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之魔女与魔王德尔】(06)高塔上竖起明灯的魔王【作者:路过的友人A】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路过的友人A
字数:10940

  「所以,你的惩罚。撤销你的常任黑石大领主,变为黑石骑士长。」

  「…就只是这样吗?」

  「以上。」

  意识…回来了…头好痛…身体…也动不了…

  德尔?…我好像现在…被德尔搂在怀里…坐在魔王座椅上面…下面跪着…一
个很老的龙人。还有一个…龙族的少女…啊…

  「魔王大人…感激不尽…」

  「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了。你的女儿,自己处理吧。别再让我看见她。」

  我之前好像是走出了…德尔的寝室,扶着墙壁…结果脑袋上面吹过来了一阵
风我就昏过去了…现在头上很痛,而且有一层很厚的绷带…我是被打了一下?

  多娜…多娜站在下面…气呼呼看着那个被守卫架着的龙族少女…是这样吗,
我的确是被多娜救了啊…呜…

  耳朵…还有眼睛…都好昏,除了德尔的话…突然什么都听不清楚了,好吵…

  不知道过了多久,昏迷的感觉才缓了过来。第一句话就是多娜的咆哮…

  「这种手段太卑鄙了!即使是让塔里顿前辈永远沉默,你也没有资格称为魔
王之妻!」

  「你又知道些什么啊!不过是个毛都没长齐呜!」

  —咚!—守卫抄起了手中的长戟,当做棍子往那龙族少女的后脑勺敲了过去
…一下子就把血敲得溅上了天花板。让那位龙族长老一下子着急的哭了出来。想
要去看自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儿,但也被守卫拉住了。

  「女儿啊!!!我的宝贝女儿啊啊啊…」

  「你的宝贝女儿现在受到的攻击力度,和她下手打我的未婚妻是一个力度。」

  德尔说出这句话时…牙齿都是咬的死死的。我从未听过这么恨的语气…就算
是曾经说到了角的事情,或者是我做了什么讨厌的事情,德尔他好像都没有现在
这么生气。

  「呜哦哦哦哦…呜呜…傻女儿啊…呜呜啊啊啊…」

  「死了便罢,没死的话。她的活罪还要由你决定。」

  「…呜呜呜…」

  痛苦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龙族长老五体投地的跪在了地上…额头狠狠地磕
在了地上。

  「谢魔王大人…饶我们不死之恩…」

  「现在滚吧。」

  龙族长老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只能做到不哭出声来。抱起了自己的女儿离
开了这里,守卫也跟了出去。德尔只留下了一旁站着的多娜和在他怀里的我…

  多娜靠了过来,非常担心的看着我…给我又释放了一次治愈魔法之后又退了
回去。我的身体对于治愈魔法有很强的抵制作用,因为我是不死族啊…

  「…对不起,魔王德尔。对于塔前辈的事情…」

  德尔把脸低了下来看着我,明明我已经睁开了眼睛但是依旧是非常担心的样
子。我现在还是…一点都不动不了。难道这我一直都是这副半睁眼的模样昏迷着
的?过去了多久?

  「如果不是您。我的塔可能被那个恶毒的母龙抓了去了…」

  房间里没了外人,德尔的语气里居然一瞬间带上了哭腔…我…德尔大概是在
因为我哭吧。

  「……关于治疗,我还是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或许…您可以……」

  「不用了,多娜小姐。您的治愈魔法我已经见识过了,我这座魔王城里没有
比您更强大的治愈术士了。」

  「塔前辈,已经昏迷了快要十天了。皮肤的僵硬让眼皮都无法闭上,虽然没
有死去…但是…」

  「不…不要再说下去了。」

  我…我已经醒过来了啊?只是现在动不了而已…唔啊,德尔…

  「我…我先行告退了。魔王德尔,关于那件事情…您有空再传唤我吧。」

  「……」

  多娜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里,她相当清楚一件事所以离开了这里。那就是在
别人需要一个单独空间时给予对方…

