的脚,我在家偷看过我爷爷肏她的样子,她的脚又骚又好看,和我妈不相上下。」王家宝的妈妈就是王月秀。

「她是我们今天的猎物,她脚上的这双肉色短丝袜是我的战利品,我们去她家看看有没有更多的战利品」几个孩子欢呼着抬着王爱梅往家走去。

王爱梅是寡妇,自己一个人住,所以丝袜内裤经常一周一洗。王爱梅被几个孩子按在床上,眼睛被黑布蒙上了,内裤也被扒掉了。

王爱梅的两条美腿被举起来,一只肉色短丝袜被脱掉,两个孩子正分别品尝着自己校长的两只秀足。

一根鸡巴捅进王爱梅的嘴裏,她知道都是她的学生,也不舍得伤害他们,老实的舔着鸡巴,手裏也各握着一根鸡巴,大小有些不同。

王家宝站在自己的校长前面,一边和亲着王爱梅的奶子,一边抱住她将鸡巴往她屄眼裏猛插。

「你以后丝袜每两天才能换一次,不许洗,那是我们的战利品,每过两天早上出勤仪式结束,你就得回家蒙着眼睛等着被我们肏!不然我们就把你绑在村口,告诉老支书你不听村裏男人的话!」王爱梅只好点点头。

随即又一根鸡巴深深地插在她的屄眼裏,王爱梅的子宫几乎被撞的生疼,忍不住淫水直流,不住淫叫起来……

王老根蹲在村口看着村裏的男人又去矿场上工,他闷声吸着烟袋锅,心裏还是挺得意的,
村裏的女人又有五个怀了王大强和王大见的种,而家裏的月秀好像也是怀上了。他盘算着这这胎估摸是他的,又听说大孙子王家宝也开始在村子裏折腾女人了,最好村裏每个女人都给他们老王家生上一个孩子才好。

男人们走远了,王老根把烟袋锅在地上磕打了两下,站起身来,二儿媳妇月丽赶紧走过来搀住他。

「爸,回去我帮你按按腰,要不让我姐也来?」月丽有些讨好的说。她老公就给她一个任务,尽全力伺候好自己的公公王老根。

「不啦,你姐的身子不舒服,你自己给我弄就行。」王老根倒背着手慢慢走着,村裏的大娘们小姑娘看着他都要问候两句。

「爸,穿个啥颜色的丝袜好看?」王老汉的话让月丽心裏有点开心。她知道自己比姐姐差一点。

王老汉想着刚才的美事,心裏滋润说了句「黑色的吧,显得你脚白凈,耐看」

「嗳,爸,那我回去换上」月丽这回心裏真的美出花了,公公夸自己的大脚好看,还要黑丝,说明公公今天的战斗力不弱。要是能让自己怀上一个就更好了。

王月丽可没有她姐姐月秀想得细致,她就知道,王老根在村裏在家裏都是说一不二,自己要是给公公怀上个种,以后老公王大见和她说话也不好使了。

而这时王大见在矿上运输队的办公室裏。一个美妇正跪在他身前,给他耐心的舔着鸡巴。美妇叫王云秋,而她的老公王奔就坐在她身后,王云秋的两只精美白皙的秀足穿着肉色短丝袜,夹着王奔的鸡巴上下套弄。

「奔子,你媳妇舔鸡巴的技术越来越好了」王大见舒服的说。

王奔嘿嘿笑着说「还不是见哥鸡巴大,把她调教的好」王大见听了嘿嘿一笑。

王云秋忍不住白了一眼王大见,她是运输队的一个会计,王大见看她颇有姿色,丰满白嫩,脚上肉色短丝袜显得一双小脚秀美白嫩。

王大见很是喜欢大嫂月秀那样的丝袜小脚,所以看见王云秋的白脚就打算搞了她,王云秋本来胆子小,被逼着用美足给王大见足交之后,心裏害怕就把事情告诉了老公王奔。

王奔是运输二队的小队长,本来就拍王大见的马屁,想当上运输队的副队长,没想到王大见对自己老婆有兴趣,不由得欣喜,逼着王云秋同意王大见的性要求。

王云秋没办法,只好做了王大见的办公室性奴,除了要给王大见舔鸡巴,肏屄和足交之外,还经常要翘着两只丝袜美脚,自己掰开屄眼让王大见欣赏。
而这之后,王大见经常叫着王奔一起在他办公室裏玩弄王云秋。也答应了今年让王奔做副队长。

