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莉特的拘束日记】第七章:剑舞千秋风吹雪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逛大臣
2020/8/29发布于:sis001、sexinsex、sstm
字数:11073

  第七章:剑舞千秋风吹雪

  「吼!!!!!」震天的吼声以二人多高的巨魔为中心浩荡而发,不知有多
少年历史的厚重石壁簌簌颤抖,曾将这怪兽击倒的黑衣剑士也不禁身形震颤,仰
头震撼地望着这浴血而生的可怖野兽,巨魔的身体竟强韧成这样,哪怕挑动大腿
筋,依旧能如此顽强地再度站立吗?

  真是个可怕的敌人……莱昂握紧了剑,警惕地看着这头愤怒的巨兽,却见巨
魔将手臂高高扬起,冲他挥下。

  这是干什么?莱昂有些迷茫,虽然巨魔的手臂很长,这么一挥却还是不足以
碰到他的,何况这家伙也没有挪动巨足……很快他就知道了,伴着巨魔手臂挥下,
那好似臂铠般附着在巨魔手上的土黄岩石竟似炮弹般扬着飞沙朝他射来,虽然不
及巨魔冲锋之势,却也着实凌驾于投矛的气势令青年眼皮一跳,忙向一侧避开这
沉重的轰击。

  「轰!」却听一声震响,石质的墙壁被这黄石头砸出酒缸大的坑,这玩意儿
要是落在身上,就算有斗气护体多半也得被砸个半死!避开这猛击的黑衣剑士心
有余悸,却见这黄石头滚落在地,而后竟是轱辘度地朝他滚来。

  不对劲!才刚刚与危险擦肩而过的莱昂骤然警觉,在石头即将撞上自己的瞬
间猛地侧身后退,正见那好似普通岩石的玩意儿好似分裂出一只巨手般于自己所
在位置猛地一击,气势虽不及先前巨魔投掷,但也绝对不亚于双手战锤的重击!

  这玩意儿是活的?莱昂愈发心惊,避开石头怪进攻的同时也听轰响逼近,却
是巨魔又朝自己抛出一块石头砸来,这种势大力沉的进攻他倒擅长对付,躲开却
见又是一个石头怪滚来,而巨魔的双手则空空荡荡了。

  「吼!」并没有打算给敌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机会,伴着一声暴吼,投出
两个石头怪的巨魔迈动双足悍然朝莱昂扑来,莱昂定睛一看,巨魔动作怪异,双
腿膨胀程度显然不同,原来那受伤的腿上竟是黄色岩石一动一动,好似义肢般辅
助着它奔跑,而显然,这奇妙的黄色岩石也能像同伴一样,随时脱离下来化作一
个石头怪参与战斗。

  这家伙,竟是一头复合魔兽,不,应该就说就是两只魔兽的合体!

  「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莱昂深吸一口气,眼睛骤然射出明亮的光,
被吓到了吗?有一些,毕竟巨魔是如此庞大,并非常规生物的石怪也令人感到束
手无策,当其合为一体冲撞过来更是令体型渺小的自己心生敬畏。但身为冒险者,
本就要披荆斩棘迎难而上,岂能因为遇到了未知对手就畏缩不前?

  看着猛扑而来的巨魔,他不禁笑了。

  倚剑而前,身如鬼魅,以人类之躯迎战巨魔岩石之怪,眼中毫无惧意,粉碎
钢铁的威能当前,剑指苍天。

  脚后跟轻仰,看似毫无躲避征兆要与巨魔战个你死我活的青年一个滑铲从巨
魔胯下穿过去,灌注斗气的宝剑划过巨魔胯部,血淋淋的东西哗啦啦掉了一地,
令吃痛的巨魔发出比之前更凄惨的叫声,裹在巨魔双腿上的黄石猛地突起像是要
形成老虎钳般将两腿间的小小人类碾碎,但莱昂的体质和一般人不能一概而论,
侧身凝气将来自两侧的压力化解得最小,硬是在围堵下滑铲了出去,然后只听那
悲吼愈发低沉,巨魔小山般的身体再度倒地。

  「虽然很强,但仅此而已。」黑衣剑士自信一笑,没有打算给企图杀死自己
的敌人更多缓冲之机,趁巨魔倒地纵身而上,踏在巨魔后背便将利剑刺向它的脖
颈,也就在这时轰然巨力自身后而来,莱昂扭腰侧身避开石手,沾着巨魔血的长
剑潇洒一挥,在那土黄岩石上留下一道剑痕。