  德尔放在我身上搂着我的手抱得更紧了…这只魔王,这只在我面前一直都是
一副坏笑和烂德行的德尔…居然…哭了。可是我却没有一点办法把自己的眼睛动
一下,好好欣赏这家伙哭鼻子的样子…

  「…」

  颤抖的呼吸声…吸流进鼻子里的眼泪的声音…就连眼泪都掉进了我的眼睛里。

  「塔里顿…已经十天又十四个小时了。所有的医生和魔导术士,都已经劝我
…该把你放进土里了。」

  诶…难道说…我已经死了吗?再那次袭击之后。我已经死了吗?看着刚才那
个守卫攻击龙族少女的打击,要知道这些龙人们要害的地方都有相当结实的龙鳞。
都能给一下子敲得龙血飞溅…

  呃,那时候我正好没有魔力护体…身体素质大概和普通的人类女性没什么差
别,最多就是肉体柔韧了一点。是哦,我不可能吃下那种攻击的。头上的绷带给
予的紧敷感也意味着这真的似乎把我脑袋当核桃给砸开了。

  我已经死了吗…那现在我怎么会有意识呢?

  「只有你的后辈,大魔女派来的使者…那个善良的魔女一直在尝试。一直在
…给我一个…希望。」

  德尔的眼泪又掉进我的眼睛里了…一开始是觉得干巴巴的眼睛滋润了起来,
现在感觉有点痒痒的。

  「她说多多对你说话,或许能让你醒过来…她说爱人的呼唤或许会是一味良
药…可是我知道,你实际上一点都不喜欢我。」

  哈…哈哈。对着蜡像一样的我说话,德尔这家伙自己不觉得自己蠢得像是个
史莱姆一样嘛。果冻脑袋真是…

  怎么还在哭啊…好烦啊,眼泪怎么一直在往我眼睛里落。就不能换个姿势什
么的?烦死了…

  「…那么,再像前几天那样,向我的小塔汇报一下吧…也已经是计划中的第
十天,一切都已经完成了。十年的准备没有白费…已经掀翻了保守派七成的势力
了,放开手脚去做什么的…比想象中快的多,你的功劳也不可没…」

  唔…?发生了什么?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德尔这家伙做了什么破天荒
的事情吗。听着像是借着我被打个半死这回事把什么东西全查封了?

  诶…看样子,似乎德尔这家伙眼睛里除了疲劳和一种不大可能真的该给我的
情绪…就没有别的了,没有之前那种心事重重和保守煎熬的感觉。那是不是意味
着…

  德尔这家伙恢复了正常,可以去正儿八经的找个不是我的正儿八经的未婚妻
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呃…我在想什么啊我。我是不是脑子真的给敲坏了…

  「所以快点…快点醒来吧…塔…已经没有谁会是地里面的炸弹了,我也已经
没有必要再在那些监视我的暗客面前欺凌你了…快醒来吧…塔…我已经继承父亲
的知识找到了永生的奥秘,以后的几千年几万年我都能陪着你…随便你怎么记恨
我…」

  这家伙…在说什么啊。德尔的父亲?我记得是个爱上了人类的家伙。似乎是
为了人类妻子找了一生的永生之道来着…啊?不是吧?

  「临门一脚了…塔。只要你醒来…只要你醒来…一切糟糕的都结束,一切美
好的都开始…新世界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也准备好永远补偿你…永生的准备也好
了…」

  德尔这家伙…不会脱水吗?眼泪跟不要钱似的,要知道魔女的眼泪可是引发
魔力崩坏的说,不过我现在没有魔力倒是也可以哭哭…好烦啊好烦啊!

  「塔…我预想的永生中,有三种可能。一种是用几千年得到你的原谅…再和
你一起走下去。一种是让你永远记恨我,我会一直当你最好捏的沙包和护盾…还
有一种,是和你再无交集,只能靠大魔女和那位魔女多娜几百年听说一次你的消
息,我也会相当满足…几百年而已,永生种不会畏惧…」

  突然身后的手用了力气,德尔这家伙把我…完全按在了怀里?呃!?眼睛…
眼睛!眼睛被德尔的衣服纽扣戳到了哇!好痛!