「见哥,我看把楞子调到运输队,给我管理吧」王奔对着正在肏着美妇屄眼的王大见说。

「为啥……楞子那货也不机灵!」王大见啪啪啪的撞击着王云秋的屁股。

「我两天看了楞子家媳妇的奶子和屁股,嘿嘿,给见哥当个性奴也不错!」王奔坏笑着的说。

王大见嘿嘿一笑说「我就知道你小子琢磨这事呢,那你让楞子先肏运秋两次,再让他把媳妇带到队裏来,你把她肏熟了再叫我,我就喜欢运秋这麽听话的。」

美妇王云秋听见自己老公和王大见商量怎麽用自己换取楞子的媳妇,忍不住就有些酸楚和嫉妒,忍不住张嘴低低地叫唤了两声。

「奔子,把骚货的嘴堵上!」王大见加速肏着身下的美妇,狠狠地咬着手裏的一双丝袜美脚。

王奔让自己性感的老婆张嘴吮吸自己的鸡巴,他用手把王云秋的头使劲往自己的鸡巴上按。美妇被老公硬起来的鸡巴顶得有些哽咽。

「见哥狠狠地肏她,让她答应给你做母狗!」王云秋脸上露出挣扎的表情,王奔的话已经让她听不见了,两根鸡巴的加倍刺激已经征服了这个美妇,此时只是在听从男人的命令行事。

办公室外的王三顺有些失落,他是运输一队的队长,按理说应该他提升为副队长的,可是王奔加上他老婆王云秋这麽一弄,王三顺没机会了。

王三顺的老婆王美英,本来也是村裏的美妇之一,而且一对奶子又白又大,可是王三顺比较小心眼,很怕老婆被人勾引了。所以不让王美英来运输队上班。

现在王三顺有些后悔,可他还是舍不得让王美英给王大见肏了。

王美英给王三顺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大顺,一个叫小顺,这一下倒好,反而是他这个当爹的成了老三,王大顺,王小顺,王三顺。

每天上工前,王三顺都会嘱咐大儿子大顺看着他妈,别让别的男人占她便宜。

「爸!要是我妈想找人肏她咋办?」大顺问王三顺。

「那就让你肏她,便宜自家人,也不能便宜外人!」王三顺其实很得意自己想出的办法,王美英很少和村裏别的男人接触。家裏的三个男人就是全部。

王美英早上参加了出勤仪式,跟着儿子大顺到村支部的妇联领回了这周发的十双丝袜,由于村裏女人都要穿长短丝袜,所以丝袜是消耗的最快的。

两人回到家裏,弟弟王小顺正拿着一双他妈妈脱下未洗换穿的黑色连裤丝袜,使劲地嗅着有些发硬的袜尖。性感熟妇袜尖的莲香,被他深深吸着,刺激他的鸡巴暴硬。

王美英熟练的用一双没洗过连裤丝袜先套在脖子上,然后用两边丝袜紧紧地绑住自己的奶子。显得十分硬挺,因为王大顺觉得自己的妈妈的奶子虽然大,但不够硬挺,手感不好,所以逼她自己绑住奶子。

王小顺用手裏黑色丝袜把王美英的眼睛蒙住,让美妇仰面躺在炕上,两只丝袜脚高高举起,
露出屄眼,两只手握着两个儿子的鸡巴来回口交。

早在王大顺问他爹王三顺之前,性感熟妇王美英就被她两个儿子给肏服了。

两个儿子的鸡巴都比自己老公王三顺的鸡巴大,这排名还真的是王三顺是老三。

性感熟妇王美英第一次被两个儿子按住时,也曾经反抗过,王小顺死命抓住母亲的大奶子,同时王大顺在身后使劲地捅着妈妈的骚屄眼。

儿子的大鸡巴直接撞到了王美英的子宫口,她被刺激的浑身酸软,根本不能反抗,再说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女人就得被男人征服玩弄,这是常识。