  好硬……莱昂眼神一沉,他的剑虽不算神器或传奇武器,但也称得上削铁如
泥,穿透巨魔的厚实毛皮也不算费力,但这玩意儿可是货真价实的石头,而且比
一般石头还硬得多,就算削铁如泥也削不断这么厚的玩意儿啊……这东西看起来
也没眼睛心脏之类的弱点,对敏捷系的他来说这种敌人最棘手了。

  就算麻烦,还是得解决它才行……巨魔的悲吼渐渐低落,莱昂一个后空翻躲
开石头化作巨掌的拍击,眼看着双腿的黄石头与先前被丢出的两坨石头疙瘩分别
合体形成更大更厚的石怪,聚精会神地躲避着它们进攻并挥出重重叠叠的剑影,
既然一剑不够,那么十剑,百剑呢?水滴石穿,他的剑可比滴水强多了!

  一边是锵然剑鸣,一边是轰然石响,潇洒的剑士与厚重的石怪战在一处,而
另一边,活色生香。

  「嘿嘿,石头人可是物理斩击系和穿刺系的克星,而且还会……你就慢慢打
吧!」虽然巨魔的死亡令兔很惊讶,也不免惋惜这个平时走路很稳的坐骑,但石
头人作为肉盾甚至比巨魔更值得信任,当然,最重要的是如今当务之急可不是关
注那边满是沙子和汗臭的战斗,而是——

  面前的超赞白丝萝莉啊!

  带着无比幸福的表情,鲨鱼头上的眼睛也变成了桃心型,鲨鱼兔抱着塞莉特
软绵绵又超级滑嫩的身体,把脑袋埋进那丰满的乳床里幸福地嗅着舔着,明明是
外表如此稚嫩的萝莉却挂着一幅好像黑衣魔剑士少女一样的清冷表情,与身体不
成比例的雪白大奶子甚至还溢着令人/ 魔物沉醉的奶香……这萝莉,根本不是教
科书上那种乖巧可爱的小女孩,而是散发着与清纯外表迥异诱惑的性感尤物!

  绝对是这样!所以这才不是在炼铜什么的呢!鲨鱼兔心满意足的找着借口,
吃着萝莉巨乳爪子在白纱包裹的萝莉娇躯上乱摸,即便是普通肌肤都水灵灵地异
常娇嫩了,其他部位摸起来更是爽得要炸——炸的是自己的脑瓜还是那不可描述
的部位就不知道了。平坦柔软的小肚子、圆润性感的小屁股、紧致修长的白丝大
腿……天呐,居然真的能享用到这种像艺术品一样美妙的身体,本次出击大成功!

  「唔……咕……」与幸福惬意鲨鱼兔相对的便是反抗挣扎不断的蓝发萝莉了,
身为审判骑士的塞莉特对待敌人向来毫不留情,作为异种族的魔物就更不必说了,
现在就有两只魔物——蓝色史莱姆和灰色大肥兔子一个堵着她的小嘴抽插连连,
一个抱着她的酥胸狂舔不断,虽然两个表面看起来都颇为无害甚至有些可爱,但
此时的萝莉骑士却只想最快地用自己的长枪贯杀这两只可恨魔物一雪耻辱,即便
它们的确用下流的动作令自己的身体起了反应。

  想归想,萝莉的身体还是很诚实地流出阵阵玉液将白丝裤袜与胖次打湿,而
且就像她曾经野外放尿那次一样,潺潺春水看似要穿过轻薄透气的布料流出,结
果却蓄在了裆部,包括那小屁股乃至白丝美腿上,明眼人只要一看就能发现这高
冷萝莉的下体部分已经染成一片相当具有暗示性的深色,而且这深色还在不断扩
散……明明在被魔物侵犯着,贵为骑士的萝莉却作出了这好似尿床的发情反应,
矫健的美腿也沾满淫水,被身上魔物的兔爪一摸屁股都沾满了绒毛……

  传出去,绝对是令当事人无地自容,而众多登徒子蜂拥而来的粉色风闻,萝
莉青涩却并非不谙世事,联想到会有这种可能的塞莉特打了个寒噤,不禁更激烈
地挣扎起来,然而——

  「吧唧!」伴着这样奇怪的声音,化作液体棒的史莱姆滑稽而色情地一捅到
底,不断添加温和媚药剂量甚至予以少许生物电流刺激的液体猛插气势汹汹却带
着胜过精心爱抚的迥异温柔,直插得萝莉食道蠕动像是适应这份火辣辣的奇妙快
感用进食器官伺候起史莱姆肉棒来,带着萝莉魔力与香甜的津液也从口腔中分泌
而出,被史莱姆迅速吸收转化为继续生长乃至用于淫乐、捕获女性的能量,伸出
数不清的微小触须玩弄香舌便是这最好的证明。