  「唯独没有想过没有你的世界…唯独这个没有想过啊…」

  「呜啊啊呃!!」

  身体一下子恢复了全数的知觉,我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直接缩成了一团…捂
住了被纽扣折磨了一会的左眼…

  同时一下子后背上的手也松开了,呃…

  「…呜。好痛…」

  「……」

  捂着眼睛抬头看着满脸都是惊吓的德尔,他的双手愣着不知道干点什么,就
在那一颤一颤的。呵呵呵,看上去真是有够蠢的。第一次看见这么有趣的表情啊。

  「呵呵…魔王大人,你哭什么啊?」

  「塔…」

  「哎呦哎呦,刚刚好肉麻哦…你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对着一个蜡像一
样的我都能说的这么开心唔?!」

  胸腔里的空气一下子因为被德尔的手搂住…全部被挤了出去…啊…好难受…
我…我太得瑟了吗…乐极生悲了吗…

  「你醒了!你醒了!!」

  「……!…!!」

  啊啊啊…呼吸不了…无论嘴巴张的多大…手怎么去推德尔的身体…纹丝不动!

  不妙…本来就刚刚才恢复正常的呼吸…之前微弱的像是蚊子喘气一样的呼吸
只是让我不至于昏过去…血液里本来就没有什么氧份…

  「塔!塔…太好了…」

  「…………!」

  真是不妙啊。真是不妙啊…糟糕了啊…意识…要这么憋屈的又昏过去吗…

  可恶…可恶……呜!

  「……………」

  好黑……

  ……

  …

  鼻子里闻到的,是再熟悉不过的我自己的味道。还有一股子…呃,德尔身上
带着的味道。其实就是香皂和身体代谢产生的东西混合在一起的特别气味而已。

  身上盖着一层厚厚的被子,睁开眼睛…感觉到的也只是被窝把我的脸都埋了
起来的感觉。这里肯定是那张床,那张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我的体液的床…不论用
多少次清洁魔法,已经渗到最深处的气味…无法取出去了…

  「…你能不能放开我。我知道你压根没有睡觉。」

  我的手…呃。和我的腿一样…好像又被捆起来了?不。不是。只是被一个很
讨厌又很熟悉的家伙压住了…双手被拉到背后,双腿也被压住了…

  胸很自然的被德尔当成小馒头捏在手里。腰也被很自然的环住。背后很自然
的被德尔结实的身体贴着。那根又粗又大的东西很自然的放在了我的两腿之间。
这一切都似乎真的很自然一样…

  「塔…」

  德尔的嘴巴似乎在亲吻我的头顶…隔着头发都能感觉到他嘴巴里的湿热感。
他的胸膛里跳动的心脏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欲望。

  「你总算醒了…对不起,我太高兴了。你终于醒了…」

  胸和腰感觉被勒得更紧了…胯下那根东西也变大了。全都表达了德尔这家伙
想干什么,而且心里在想什么。可是我真的不太明白了…

  「…德尔。」

  「……」

  「我有个问题。能劳驾您回答一下吗。」

  「……」

  「你再咬我的头发,我就剃光头了?」

  总算是不再用他的嘴皮子磨我的头顶了…

  抬头看着德尔那副被房间里昏暗的夜明灯照亮的眼瞳。那盏夜明灯是他小时
候就在用的东西,真没想到现在居然还能看见。或许只是一个仿制品吧。

  明明现在的工艺,已经可以做出更多更好的小灯了。如果说晚上害怕黑暗,
也可以用更好的小灯了。

  「德尔。你告诉我…现在是不是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嗯。」

  「反对你的那些,不是被你撂倒了就是归顺于你,或者是再起不能了?」

  「嗯,十几年的准备没有白费。几天就把他们全部打败了。」

  唔…身体…在被德尔刻意的触摸。德尔肯定是又想对我做那种事了…那根东
西也慢慢的开始躁动起来。我一点都没有动,但是德尔就是自己兴奋起来了。难
不成是因为我的呼吸和心跳产生的微弱震动…就让他兴奋了?