这时换了小儿子王小顺一边肏着屄眼一边问「妈你以后就是我和哥哥性奴母狗!知道不!」王美英被小儿子肏得淫叫连连,听到儿子的话,忍不住说「我是你们的妈妈啊…」

王小顺骂道「你这个欠肏得骚货!以后只能我和我哥肏你!」
熟妇勉强回过头来看着儿子哀求说「你发疯了吗?你爸爸怎麽办?」

王小顺恶狠狠的说「不同意是不是?我先肏死你!然后再给死老头喝农药!」
一边说着,一边加大力度加快速度地用鸡巴狠捅母亲的子宫。

美妇王美英被肏得受不了,只能连声求饶「轻一点…轻一点…好儿子…妈同意!妈同意!轻一点…妈是你们的性奴母狗…只让你们肏」

在两个儿子的蹂躏下,王美英淫叫着:「使劲……使劲肏母狗……妈快被你肏死了……妈妈是你们的母狗性奴…」在淫叫声中,王美英达到了高潮。两个儿子的精液也猛烈地射入母亲骚穴深处。

从此之后王三顺去上工,王美英在家裏只能穿着丝袜,露着白白的奶子,只要儿子需要,随时都要撅起肥白的屁股,起着两只丝袜白脚,让两个儿子肏弄。

「哥,我前天听升哥说,他偷偷肏了艳姨两次」王小顺说。

王大顺知道艳姨就是隔壁邻居王秀艳,升哥是王秀艳的儿子王升,比王小顺大一岁,王秀艳本来是嫁去外地的,后来老公找了二奶,她只好带着儿子王升回到了老家王家村。

王大顺觉得王秀艳的身材与自己的妈妈王美英差不多,但是没有妈妈的容貌艳美,不过大乳细腰肥臀美腿,一双白脚长得也是秀美白皙。

「让母狗给她打电话,叫她过来,然后你把王升叫来」王大顺说。

王美英不敢违抗儿子的命令,乖乖的打电话给王秀艳,让她过来帮忙。

王秀艳也和王美英一样,和村裏其他女人交流不多,反而和邻居王美英谈得来,她自己照顾儿子王升,王美英有时也会去帮她的忙,加上村裏的的福利,日子也算舒服。

王秀艳穿着一双半高跟的凉鞋,走进王三顺家的院子,发现没人,就进去王美英的卧室,没想到看到王美英被绑着跪在炕上,眼睛蒙着黑丝袜。「」

这时王大顺抱住王秀艳的身体,王小顺抱住她的腿,抬到炕上。王秀艳被王大顺紧紧地箍住奶子,浑身无力。

「艳姨你也是个骚货,居然不穿内裤,还穿着高筒丝袜」王小顺淫笑着说。

王秀艳羞得不行,身体更加酸软无力,只得任由王大顺把自己的衣服扒光,用丝袜把双手绑在身后,又被用黑丝袜蒙住了眼睛。

王大顺抓着美妇穿着长筒肉色丝袜的美腿,贪婪地闻着有些发黑的丝袜脚尖,丝袜裏两只精美白皙的秀足,被王大顺一起咬在嘴裏,不停吮吸她的玉趾。

王大顺的鸡巴插入王秀艳的屄眼时,美妇只是稍微挣扎,就任由王大顺玩弄,此时的熟妇王秀艳胯间早就流出淫水,已经被性欲笼罩了。

王升兴沖沖的跟着王小顺回到家,只看见两个美妇都被绑着双手,眼睛蒙着黑丝袜,撅着肥白屁股跪趴在炕上,屄眼对着自己,正在轮流给王大顺舔鸡巴。

「兄弟!喜欢肏哪个自己挑」大顺刚说完,王升的鸡巴就插入王秀艳的两腿之间,他就喜欢穿着高筒丝袜的美妇,根本没去想着两个美妇是谁。

在儿子的鸡巴插进自己淫水肆意流淌的骚穴时,王秀艳已经感觉出是自己儿子的鸡巴。忍不住淫声连连。

王升在两个美妇轮流给他舔鸡巴时,才发现一个是自己的妈妈王秀艳,另一个是王大顺兄弟的妈妈王美英,分别被王大顺和王小顺肏着骚穴。

王升立刻同意王大顺的说法,让王美英和王秀艳成为三个人的共用性奴,王秀艳只得学着王美英的样子,跪在三个少年面前磕头表示愿意成为性奴母狗。

在王升的提议下,两个美妇只穿着丝袜,被戴着牵狗的项圈,光着身子从王三顺家走回王秀艳家,然后王升翻出王秀艳以前在外地嫁人时,她老公买来玩弄她的各种性玩具。
两个美妇表演着各种淫戏,一阵阵的淫声浪语传出来,又消散在山村裏,这样的情景在王家村并不少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