  而另一边,鲨鱼兔也正在用愈发熟练的动作玩弄萝莉的身体,不过虽然贵为
史莱姆的主人,他的技术可远比不上作为淫兽诞生的部下,一阵急促激烈的摸揉
刮蹭在萝莉看来只是瘙痒而羞人的刺激,给予的羞耻感倒是不少,却远不及令骑
士大脑发麻的程度,但沉浸于萝莉美好的肥兔本兔却完全没有发现这个事实,而
是趴在宛如天堂的巨乳中扭着身子发出「mua」的叫声,显然已经被萝莉骑士
异常好色的身体俘获无法自拔了。

  明明满是耻辱厌恶,精致的小脸却沁满香汗,不断扭动的娇躯透着妖艳诱人
的粉色光泽,堂堂萝莉骑士被一只肥兔压在身下,被区区史莱姆干得几要绝顶失
神,这样的经历绝对会让终身铭记——又或者,她将无法逆转这份命运,从此沦
为魔物的玩物与苗床?

  轰然声响中,满是裂纹的石头人彼此相接,伴着令人牙酸的巨响合二为一,
俨然一新的巨躯全无伤痕,抱着水滴石穿觉悟的黑衣剑士见到这一幕也不由脸庞
灰暗,怎么也没想到这种怪物竟有着作弊般的能力,明明被打得快要崩碎,一个
合体顿时满血复活还更加勇猛!巨大的石壁从耳畔携着雷音穿过,硬是在迷宫壁
面轰出了人大的坑洞,要真被这比巨魔还可怕的高级命中根本唯有粉身碎骨一途!

  足以期待的白马王子分身乏术,而自己,明明身为骑士却一如公主礼服般的
打扮娇弱,原先还坚持紧握的长枪终于放落一旁,意味着萝莉的防线再无维系,
史莱姆抽插的节奏像是铺成激动人心的乐曲,而肆意妄为的魔兔也不再满足于仅
是舔弄香浓软嫩的巨乳,昂首俯视,鲨鱼头顶精芒暴涌,充满欲望的视线却是聚
集在被本人爱液浸得无比深色,像是做好指路标引人侵犯的胯部,兔爪轻轻分开
了那介于丰满苗条之间的性感大腿,雪白薄纱之下,粉色的领域若隐若现。

  鲨鱼兔几乎屏住呼吸,虽然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也欺负过一些村姑、女冒险
者,但每每总是倒霉失败,像塞莉特这样的极品嫩穴更是没多少机会见过。尽管
常自诩绅士秉承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观念,但当光洁无毛的极品萝莉穴毫无防备甚
至潺潺流水地暴露在自己面前……

  原则算个屁啊!这个时候就是要日萝莉小穴啊!伴着这样的心声咆哮,鲨鱼
兔难得用上爪牙之力试图撕开白纱,却没想到这看似轻薄的玩意儿竟异常顽强还
具有修复力,撕扯的行为只是令积蓄在内的爱液迸出溅了自己一脸,却没能真的
让这洞口开启任自己享用这美妙嫩穴,如此挫折令它头顶的鲨鱼兔也耷拉下来,
但很快,就重振雄风。

  「脱不掉就脱不掉,大不了就这么插嘛!萝莉白丝,超赞的!」这么志得意
满地握紧小拳头并张嘴在这满是爱液,带有淡淡奇妙甜香的小穴上猛舔两下,畅
享芳华的肥兔魔物迫不及待地掏出虽不算雄硕,对比体型却也颇为惊人的阳具搭
在塞莉特两腿之间,以人类无法拥有的速度无比兴奋地高速抽插起来——倒没有
这么牛嚼牡丹地破了这骑士小妞的处,而是以属于兔族的特有极速抽插法摩擦粉
穴,享受桃源入口舒爽的同时也令肉棒沾满淫水做好润滑工作,看起来迷离失神
的萝莉也娇躯颤抖,显然非常受用这份快感,这不免让先前没有取得成果的鲨鱼
兔大为受用。

  「虽然很遗憾,但就这么进去吧——漂亮的萝莉姐姐,你的处女由本鲨鱼兔
收下啦!鲨鱼兔猛插——噗通呜哇!」嚣张的征服宣言戛然而止,伴着肥兔身影
猛地腾飞,撞击在那颤巍巍朝黑衣剑士碾去的石头人背上,完全不同于香软娇躯
的坚硬疼得这肥兔呲牙咧嘴惨叫悲鸣,一道身影则扶起了被史莱姆侵犯着的萝莉,
眼中满是担忧。