  「那,是不是意味着…你压力没那么大了?」

  「嗯。」

  「也意味着…你不需要再靠我的卑微来寻找信心了?」

  「塔…」

  「…回答我。德尔…」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看懂长大后的德尔是个什么样的家伙,明明是个魔王却常
常露出一副丧家犬的模样。而且都是在我的面前,很多时候明明知道那么做会伤
害我甚至有可能把我直接害死…或者是让我丢脸丢死什么的。不论是否被迫,最
后都会都出一副害怕而又伤心的样子。

  现在就是这副模样。

  「……」

  「不回答我,也好。现在魔王城已经真心属于你,你已经是真正的大魔王了。
就如同你说的那样,老魔王…就是你爸爸想的那个新世界,距离建成也没有多久
了吧?毕竟你也集权了。」

  「你想说什么…?塔…」

  「我只是在想…你也已经得到了真正的权力,忍过了最难受的黎明前黑暗,
大好的前程等待着你…那么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好好理一理旧账呢?」

  不再去看德尔的脸,我把自己的脑袋埋在了被窝里…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
有一些难过…也有一点解脱的感觉…

  「德尔。我很久以前掰断了你的角夺走了你部分力量,还有一些作为魔族的
尊严。对不起…这段时间来,你夺走了我的处女,还有很多很多的魔力甚至伤到
了我的魔力源。将来很久一段时间我也会像你曾经那样无力…在后辈面前那样…
我也算是失了魔女的尊严吧。」

  「……塔?」

  身体被抱得更紧了。我现在倒是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羞耻的了。即使现在
是已经被脱光了,然后死死地和德尔这个混蛋贴的紧紧的。性器也没有任何距离
的碰在一起…

  「所以说啊…德尔。」

  「……」

  「放过我吧。我…你…你现在得到了名副其实的魔王称号,你自由了啊?不
需要再靠我这个儿时的记忆,再坚持下去了…」

  说实话,我自己也记不太清那遥远的千年前的儿时了。那时候我因为头部的
伤痕导致自己思维和灵魂不搭调,导师为了治愈我…才来到了这里。

  我不知道…我究竟给德尔带来了什么样的童年。是一个一直在欺负他的女孩?
还是一个邻家的小玩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自己是…德尔童年的阴影,还是
德尔儿时的星星。

  「德尔…我想猜猜,你究竟是讨厌我…还是喜欢我?」

  「……这还用说吗?!我当然是唔…」

  我用头顶了一下德尔的下巴。他大概是咬到舌头了。

  「让我猜一猜好吧。」

  「……」

  「你如果说讨厌我,那么一开始到现在…总计不下百次的强奸行为就说得过
去了。每一次每一次…你都巴不得把我撕烂,如同要把我内脏扯出来一样的力量
和无论怎么样都不听我说话的态度,都说得过去了。」

  在我说完了这些之后,德尔沉默了。刚刚还想说到最后的话突然卡住了。嘛
…我也挺迷糊的。

  「你如果说喜欢我,那么一开始到现在…那种占有欲不允许任何的谁说我的
坏话,每一次每一次当着宾客称赞我…还有为我准备我最喜欢的食物,用魔法制
作我喜欢的风景,还有每个夜晚都一定会陪着我睡觉这回事…都说得过去了。」

  可是一旦确立了某个观点,另外一边的事实…就成了最讽刺最痛苦的笑话。
为什么要那样对我?真的值得那么去做吗?

