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在剑灵】(02)师姐妹两的距离【作者:蓅烺诗人】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蓅烺诗人
字数:6049

            (2)师姐妹两的距离

  水月平原,白雾森林的浑天教驻地。

  鬼鬼祟祟摸过来的天子喵突然扭动娇躯,躲过一记凶狠的匕首刺心,蛮腰画
出令人惊心动魄的弧度。艮墓月见偷袭不成,摇摇头只好放弃后续的袭击,自阴
影中走出来。

  自从当初七人合力救下玩家,艮墓月便辞退八部奇才——离的名声,由同为
黑蛇门的师妹尹鹗继承后,失去内力的她便来到天下双势位于白雾森林的据点居
住下来。

  而八部奇才中离位代表的正是刺客一系领头者,剧情中幼年时村落遭遇匪盗
屠村,路过的秦义绝为艮墓月生母体内注入浊气,虽然被转化的墓月母亲杀光了
山贼,可惜残留无几的人性迫使她喝令墓月亲手杀掉自己生母。从此她皱起的眉
头再也没松开过,加入黑蛇门,剿灭山贼魔族,而当时一旁冷眼旁观的秦义绝更
是被艮墓月深深地记在了心底。

  「大侠这么有空,是魔族已经杀光了吗。」

  「你看我这不是被一个漂亮姑娘缠住了吗?」

  两人收起佩刀,纯靠着刺客这一职业的体术技巧嬉戏,艮墓月抓住机会,双
手扣住天子喵下巴一跃而起倒挂于她头顶,结实肉感的大腿带动着玲珑有致的胴
体旋转绞动,紧身衣下双乳剧烈地摇出夸张的动静。

  天子喵收紧下巴抵住墓月手指,扣上她手腕不让墓月可以脱手,上半身顺着
墓月旋转的势头偏转,将她狠狠地砸落在地,随后转入地面战压榨墓月体力。

  连体贴身渔纱网包裹的惹火胴体被天子喵死死地压在草地上,网眼包裹下艮
墓月浑圆的奶子在地面战贴身肉搏中从墓月身上短到露出南半球的衣服下摆挤出。
手脚都被天子喵制住,她依旧不死心的挣扎着试图脱困,圆润的翘臀不断摩擦着
天子喵下体,整个人根本无法控制的想起了秦夕颜她后穴的美妙滋味,胯下勃起
的肉棒气势汹汹地挤开墓月臀沟,顶住她下背腰窝上。

  「……你堕入魔道就长了这么根玩意?」

  艮墓月冷哼一声,淡金色的瞳孔中满是嘲弄,不过背上那根火烧般滚烫的肉
棒倒是令她乖巧安静下来。天子喵欲火难耐的娇躯反而开始活动胯部,隔着一层
薄薄的薄纱网眼摩蹭墓月性感的翘臀。

  「哈?洪门的弟子都是和你一样看见女人就发情的牲畜吗!」

  「明明是墓月先缠上我的吧?那墓月也得好好负责地帮我泻火才对吧。」

  「嘁,反正你说什么都对,快点肏我得了,你不是赢了吗?快对我这败者为
所欲为啊?」

  「那我就这么进来咯。」

  天子喵龟头抵在她淫水涓涓泌出的小穴口,作势就要顶着丁字皮裤和网袜开
肏. 「啊啊啊啊!好啦!我知道啦!」

  自暴自弃的艮墓月羞红着脸,自己从网袜上被天子喵撕开的洞口中拨开丁字
裤细带般的遮掩,扒开肥肥的肉丘对准天子喵乌紫的龟头。

  「先说好,不射到软哪怕浑天教其他人来了我都不会停的喔。」

  肉棒气势如虹地在墓月小腹上顶出一个圆球形突起,天子喵将墓月按在草地
上,亢奋地口水从嘴角滴到墓月后背,碎散的阳光透过树叶在两人身上投射出凌
乱的光斑。哪怕灰白的马尾都被天子喵缠小臂上揪住,被迫昂头的墓月依旧死死
咬着牙,不肯让喉咙中奇怪的声音传出。