  「她就交给你了,我去帮莱昂大人!」

  「啊,这,好!」望着潇洒帅气的银发少女挥舞魔剑而去,落后一步的男人
手忙脚乱对付起那狂插的史莱姆来,按理说他这个毫无战力的普通人根本奈何不
得轻取审判骑士的特制史莱姆,令人惊讶的是但那汗津津的黑手接触到史莱姆的
瞬间,这神奇百变的小怪物竟似萎了一般,抽插速度大减并停止了媚药分泌,稍
许减缓的工作令看似发情实则保持着抵抗的萝莉缓缓睁大迷离的双眼,却见眼中
唯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明明平时那么平凡不堪,此时却异常地……可靠。

  「唔……」含糊的声音从依旧被堵着的樱桃小嘴发出,表述着这蓝发萝莉,
许是感激的复杂情绪。

  「塞莉特小姐别怕,我来救你了!」明明由魔剑少女驱逐魔物顶上强敌的巴
克大言不惭继续用脏兮兮的手乱抓着那抽插塞莉特嘴巴的史莱姆,顺势当然也摸
着小脸甚至也将手指伸进嘴里逗弄了可爱的粉舌,或许是这种粗鲁肮脏的男人连
史莱姆都应付不过来吧,即便萝莉放出斗气都抵抗不得的史莱姆居然愈发萎靡了,
虽然一时还没放开塞莉特的小嘴,想来也只是时间问题。

  有机会对萝莉动手动脚的巴克可管不了这么多,既然这史莱姆欺软怕硬,那
就狠狠出拳!——实际的结果却是手指挤进萝莉的樱桃小嘴摸来摸去,好像要用
手指让这可爱小嘴都变成自己形状,习惯自己的味道,被这么对待的萝莉则微睁
着眼,意识还有点模糊的她没搞清楚这家伙是在做什么,但史莱姆衰弱的事实却
令她下意识认为这个随从确实真心诚意地救助着自己,表情还是那么冰冷沉寂,
内心却也不免悄然改观。

  另一边,魔剑少女娇叱着加入战局,虽比不上莱昂身如鬼魅的速度,以妖娆
身姿优雅挥舞的魔剑却氤氲着无与伦比的威能,轰在石人上只将莱昂劈砍刮痧的
坚硬轰碎大片,惹得这无机物怪兽也向后跌退,似乎诧异于这柄魔剑的恐怖力量。

  「做得好!」见到这一幕的莱昂精神一振,让他用擅于切割的宝剑对付这石
头疙瘩,可能真耗尽体力都没法取胜,但琳德不一样,她的魔剑尤以破坏力著称,
虽然那鲜血般力量往往只有面对生物时威力最大,不完整的发挥却也不是他这普
通劈砍能比的,所谓一物降一物,石人对他而言宛如不可逾越的大山,当魔剑在
手,消灭它却无需太多时间!

  「莱昂大人,人家来得还算及时吗?」得到心上人夸赞的银发少女也不禁甜
美一笑,香舌舔过红唇倍显妖娆,手上动作却丝毫不停地将血涛汹涌的魔剑劈向
石人,血色能量接连爆发炸出越来越大的缺口,砂石纷飞之际哪怕是没有感情与
疼痛的石头也在不住颤抖,像是怕了这个看似风骚实则危险无比的少女一样。

  「轰!」伴随着宛如红煌流星的魔剑悍然劈落,本就满是裂痕摇摇欲坠的石
人从中轰然炸裂,只是不曾如想象那样化作无数碎石散落在地,而是再度分裂成
两个小一号的黄色石人光洁如新地朝青年少女冲来,目睹此景,无论莱昂还是琳
德都瞪大了眼,合体修复伤痕也就算是……就当做是合体过程中凑合着堆实了吧。
分裂了还满血复活算什么意思?这东西也太不要脸了吧!

  但对视一眼,会合的二人还是充满了信心,一人对上一个石人向两边引开,
再不能给它们合体的机会,就不信你们还能无限分裂!莱昂那边倒依旧是刮痧的
苦战,琳德则挥舞着光芒炽盛的血剑打得石人节节崩塌,并伴随着一道冰蓝厉芒
袭至,将顽固的小型石怪彻底轰成碎片,作为毫无特性的碎石散落在地,再无复
合可能。

  「塞莉特……妹妹?」解决对手的琳德有些惊讶地看向援军,并非恢复神气
的萝莉骑士威风凛凛而来,挥枪击碎石怪的萝莉脸上仍带着潮红,更令人介怀的
是依旧堵着她樱桃小嘴的史莱姆以及赶忙跟上来的大叔。

  「唔……唔……」塞莉特张嘴欲言但还是被史莱姆堵住了嘴,赶来的巴克连
忙把手伸进萝莉小嘴,莫名地让史莱姆安分了许多,虽然萝莉还是发不出声音。
见到这一幕的琳德有些忍俊不禁,然后便因为娇小的良心涌现出浅浅的悔恨。

  怎么能这么嘲笑被史莱姆侵犯,还被这臭大叔毛手毛脚的妹妹呢?