  「……德尔。」

  他还死死地闭着嘴巴。大概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想…如果你讨厌我的话,我大概也讨厌你。现在想想小时候掰断你的角
时,那大概就是我们永远的裂痕了吧。你不会原谅我…做出这些之后导致我现在
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你说过自己想过三个未来,我想第三个…大概是我们真正的
未来。」

  永远不要再见面。就好了。

  「……」

  「但是呢…如果你喜欢我的话,我大概也曾经喜欢你吧。你还记得吗?小时
候你曾经天天跑进我的房间里,早上给我送几朵花晚上也送几朵,因为大魔女说
花香可以缓解我的头痛,你甚至还差点从花园的悬崖摔下去,嘛…在发生了这些
之后…我依旧记得那个每天给我一点香味的你。不过现在的我真的…不大想承认
这份感情吧。大概以后我也不会承认,所以我们的未来…可能也是你想的第三个。」

  「……」

  「如果你告诉我,你喜欢我。我现在就原谅你之前做的一切…你不用背着包
袱继续向前,只用放我走就可以了。只要我不出现,你慢慢的就会忘记我…然后
遇上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

  「如果你告诉我。你讨厌我,我也立刻原谅你。毕竟我们都是白痴…选了最
痛苦的办法让对方记住自己。这一切我都不会说出去,同时我会很久很久的住在
塔里,你可以找一个你真爱的女孩子,我会默默祝福你们的。」

  这大概就是…最好的收尾了吧。德尔的复仇或者是说他畸形的爱终于迎来了
一个回馈。而我的感情…也终于被我理清楚了。

                —吐—

  「!?」

  一块血肉掉在地上的声音…那是…舌头?

  「不…」

  抬头看着德尔的嘴巴,里面闪耀着恢复魔法的绿色光芒。重新生长的舌头慢
慢的恢复了原状…我刚刚用头顶他那一下…啊?

  唔…身体…突然又被抱紧了…唔啊,被强行翻了一下…被迫趴在床上,德尔
这家伙压在了我的背上!?

  「你要干什么?德尔?」

  「那三个未来,我仔细想了想…」

  那根东西…呜…德尔在…掰我的屁股?他…想要…进来?

  「呜!!!」

  「我不能失去你…哪怕是一天,一个小时…我都受不了。」

  粗大的头部直接撑开了我的身体…狠狠地顶在了我的里面…肩膀还被按住…

  「停下!!停下…你疯了吗?!」

  「…我没有疯。」

  …身体被德尔直接用他一双大手抓住…直接让我像是狗一样跪在了床上…那
根东西还一直在往里面顶…甚至把我推到了床头顶在枕头上…

  「呜啊…」

  根本没有停下对我身体的操控…抓住了我的腰强行让我的身体旋转了半圈变
成面对面的姿态…那个东西…在我的肚子里转了半圈呜…

  可恶的是…故意把我顶在没有退路的角落里转…直接用那个头部…把子宫的
口给我撬开了…

  「只要做一件事情。一切都会圆满的。」

  「不…呃…不可能圆满的…你…啊…」

  双手本来推在德尔的腹部阻止他腰部的挺动,结果被一把抓起来…不像是以
前那样死死地握住我的手腕,而是执着于与我指指相扣…最后也不是征服强奸一
样用力按在我的头顶,而是温柔的…压在我的耳朵旁边…

  本来以为会像以前那样粗鲁的一秒三下四下…那种巴不得把我的内脏勾出去
的速度。现在居然…居然…温柔的抽动着,除了第一下很深都顶开了子宫口以外
…之后的都很浅很慢没有任何痛感。快感…立刻就积攒起来了…

  「德尔…呜…啊啊…停下来…」

  我的弱点全部都被德尔知道…没有任何痛感,只有快感刺激我的神经…居然
会让我毫无反抗的力气…不…

  是…是我的身体不想反抗…

  「塔已经是我的形状了,我也是…除了塔的身体…已经变得无法射出来了。」

  「呜…呜…停下来…不要……呜诶诶…」

  这一下…顶在了最里面…可是居然一点都不痛…好酥好麻…腰动不了了啊…

  「你昏迷的十天,不论我怎么自慰…都没办法射出来。」

  「呜…啊…」

  「要让塔当妈妈。只要让塔当了我们孩子的妈妈…」

  肚子里这个形状…呜…不行…今天太奇怪了…被温柔的对待之后,快感居然
积攒的…呜!