  「该死的小鬼头……你这么粗鲁……女人是不会有快感的噫——」

  想要捂住自己嘴的双手被天子喵抓着,压抑不住的呻吟随着高潮从艮墓月她
那毒辣的小口中吐出。

  「诶,什么啊,刚才的娇喘,是从我胯下这个抖个不停的女人嘴里喊出来的
吗?」

  「咕……」

  「好可爱的小嘴,墓月来亲亲,让我教教你女人快乐时该怎么叫。」

  「我知道我漂亮,但你也不能这么恶心!」

  拼命躲着不肯承认自己也很享受的艮墓月被天子喵一把侧翻过上半身,沾满
黄土绿叶的乳房激烈摇曳中,天子喵一口咬住墓月樱唇,舌头毫不费力地撬开轻
易投降的贝齿,追逐着生涩笨拙的舌肉。

  哈啾,哪怕都被肏的水花四溅嘴上仍不松口,墓月你也太可爱了吧!忍不住
要射啦!

  呜……哼,总算射精了,一般……怎么没软!

  「墓月你的表情可太有意思了,哈哈哈。」

  天子喵淫笑着盯上墓月那对调皮的奶子,一手捏住乳晕拨弄着乳头,一手托
住沉甸甸的乳肉,从末端朝着乳头推挤。

  「变态!你在魔道都学的这些吗?我没有奶水,马上住手啊你!」

  发火的艮墓月又闹腾起来,可惜本就榨干了的体力因为连续不断的高潮未能
恢复,乳尖越来越酸的胀感更是使得她像是在对天子喵撒娇似的。

  「不行不行不行!真的有什么要出来了,快停!快停,停下来啊!别榨了!」

  艮墓月焦虑的哭喊反而助长着天子喵内心的邪欲,手上粗暴的动作愈加变快,
一直到洁白的乳汁伴着墓月的哭喊迸射而出才停下,松开后天子喵才发现墓月原
本形状优美饱满浑圆的奶子此刻已经被她搓挤得通红不已,奶水断断续续地从因
疼痛快感颤抖着的乳头中渗出。

  「混蛋大侠!你那对水袋是不是也这么被人挤大的啊?」

  听着艮墓月带着哭腔的咒骂,天子喵白皙的双手压在同样皓白的乳肉上,以
同样的手法开始对另一只乳房榨乳。

  「啊啊啊!会坏的啊!不要不要不要啊!」

  溅落草地上的不仅是天子喵的精液,还有墓月胸前强行榨出来的乳水。自从
双乳都被榨通后,天子喵口舌并用,贝齿咬着乳晕,贪婪地吮吸着,因乳头酸胀
却又舒适不已的奇怪感受墓月根本无处阻拦。

  「哈……你这个变态大侠……哈,我一定要在之后把你的变态事迹告诉所有
人……嗯嗯嗯!」

  「哦,那就是说,我还得好好调教下这不听话的小嘴咯?」

  感受着天子喵的蛛丝一圈圈在脖颈上收紧,发红的双乳也被她用洁白的蛛丝
勒出淫荡的形状,艮墓月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妩媚放浪的笑容。

  「我可是受过特训的黑蛇门刺客哦,你这种小打小闹可动摇不了我呢。」

  「黑蛇门门人还会把现在的你当做同行?怕不是哪家的性奴吧!」

  身穿「染血之心」的尹鹗从师姐哪儿得知洪门大侠到来的消息,连忙来到浑
天教据点,结果在别人口中得知,师姐已经和大侠出发去前哨烽火台巡逻。尹鹗
当然不想等到晚上他们自己回来,当即施展轻功动身,一路沿着盘旋的石阶走上
烽火台。

  向来不会关闭的高岗门被人从内上锁紧闭,凝神静听隐约还有一女子压抑着
呻吟,非常像是自己的师姐艮墓月!