  无法交流,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作为战士的默契成为她们此时沟通的桥梁,
手持魔剑与长枪心领神会地扑向最后的石人,令莱昂一人难以力敌的对手在两个
大小美人的加入后瞬如土崩瓦解,高挑巨乳的银发少女与娇小玲珑的蓝发萝莉一
左一右地站在黑衣剑士身侧,就好像护卫甚至妻妾拱卫着她们的王一样,即便这
位王满面尘土,狼狈不堪,依旧透着令人难以直视的英气与霸姿。

  「啧……这简直……」明明实际上对这对美人占了便宜,巴克见状还是不禁
嫉妒万分,那个一开始就跟着青年的银发少女便不说了,明明塞莉特应该是和他
站在一道的,此时却颇显亲昵地站在青年身边,口含史莱姆不急于消灭,平时高
冷姿态都变得温婉可人不少,这待遇……谁见了能不嫉妒啊?

  他,出离地愤怒了!

  「可恶的家伙,快放开小姐姐!」这么怒吼着,肥兔头顶的鲨鱼头也变成了
倒三角的锐利红色,它朝「左拥右抱」的青年咆哮着,仿佛背后站着一头狮子。

  「你这只肥兔子,冲人家的莱昂大人说什么呢!」没等莱昂发话,琳德柳眉
倒竖,扭着丰满的翘臀向前怒瞪着出言不逊的家伙,刚刚手持魔剑斩杀石头人的
银发少女如此杀气腾腾地瞪着自己,顿时吓得鲨鱼兔浑身一抖,然后醒悟了现状:
他们人多势众,而自己的小弟全死光了。

  「可恶,特制液体杀手f型,给我好好收拾他们!」伴着这样一声大喝,塞
莉特口中似乎奄奄一息的史莱姆却再度活跃起来,宛如巨根贯穿咽喉的偷袭搞得
蓝发萝莉双膝一软,险些就这么撅着翘臀趴倒在地上,好似对小小魔物五体投地
了。

  「居然还敢嚣张……这种魔物绝不能留。」这一下,即便是脾气相对较好的
莱昂也愤怒了,握着寒光闪闪的宝剑便冲向鲨鱼兔,那形同鬼魅的速度令后者不
禁想起这黑衣剑士鬼神般将巨魔击倒的场面而一个寒噤,手忙脚乱地抛出一物:
「别过来!」

  「嗯?」莱昂目光一凛,见识到这只肥兔诡计多端的他可不想再被什么奇怪
玩意儿击中,减慢速度正打算躲开这不明飞行物,却见此物划出的轨迹格外离谱
地偏他而过,不由愕然地向后望去,却见这东西不偏不倚,倒是落到了一直摸鱼
看戏,毫无实力的巴克面前。

  「诶?」包括鲨鱼兔在内,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

  「怎……怎么掉到那里了,糟糕,扔错位置了……」本打算用这件杀手锏对
付黑衣剑士的鲨鱼兔懊恼万分,虽然他的发明有很多,但同时带在身上的却没几
件,还有些是放在巨魔身上的,眼下……真的一点都榨不出来了,眼看着敌人们
好像被吸引了注意力,它悄悄地踮起脚尖……

  「这,这是?」直面抛掷物的巴克惊恐万状,虽然他不知道鲨鱼兔擅长古怪
花样,但刚刚跟着琳德在这迷宫冒险途中遭遇了不少危险的他已是惊弓之鸟,认
为迷宫里的任何东西都有可能夺走自己的性命,哪怕这只是个……

  芭蕾鞋?

  造型精巧的白色芭蕾鞋静静地趴在地上,虽不及塞莉特与琳德的高跟鞋晶莹
剔透光彩夺目却自有一种犹如重现芭蕾舞姿的典雅之感,这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威
胁到冒险者的陷阱——直到这双鞋好似生物般猛地一跃而起!

  「吓!」受惊的巴克想要后退却坐倒在地,眼睁睁地看着这以惊人速度跳动
的芭蕾鞋朝自己……远去?