  小腹控制不住抽动起来…难以呼吸只能伸出舌头…一下子被填满所有的地方
直接让释放出来的快感加倍…呜呜呜…

  「…去了啊。乖…多多的高潮有助于排卵哦?」

  「呼…呼…呃嗯!!」

  又…又动起来了…腿脚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这个形状剐蹭着所有的地方,
身体…身体不受控制了啊…

  唔…舌头被德尔吸在了嘴里!?嗯!

  「……呜…」

  「好甜…好甜。」

  浓厚的血味…

  咕啾咕啾的声音以身体作为媒介从下体传了上来…德尔没有故意堵住我的小
穴,强行让我憋一大肚子的淫液…大概是在为了我的感受着想?他…在不断的…
让我痛痛快快的释放…呜…不好…又要…

  「姆!!」

  「又去了吗…嗯。我也快了,下一次一起怎么样?」

  「呜…呜…你这个…混蛋……」

  大腿痉挛了…不好…去的停不下来…明明没有更多刺激了…为什么…为什么
会这样…

  左手被松开了,德尔腾出一只手环住了我的身体,让我贴紧了他的胸膛…不
对劲…我的身体…不对…

  「不论塔怎么认为都好了。我这次可是实打实的想要让塔当妈妈了。」

  「呜…啊…不可能…永生种……」

  「我找到了一种永生种特用的媚药哦。黑暗精灵族的秘药。」

  「呜!!!」

  怪不得身体感觉好奇怪…没有力气,感觉也变得敏感了好多…啊,德尔这家
伙往我的耳朵里吹了一口气…

  不好…本能…本能出现了…不会有错的…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德尔…不要…我不想…」

  「我们的孩子会很可爱的…嗯。」

  同时去了…一股又一股…一下又一下的跳动…心跳的节拍都共通起来…身体
严丝合缝的黏在一起了…胸膛贴合在一起…好热…好烫…

  肚子里粘稠的感觉…随着小腹和大腿的痉挛一抖一抖的…身体里燥热而又微
微难耐…我居然…真的渴求起了……德尔的精液…

                —啵—

  一声耻辱的吸盘声…德尔的那根东西从下面抽了出去…我可怜的小穴…已经
彻底红掉了…那些白白的东西还咚咕咚咕在往外面流…双腿又让德尔架在了他的
腰边,被他看光了所有的角落…

  可是我什么都做不呃…他甚至都不打算堵住呃…肯定是不止这一次呃…不然
他不可能让这些白白流掉呃…

  「……啊…啊…呼呜…」

  「很舒服吧…塔?」

  「才没有…笨蛋…白痴……你去死…呜诶诶啊啊啊!」

  没有任何中场休息时间…我都没有缓过来哪怕一点点的力气…德尔就硬着那
根东西又进去了我的身体…

  偶尔停下来…从抽插变成了搅动,如同提前扩宽小穴让小宝宝容易出来一样
…强行积攒我的快感…不对不对…我的脑子里怎么也有了小宝宝的概念…小宝宝?
为什么是『小宝宝』不是『小屁孩』?为什么我会这么想…

  「说起来上次塔输了,要给我生十个小宝宝的事情。我差点忘了呢。」

  「呜啊…呜啊…那里,不行…不要…」

  「是这里吗?那我多弄几下。」

  呜呃呃呃…要疯掉了啦!!好难受!好…好舒服…啊…不对不对不对劲…

  左手又一次被德尔抓住…指指相扣压在耳朵旁边,德尔这次全身都压了上来
…不仅仅是胸膛,肚子也贴在了一起…不妙了…被彻底压住了…彻彻底底没办法
阻止他任何动作了…

  他想攻击我什么弱点我都没办法反抗,被亲住嘴巴的话…连『不要射在里面』
都说不出来了…呜!被亲住了!