  冷静!你已经是染血之心了!尹鹗重重咳嗽两声,上前用力敲门喊道:「师
姐!是我尹鹗。」

  「哟,尹师妹已经来了,乖墓月接下来怎么办?」

  天子喵见尹鹗她不准备听会墙角,扯了扯手中勒在墓月脖颈辣手摧花的蛛丝,
好提醒已经沉沦于肉欲中的艮墓月。

  「哈?拷问出这个消息的人是你,我当然只能做个看见纯洁师妹落入魔手的
可怜人咯。」

  四肢弯曲收缩着被蛛丝团作四根白色的肉柱,身上的衣物除了作为内衬的连
体渔网袜,此时片缕不留,硕大破洞的裆部下,一根来自不开眼突袭哨岗被浊气
污染的角牛族肉棒,将墓月小腹撑得一长条凸起,天子喵真气维持下,角牛肉棒
活力十足的耕耘着,进出顶弄着墓月可怜宫颈同时,她小腹的马甲线都由于阴道
的强行扩张而显得格外深邃。肘膝着地扭胯迎合的墓月犹如傲娇的小猫般,肛穴
被干的浪叫不已的同时,脸上还要挤出一丝格外勉强的嘲讽。

  先前被榨的太狠而止不住要喷奶的乳头,也被人撕开乳尖网眼中的轻纱扯出
来,用银色的乳钉堵住,链在其上的小铃铛伴着肛穴的冲撞发出清脆悦耳的铃声。

  「尹师妹稍等,我正在和洪门,大,侠,对练体术技巧呢。」

  「就是大,侠,他嘴有点笨,咕噜……」

  「大侠?大侠!师姐是说话有点冲,但师姐心是好的,她只是不怎么会表达!」

  连头被天子喵摁进水缸中的墓月根本就已经听不见尹鹗在喊什么了,水面漂
浮的银发,不再上浮的气泡,越收越紧的蛛丝,艮墓月只觉心脏砰砰直跳,肺部
犹如在被炙烤般火烧着,双眼泛白,脑海中什么都无法思考,无心控制地四肢挣
扎的声音令门外的尹鹗心慌不已。

  「师姐?你开下门啊,我很担心你!洪门的我告诉你,我师姐有个三长两短
我们黑蛇门和你没完!」

  尹鹗运足功力试图将石门砸开,可惜身为刺客的她天生就对这般纯粹需要气
力的事情不拿手,想要破开石门还得磨上一阵子。

  「我身为八部奇才的离现在严重警告你,马上给我开门!」

  砰砰声响中,天子喵帮窒息高潮后无力发软瘫倒在水缸上的艮墓月抬起头来,
精致的面容上清水淅沥沥地流回缸中,发现尹鹗死脑筋地非要砸门,她面露讥笑:
「你看我这笨师妹,明明只需要出去轻功就能跑上来,一根筋。」

  「我们再逗逗她?」

  「师妹,别敲了,我方才和大侠运功到关键时刻,不能开口的。」

  「啊?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没事,你看我们现在不就来帮你开门了吗?」

  狐疑地尹鹗先是盯上那位传说中的洪门大侠,是一位容貌极为出彩的美女,
衣冠穿戴整齐。然后她立马扭过头关心气喘吁吁的师姐,虽说地上的水迹,空气
中浓厚的雄性气味都很可疑,但尹鹗想当然的认为是先前的士兵留下的了。

  艮墓月师姐只穿着贴身的连体网袜,如果要修炼体术这是很合理的。油光发
亮的胴体表面估计是出汗的缘故。一手横在胸前遮住乳尖,想比是为了遮羞。修
长饱满的美腿微微发颤,体术就是磨炼双腿,也正常。

  平日里师姐强劲有力的双腿……你在想什么呢染血之心尹鹗!假装侦查的天
子喵看见尹鹗忽然自己就像猫咪一样左右甩甩头发,可爱极了。

  师姐的腹部……两抹红霞飞上尹鹗脸颊,嗯?师姐不都是习惯最先穿内裤吗,
为什么现在是内裤穿在连体袜外?腹肌好像比上次见到时更大了的说……

  诶?师姐干嘛摸我屁股,要在这里做吗,可是洪门大侠就在旁边看着诶……
诶?诶!