  是的,具有攻击性的芭蕾鞋对近在咫尺的废物男人毫不在乎,它是作为强力
拘束器而存在,必须拘束住有实力的存在才能体现自身价值,这种特征弱小无比
和哥布林没什么区别的家伙侦测范围内简直没有给予拘束的价值!像是因为不屑
微光闪烁,芭蕾鞋猛烈跳动着,像是一对滩涂的古怪青蛙扑向第二近的目标——
蓝发萝莉塞莉特!

  「咕!」本来应该是想张开小嘴发出「滚开」这样凌厉的呵斥吧,但口中黏
糊液体始终如果冻胶质黏住不化的萝莉只能发出这样不成器的含糊声音并挥舞长
枪打算将芭蕾鞋挑开,久经锻炼的枪法即便是苍蝇也能刺落,挑飞大目标的芭蕾
鞋更不在话下,却不曾想这成双成对的芭蕾鞋竟在被击中的瞬间一分为二,一个
坠落,另一个却炮弹般射向萝莉的白丝小脚,狭小的鞋口宛如有蜘蛛网密布氤氲
白光,一幅张开血盆大口要将萝莉小脚吞下的模样!

  「咕!」见到这一幕,被诅咒洋裙拘束、被史莱姆口爆,遭受不同事物拘束
的屈辱齐齐涌上心头,塞莉特的小脸一白,猛地后退并勾回长枪企图将这芭蕾鞋
阻挡,却终究慢了一筹,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张牙舞爪地小恶魔扑到自己的脚踝,
然而……

  「迸!」地弹了出去。

  「诶?」众人再度瞠目结舌。

  「怎么会这样,我的发明居然……咕,是那双鞋子的问题吗?」虽然蹑手蹑
脚打算逃跑但还是留意着自己发明效果的鲨鱼兔手托下巴眉毛一皱有了答案,正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萝莉已经穿了鞋子,想要再穿一双可就难了。如果是一般的
鞋子,这由它制造的拘束芭蕾鞋肯定一脚踹开自己顶上,但此时塞莉特所穿的水
晶高跟鞋显然也不是凡品,作为原主人的它喝退了萝莉玉足新的觊觎者,牢牢霸
占着塞莉特拘束器的宝座。

  这么一来,芭蕾鞋就只好另做打算了。

  银光流转,好似两颗流星的芭蕾鞋扑向了——黑衣剑士!

  「朝我来了?」莱昂愕然而后凛然,尽管想要追杀那个试图逃跑的魔物,但
他可不敢对这种危险的拘束器有丝毫大意,当即一面后退一面挥剑试图阻挡芭蕾
鞋的到来,但忽然间。

  「呜……」伴着一声无比凄厉的嚎叫,原本严阵以待的黑衣剑士转身就跑。

  「哈?就这水平?」原本就看这个帅哥剑士不爽的巴克拍拍屁股站起来兴奋
奚落,什么嘛,看起来那么厉害不过是个银样镴枪头……「啪」地一声让他闭上
了嘴,魔剑少女狠狠地给出言不逊的大叔一个耳光,心情莫名变爽的同时也不免
为青年担忧起来:「莱昂大人,你怎么了!」

  在她的理解之中,莱昂勇敢坚毅,不是会被鬼叫声吓跑的胆小鬼。

  「哼,就算你能打败巨魔,还不是中了恐惧尖嚎的效果!」躲在墙角的鲨鱼
兔则欢快地拍起了爪子,来自尖嚎女妖的恐惧足以战胜最具勇气的战士令其溃逃,
虽然装载在芭蕾鞋上的能量只够用一次,但已经足够了,这个家伙绝逃不过被拘
束的命运……好像有什么不对?

  「等,等等!不要追这家伙,去拘束那边奶子很大的银发小姐姐啊!」幡然
醒悟的鲨鱼兔顾不得隐藏自己便冲芭蕾鞋大喊,但事实上并未安装声控功能的芭
蕾鞋根本不会根据它的命令改变行动,反倒是手持魔剑杀气腾腾的银发少女被声
音引来,朝竟敢暗算心上人的魔物投来凶狠视线,哪怕这视线因为主人美貌风情
的缘故更像是含情脉脉的暗示,遭了这美人一击并目睹石人炸裂的鲨鱼兔还是不
禁打了个寒噤连连后退,生怕这漂亮得令人口水直流的小姐姐就这么冲过来把它
给剁了。

  琳德确实有这个意思,尽管这只肥兔看起来有些特别和可爱,但冒犯莱昂大
人是不可饶恕的,只是眼下最重要的不是收拾这玩意儿发泄,而是保护好莱昂大
人才对!