  「…里面呜…不要…呜啊姆…」

  「会满满的射在里面嗯…不怕。这个姿势最适合怀孕了…肯定今天晚上,塔
…就要变成可爱的妈妈了呢。」

  不行…德尔根本不会听我说话…他脑袋里只剩下强迫我变成妈妈,然后因为
小宝宝不得不…呜…又要…又要去了…被不断的这样…欺负的话,不行了…

  「呜!」

  「第二轮播种,要来了哦。」

  「……嗯呃!」

  又…射进来了…完了…完了完了…真的要被变成妈妈了。太糟糕了太糟糕了
…明明…明明根本没有做好准备…要被德尔这个白痴加笨蛋疯狂的射在里面…要
变成妈妈了…呜呃呃呃…

                —啵—

  又是一声羞耻的吸盘拔起声…德尔的东西又抽了出去…炫耀一样的贴在我的
小腹上,那些能让我怀孕的白色液体沾染着我的皮肤…

  德尔完全不在意现在流出去的那些…似乎每一次新射进去的,都是最活跃最
优良的…那些流出来的都是运气不好的…而且无论怎么样都有下一次…

  德尔轻轻伏在了我的耳朵旁边…

  「夜还很长。」

  「……」

  「而且明天我休息。」

  「……嗯?」

  「后天我也休息。」

  「……嗯——!?」

  「这个药的持续时间,是五天哦。」

  「……呜…」

  重新看着我的德尔…脸上浮现出极其色气和不满足的微笑…

  完了…身体现在已经颤抖不止了…我可能真的…真的撑不过去…要疯掉了…

  「眼神很不错呢。塔,爱我的象征直接画在眼睛里了呢。」

  又被…抱住了…啊,又插进来了…

  太差劲了…太啊啊啊…

  ……

  …

  身前是厚厚的被窝,身后是德尔强壮的身体。微微把体重往我身上压…双手
如同牢笼一样箍住了我的身体。

  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身体已经麻木掉了,身上全部都是我的体液和德尔的
体液混杂起来的粘液,鼻子嗅觉也都已经麻木了…

  「塔…」

  好痛苦…为什么感觉心里会这么痛苦…以往身体难受的时候,心里至少不会
一阵一阵的痛。

  我在因为什么而生气…吗?

  「……」

  「你被袭击这回事…说到底,是你主动离开了房间吧?那个母龙再怎么胆大
也不可能进入我的房间,把你从我的怀里掳走的。」

  「……」

  耳朵被德尔含住…来回搅了几下…身体本能的想要反抗,但是依旧是无力到
就连心跳的震动都会全身酸麻了。

  胸部被德尔一手捂住,右边的乳头还被用手指夹住了…唔……

  「呜……」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追究什么。因为你才是最重要的。这么软,这么小,
这么可爱…」

  「…混蛋……呜。」

  被弄得满满的肚子已经被强行撑得鼓起来了…德尔的另一只手摸在了我的小
腹上。还在给我吹耳边风,那根东西还抵在我的胯下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这次
停下来休息…完全是我最后竭尽全力求饶才得到的。

  「小小的身体,当妈妈也会很困难的。放心…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孩子会
健健康康的长大的,你说…会像是我多一点?还是说会像你多一点呢。」