  「师师师姐!你这下面的是什么啊!」

  尹鹗震惊于她师姐小腹下硬邦邦的角牛肉棒时,天子喵趁机打个响指唤出戒
行锁捆住尹鹗双手吊起来,一旁的墓月也顺势脱掉刚穿的内裤,扶着角牛肉棒快
速开凿自己的蜜穴发泄欲火。

  见到这一幕尹鹗勃然大怒:「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两个刚才不对劲……
咿呀!你给我贴了什么!」

  再熟练地微操戒行锁缠绕上尹鹗脚踝将她竖直拉成一字型,天子喵取出几张
「戒律:发情」一一贴在她身上。

  「嘛,这可是我刚研究出来的喔,而且之前墓月也没算说错啦,其实我的精
液可以驱除浊气哦。」

  天子喵拉着艮墓月面朝着尹鹗坐下,当着她面掰开墓月小嘴将自己的肉棒整
根塞入,而墓月她也仅仅只是用喉咙发出不满的嗯嗯声,任由天子喵撩起一条腿
锁死她后脑。

  好羡慕,我也想口爆师姐的毒舌小嘴……等下!尹鹗现在是你自己都被变态
扶她盯上了啦!咕……符咒传来的力量弄得好舒服……

  「咕……嗯……」

  艮墓月仰起的喉咙上下蠕动,天子喵射出的浓厚精液呛得她眼角泛着泪珠,
溢出的白浊液自她鼻腔中倒灌而出,溅射到天子喵小腹上。尹鹗她含羞又偷偷张
望的视线中,天子喵将正服侍的墓月一把推倒在地,仰面骑乘着在墓月口穴中进
出。哪怕艮墓月因为咽喉的不适都在眉间皱出一个川字,双手也只是轻轻拖着天
子喵上下摇晃的臀肉扶住。

  油光发亮的黑阴毛扎着墓月无从躲避的俏脸,黝黑的肉棒如同南天国打桩机
般一下又一下地深埋进艮墓月粉色的嘴唇间,龟头一路冲进狭小的食道挤压着气
管,因始终张嘴而积攒的口水更是令她呼吸困难。在天子喵拔出肉棒时,墓月的
脸颊宛如真空般深深凹陷下去,发出一声美妙的咕啧声,没等脸上病态的绯红消
退,粗壮的阴茎又再度挤开小香舌肏了进来。

  艮墓月只觉得自己的口腔喉咙真的就像是天子喵称呼的口穴一般,随着对方
粗鲁的虐待,快感越是汹涌。她情不自禁地就伸手用指尖连体袜的轻纱布料搓揉
自己充血的阴蒂,另一只手也不断加快着小穴内的角牛肉棒抽动频率。

  天子喵蹲着撸动从艮墓月嘴里抽出来的肉棒,撒尿般将一股股精液射到其银
发,额头,鼻梁上,面膜般糊在脸上的精液让墓月连眼睛都睁不开。

  「哼!射在脸上是会给你带来什么微乎其微的成就感……」

  天子喵抽出不尽兴的角牛肉棒换成自己的塞进墓月湿滑的销魂穴后,没给墓
月太多说话的机会,立刻就伸手堵住她的小嘴。大拇指和小指夹着脸颊,三根手
指捏住墓月香舌,在她下意识开始吮吸的口腔内划弄墓月柔软的口腔嫩肉,指尖
深入抵着舌根,任凭她如何发胀想吐都不松开。

  两人一路淫玩到尹鹗腿边,艮墓月当着师妹面手拿角牛肉棒含在嘴里舔弄,
她闭眼忘我的姿态令尹鹗一阵气急,可惜她能做到的也仅仅是死命加紧双腿,以
免自己的蜜汁滴在师姐头上。