  「莱昂大人,人家来帮了你!」伴着这样的娇叱,琳德衣袖翩翩踏着高跟鞋
跟上,拼命逃跑的黑衣青年却恍然未觉,他已经看不见琳德、鲨鱼兔乃至塞莉特、
巴克,在他眼中的世界只有自己和那仿佛悬着血盆大口虚影追来的可怕芭蕾鞋,
在别人眼中只是精致鞋子的芭蕾鞋在他眼中却长着一对满是獠牙的恐怖大嘴,口
中发出源于最深夜幕的可怖尖叫,尖牙利齿不断开合着发出令人骨酸的磨牙声,
好像有女妖发出渗人的笑:「小哥哥,来玩呀……让姐姐把你又香又甜的小脚脚
吃掉呀……哈哈哈哈……嘻嘻嘻嘻……」

  可笑?滑稽?或许别人会这么想,精神遭受冲击的莱昂此时却只感觉到难言
的恐惧,芭蕾鞋的鞋口不单是尖锐的血口,更是会撕碎他心肝,将他灵魂吞噬的
深渊,无论他再有实力再具勇气也无法对抗这个梦魇,只能逃……逃到哪里?天
涯海角?不知道,只有逃……

  然而,深渊的口却在逼近。

  莱昂的速度很快,全力以赴的他宛如魅影,将包括巨魔在内的众多对手斩于
剑下,有个别高手甚至来不及反应就已落败。一般情况下就算是猎豹也难以追上
全力奔跑的莱昂,但在恐惧之音的恐吓下他非但没能激发出超越极限的速度,反
倒令原本矫健的双腿发软,速度越来越慢,身后追击的芭蕾鞋则越来越近……

  不要……莱昂的喉头滚动似要发出这样的声音,但正如无法夺眶而出的泪水,
终究是徒劳。

  「桀桀,美味的少年,乖乖被我扒光吃干净吧!」芭蕾鞋口好似钻出了鲜红
的长舌头不断甩动,投着如哥布林但更狰狞的猥琐身影嚣张笑着,绝不愿落到它
手中的青年奋力奔跑,却被那狭长的舌头卷住了脚踝,摔倒在地,然后眼睁睁看
着长舌卷动的大口扑来,咬住了自己的脚后跟。

  好……并不疼?这样的迷茫在眼中持续了一瞬,难言的恐惧还是席卷全身,
那是厮磨着好像小兽啮噬鞋跟的感觉,像是老鼠咬破鞋底,距离自己精心锻炼的
足部越来越近。尽管并非爱美的女子,身为冒险者的莱昂无疑对赋予自己速度的
双足非常爱惜,自然不愿意被这怪物伤害,忙奋力抽腿,好似海豹般在地上爬了
起来,却怎么也无法摆脱紧咬着鞋后跟的怪物,眼看着尖牙利齿不断咀嚼,离自
己的脚越来越近……

  「这闹啥呢?」巴克愕然地看着那个帅气的黑衣剑士受什么吓了似地被芭蕾
鞋追着跑,然后突然平地摔接着就被芭蕾鞋扑到了脚上,那芭蕾鞋好像有磁力似
地用鞋口怼着他的脚想要自己穿上,但由于原本就穿着鞋子而无可奈何,转而磨
蹭起了鞋子,这么磨有用吗?就这,却吓得之前疯狂耍帅的那小子像个爱哭鬼小
屁孩一样在地上爬了起来……他失礼地笑了,实在忍不住啊,虽然之前看这小子
很不爽,但现在看他就超可怜超好笑哈哈哈哈……

  不过他还是不敢笑出声的,旁边的银发少女可不是吃素的!但眼下,手持魔
剑威风凛凛的少女却对出现在青年身上的异状毫无办法。

  「你这家伙……给人家放开莱昂大人啊!」这么娇叫着,琳德抓住啃着莱昂
鞋后跟的芭蕾鞋用力往后拽,这东西却像是生根了似地怎么也拉不动,想要砍掉
却怕魔剑伤了莱昂,为此秀眉紧蹙焦躁不已,芭蕾鞋却不会浪费这关键时机,好
像张开齿舌的软体动物般拼命地啮噬着鞋底直至彻底将其洞穿,然后兴奋一甩也
不知使什么力道将鞋子扒下半拉,鞋口便对准了青年作为男人却有些白皙的脚后
跟猛地扣下!