  「……不要…太得意忘形…混蛋……」

  「我爱你。塔,你不是也有些喜欢我的吗?」

  「……都是……过去……」

  不行…身体已经被折腾一个晚上废掉了…又饿又渴…讨厌…好讨厌…没有休
克的原因居然是我喝了不少德尔的口水,肚子里吸收了不知道多少德尔的液体…

  好讨厌…呜呜呜…

  「呜…呜呜……」

  「怎么了?」

  身体又一次被德尔翻到身下,这种被当成玩具的无力感…好讨厌…

  不得不脸朝天的看着德尔居高临下的姿态,身体正面所有的地方都被看光光
…我都看不见的地方德尔都能看得见…

  「呜呜…不要再…看我了…呜……」

  「是哪里不舒服嘛…?肚子着凉了?还是胸闷?」

  看着德尔担心的模样…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勉强认清自己的感情之后,现
在我又迷糊起来了…我真的…如同我想的那样吗?德尔讨厌我我就讨厌他,他喜
欢我我就曾经喜欢他…那为什么现在这种耻辱和心痛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

  「究竟怎么了?塔?」

  不对不对…不对劲…这种被背叛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
…都怪德尔这个混蛋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可是他说了什么奇怪的吗…?

  「…德尔。」

  我的嗓子因为已经叫了一晚上,已经沙哑掉了。

  「塔?」

  「…你刚刚说了什么?」

  不行,得确认一下…德尔这个混蛋究竟说了什么奇怪的话,我的脑子不记得
但是我的耳朵刺激了我的心…

  「你哪里不舒服?」

  「上一句……」

  「怎么了?」

  「不…上一句。」

  德尔脸又微微红了一下…稍微又低了点头,凑近我的耳朵…

  「我爱你…塔。」

  「……」

  内心里突然又涌出了巨大的被背叛感和自我讽刺感…没错,这句话就是那句
奇怪的话…

  总感觉这句话…现在听上去感觉好奇怪啊。嗯…很奇怪。在一夜的暴行之后,
在发生无数次强奸之后,在把我…凌辱到这副模样之后。

  虽然对外…德尔或许真的把面子工程做的很好,可是…我总觉得不对劲。

  我还是别说话别再想那么多了…

  「…呜。」

  「到底怎么了…」

  「呜呜…呜呜啊啊啊…」

  控制不住眼泪从脑袋里面流出去,扭过头去不想让德尔看见…可是又被轻轻
托住下巴转回来,我又用无力到发颤的手捂住脸…可是手又被德尔指指扣住,握
在手里后被他亲了几口手背。

  「我说了呜…不要看我呜……」

  好讨厌这种感觉…好讨厌这种感觉…被德尔这个混蛋盯着看的感觉…可是…
又一点都恨不起他来…不知道是不是肚子里那个没办法确认有没有出现的新生命
在作祟的缘故…听到那句话之后…一点都恨不起来德尔这个混蛋…

  「塔,不怕不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呜啊…被德尔紧紧搂住了…又被压在床上,一点都动不了…呜…要窒息了…
啊,被松开了一些。肚子里那些东西在往外流呃…越来越没力气了…

  「德尔呜…」

  「嗯?」

  「…我想要…一点尊严…」

  眼泪在眼睛里让我看不清德尔的表情…不过我也没力气去聚焦眼神了…至少,
在我真正昏过去之前…我要把我想到的都说出去…

  头晕乎乎的…太饿了…太渴了…

  「至少…不要再强奸我了…不要随意摸我的私处…既然你说你爱我…那你为
什么要这样对我呀…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把我所有的自由都剥夺掉…还给我戴这
些破枯萎者环…」

  拳头握不紧,但也敲在了这个混蛋的身上…呼…

  「讨厌你讨厌讨厌…白痴…笨蛋…呆瓜…呜呜…我才不是你的玩具…如果你
要我…当你的妻子…那你起码拿出小时候…那种天天给我枕头上放花…但是害怕
吵醒我的态度来啊呜…」

  越打越没有力气,手已经举不起来了。呜…

  「…对不起,塔……」

  意识要失去了…好困,好饿,好渴…

  伸手抓住了德尔压在我耳朵旁边的手,如果这是个、可以吃的猪蹄子就好了。

  「……我饿了。」

  小腹里被德尔射的满满的,可是肚子里却空空的。

  身上零距离的压着德尔这家伙,可是心里却感觉就连自己都不见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