  「小师妹好像放弃抵抗了诶,本来想的是让墓月穿着染血之心来做,不过好
像尹鹗你也很棒。」

  「哈?啊……这种事……」

  天子喵举着手,将染血之心开胸露腹的菱形开口两侧剥开,紧紧收缩的胶衣
从左右将尹鹗丰润Q 弹的双乳夹得呼之欲出。还沾着墓月唾液拉丝的手指夹着尹
鹗粉红乳头上下翻折,圆滚的奶子在天子喵手中搓揉捏拿和馒头无异。尹鹗着急
地晃动着锁链,想要甩开自己胸前作怪的双手却根本无济于事。

  甚至天子喵都拿起一张符纸假装好心地帮尹鹗擦拭下体的淫液,不过其上戒
律的力量反而刺激的她快感频频,透明的黏液越擦越多。天子喵干脆把黄纸塞到
她小穴里面去,亲眼看尹鹗两腿瘫软,双手死死抓着锁链高潮着,腹部的肌肉抽
筋般急促地绷紧又放松,嘴角溢出的口水沿着脖颈缓缓滑落。

  缓过神来的尹鹗咬牙准备开骂,却害怕地看见自己的亲师姐正好整以暇地为
她自己戴上角牛族那远超常人的肉棍,跟着天子喵一前一后围住了尹鹗她。

  「等等,等等啊师姐!平常我们都没用过这么大的!」

  「没事的哦,哪怕是尹师妹的小穴也是能办到的喔,师姐我相信你呢。」

  艮墓月一手捏住尹鹗肉感丰满的臀肉,拉开拉链露出她那因发情而张合眨眼
的屁穴,伸手搓挠尹鹗泛滥的小穴,顺便帮她润滑放松下肛穴。

  「哼,尹师妹的废物肉穴果然能做到的嘛。」

  哪怕尹鹗外翻的大腿肉不断因不适颤抖不已,也依然无法阻止艮墓月一寸一
寸地慢慢拓展着她后庭,两人的肉棒隔着尹鹗一层薄薄的肉壁激烈地肏弄她。乳
头被另一位容貌同样娇艳的女子乳尖划过,引起尹鹗脊椎一阵阵电流般的酥麻,
脸上挂着一幅崩坏的笑容。本就不多的矜持更是被熟知自己弱点的艮师姐一一揭
开,感受着两人频率逐渐加速的肏玩,前所未有的恐慌袭上尹鹗心头,她自暴自
弃地求饶道:「不行啊!艮师姐停下,停下啊!尹鹗会死的,要疯了啦!」

  天子喵龟头在尹鹗小腹撑出的显眼鼓起以和肉棒同样的节奏上下活动着,随
着一击强力地冲撞,马眼抵上尹鹗宫颈,灼热的精液拍打得子宫口痉挛地收缩。
身后的艮墓月也搓揉着角牛睾丸,同时射出阵阵浓精灌入尹鹗肠道。哀鸣声中,
失控的尹鹗双腿甚至将戒行锁都从地上的阵法中扯出一大截蜷缩起来,虽说马上
锁链又将脱力的美腿拉扯绷得笔直,独留失神的尹鹗随着高潮的余韵微微发颤。

  「师妹身体一直不太好,要不……」

  「没事,催情符我是用保护符改的,原效果都在。」

  「那正好来锤炼下尹师妹你这杂鱼般的身体素质吧。」

  艮墓月抽出来了一半的角牛阳具闻声又狠狠地连带着尹鹗外翻的肛门肉塞回
去,而此时尹鹗她都没有气力发声,只得任由两人一次又一次地枉顾她本人意愿
得玩弄高潮。

  「天子喵这个代称太突兀显眼了,不如就用离吧。」

  艮墓月满不在乎旁边尹鹗哀怨的神色。

  「诶,没必要啊。」

  「呵,只要我们的大侠不会由于风头太过旺盛被魔族剁了四肢做成肉便器性
奴让小女子哪天在市场看到就好,墓月也就放心了。」

  「……看来墓月毒舌确实不是因为浊气污染导致的。」

  「嗯,看来师姐天生就擅长此道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