  「嘿嘿,小男孩真是细皮嫩肉啊,本王最喜欢这么嫩的男娃了,吃起来香~ 」
伴着阴恻恻的声音,莱昂仿佛见到一只人首蛇身的女妖用尾巴缠着自己的双腿冲
自己吐着蛇信子,那吐息没有自己习惯美少女的香甜温热,而是冰冷潮湿的。见
到莱昂面色发白,女妖笑得更妖艳了,花纹鲜艳的尾巴伸向了他的下体,缠住他
的命根层层收束,意外滑腻的触感中却像是有一根小小倒刺,从卵蛋间的根部开
始一点点划过他命根子上最突出的动脉,好似一窜电流或火花钻了上来,只令他
浑身激灵,精心贮存的生命精华都要被这么勾出来。

  「唉呀,明明这么小白脸却忍住了吗?真是意外呢……」女妖的声音好似变
得温柔起来,她纤长的手指轻轻抚过青年胸膛,另一边,脚底却传来密密麻麻的
啃噬感,像鱼疗般毫无痛楚,甚至还有种被舔舐的舒适感,这种感觉渐渐扩散令
双脚都变得酥酥麻麻起来,伴着那女妖愈发轻柔的声音,莱昂眯着眼睛,像是听
着摇篮曲入睡……

  「……」塞莉特默不作声地盯着在地上好像肉虫一样蠕动的青年,已经不是
海豹了,完全是抬着小腿任君采摘地让芭蕾鞋穿进去,然后自己耸着腰用胯部在
地上拱来拱去,眯着眼睛轻哼着听起来还挺惬意的样子……以她的小脑袋很难理
解现状,只知道这芭蕾鞋大约也对莱昂发起了诅咒式攻击,真是可恶的家伙。

  寒芒破空,快到魔剑少女与无用男人都来不及阻止,枪尖已携着萝莉的全力
点在精巧的芭蕾鞋,发出一声清脆的锵响。

  「怎么会这样?」伴着琳德与巴克的惊呼,收回长枪的萝莉也露出淡淡的讶
异之色,这芭蕾鞋竟如此坚固,受了自己全力一刺都没有半点损坏!要知道即便
是钢板都会被这裹挟斗气的枪锋捅穿啊!

  「本大爷的杀手锏可不是这么随便就能破坏的东西!」高声叫嚣的鲨鱼兔引
来了愠怒的萝莉骑士,随着斗气席卷,肥兔魔物惨叫着逃离,只是它掷出的拘束
之鞋却紧紧地咬住了黑衣剑士的裸足,好似进食般步步蚕食着。

  「放开我……嗯哈……你这个妖……」

  随着青年意义不明的哼声,芭蕾鞋也啃着他相对一般男人来说实在娇嫩太多
的双足展开饕餮盛宴,明明一般穿鞋都该从脚尖穿进去才对,这芭蕾鞋偏要反其
道而行之,用鞋口咬着莱昂的脚后跟转来转去,好像把挠脚心的刑罚转向脚跟,
奇妙的折磨倒是让青年的脚底沁满了汗水,让芭蕾鞋借着润滑愈发夸张地张开渐
渐变得像拖鞋一样夸张的血盆大口,将这「三寸金莲」渐渐吞没在精美的白皮之
中。

  「莱昂大人……」虽然竭力拔河却无济于事,反倒让自己像青年一样趴倒在
地,撅起黑丝裤袜包裹的屁股,丰满的双乳挤出使后面男人直吹口哨的奶饼,心
知无法阻止这古怪拘束器的琳德满脸不甘,忽然睁大赤瞳,眼睁睁看着莱昂猛烈
地用胯部摩擦地面,嘴里喊着什么,然后裤裆那部分就扩散起了一圈湿痕,起初
无法理解这是什么行为的琳德忽然想起之前和巴克相拥并用自己黑丝美腿夹住他
黑色大鸡鸡滚动的经历,似有所悟的她凑近精致小脸,琼鼻微微抽动,果真闻到
了淡淡的腥味。

  「莱昂大人居然……真是的,要发泄的话可以冲人家来嘛……」银发的魔剑
少女咬着红唇,表情颇为幽怨,只看得转到一边以便多角度欣赏美女的巴克口干
舌燥,只想高呼:「他不来我来!」

  但也就心里想想,虽然恨不得用巴掌甚至大屌猛抽这个在眼前晃悠的黑丝屁
股,真敢搞这种当面绿帽的行动准会被这奸夫淫妇一人一剑凌迟处死吧,虽然这
对狗男女现在真的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巴克正念叨着,眼见捉不住兔子提枪归
来的蓝发萝莉忙打招呼,谁也没有注意到在青年脚上不断进发的芭蕾鞋缓缓闭合,
终于闭上了鞋口,将青年的双足彻底吞没……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