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赤霄·绝影》】【作者:桜芷】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桜芷
字数:9045

  一成不变的龙门,一成不变的清晨,一成不变的房间,一成不变的…人。

            [滴滴滴——滴滴滴——]

  七点半的闹钟准时响起,床上被子包裹的[ 不明物体] 蠕动了几下,似乎不
想从这美梦中走出面对现实,但是闹钟实在是烦人…

  [ 啪!] 快速的伸出手拍停了不停叫嚣的机器,这样的速度也是多亏了这几
年的训练…

  一对琥珀色的尖角慢慢从被子里钻出,随后是蔚蓝色的长发…

  「再…再睡五分钟……呼…」

  仿佛是跟别人求情一般的梦呓,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放松身体,继续做自己
的黄粱大梦…

  神奇的时间伴随着龙门清晨的炊烟飞向远方了…

  「呼嗯……嗯?现在…………」

  慢吞吞的将闹钟拽进被窝里,因为不想费力去看清远处的时间…

  「呜…现在……哎…哎?!!!八点了?!!!」

  急忙掀开被子,跳下床向洗手间跑去,踩到脱在地上的裤子一下子没站稳。
毛绒玩偶成为绊倒她的帮凶…[ 哐] 的一声摔在地板上「嘶…痛痛痛……」

  一个踉跄,站起身揉了揉肚子就继续向洗手间进发!

  这既视感跟画面感非常强的场景不过是陈警司再平常不过的一天。没错,就
是龙门的高级警司陈晖洁每个清晨都要经历的磨炼……

  走在路上手里揣着一个热乎乎的大包子,一路走陈还不忘一路抱怨「真是的,
明明就是睡了五分钟嘛!」

  生气的啃着包子,她在工作时就像一个调整好的机器,每一个地方,每一个
数值都不会出差错,但是……

  下班之后的她,也经常会像这个年纪的少女一样,打游戏打到半夜才睡觉,
喝酒喝的伶仃大醉怎么叫都不醒,跟星熊去吃烤肉喝醉了躺在地上撒泼……

  几乎是白天多干练,晚上多怠惰,昨晚上就是因为熬夜,导致早上没有起来

  几步路的功夫,包子刚好吃完,也正好抵达近卫局的门口快步跑向大厅,本
想推开门借着开早会大家都不在的空档溜进办公室,可是…

  「sir !早…安?」

  突如其来的招呼吓了陈一跳,本应空荡的大厅已经三三两两的有人在自己的
岗位上开始工作了,见陈迟到了都不禁说一嘴闲话…

  「哎哎,老大又迟到了!」

  「可不是嘛,这个月第二十一次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一次全勤嘞」

  「但是看着老大也不想赖床的人啊…」

  「咳咳!」

  七嘴八舌的议论让陈的脸越来越红,轻咳了两声便快步跑回办公室了…

  倚在办公室的门后,拍了拍滚烫的脸颊…

  「呜哎……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没有人开早会啊,迟到都被大家看
到了…」

  星熊住院,自己迟…因公缺勤!今天的早会应该是由诗怀雅来主持,毕竟前
天刚刚与整合运动的作战结束,昨天放假一天,今天很多问题都要讲,可是…

  到桌前拿起电话打了两个电话,答复都是诗怀雅没有来上班,作战结束就再
也没见过她…

  陈也没有在多想,兴许是她记错休息日时间了也说不定,给她记了个因公缺
勤,随后便开始这一整天的工作…

        ——————————————————

  「今天也是不想劳动的一天啊…」

  脸微微下沉,随着[ 咕噜咕噜] 的声音一串串气泡来回翻腾看着胸前的玩具
鸭子一会被按下去,一会又浮上来,带起一串串气泡,陈看着水面上自己的倒影

  「诗怀雅……平时应该不会记错时间啊…怎么今天……」

  胡思乱想着直到意识逐渐飞走,昏昏欲睡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泡过头了,用
凉水洗了一把脸,随后裹着浴巾走出了卫生间…

  瘫坐在沙发上,余光瞟到战术终端的屏幕突然亮起,随着一阵嗡嗡声,一封
邮件传送了过来…

  点开看了看,是魏彦吾写来的,前面似乎有点急,不太像他的性格呢,后面
……

  陈愣住了,后面写的每一个字都仿佛是刺入她心脏的一根根箭矢…

  [ 经过几次确认跟诗怀雅家族的请求,现以确认诗怀雅警司失踪,下落不明,
请你立即赶回近卫局召开……] 后面陈就没有继续看下去,她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战术终端也没拿住掉到了地上…

  半晌,反应过来要回近卫局一趟,急忙起身准备去换衣服,就在这时…

               [啪——]

  整个房间漆黑一片,停电了。陈很纳闷,对面的楼还有亮光,近卫局的宿舍
用的是统一的电缆,不可能只有自己这里停电,门口突如其来的异响让她警觉了
起来,想要去拿鞋柜旁的佩刀,门外的[ 人影] 似乎早就料到了她有这个想法—
—[ 它] 手里不知何时摸出一颗钢珠,用力一抛,电光随即贯穿了薄弱的门板,
爆炸的轰鸣、刺眼的电光、四处乱飞的碎屑,还有被强烈冲击力顶飞的陈…

  重重的摔在地板上,身体各处传来的剧痛跟耳膜传来的嗡嗡声让她知道事情
很不妙,想要起身却发现怎么也使不上力气,意识也…慢慢……直到昏厥的前一
刻,她也没有看清究竟是谁…

        ——————————————————

  霉味很重的地下室,摆着一张铁床,上面[ 躺] 着…准确说是趴着一个昏迷
的少女…

  陈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被束缚在上面,双腿分开,脚踝处有绳子绑在床头,下
半身是跪在床板上,臀部翘起,尾巴也无力的耷拉着,上半身则是下巴跟床板来
了个亲密接触,双手上举,被锁链牢牢绑住通体只裹着一块浴巾,少女那较为丰
满的胸部若隐若现,白皙的皮肤也因为方才的袭击沾上了灰尘……

  「我这是……怎么…在哪………」

  苏醒以后迎接陈的就是头痛,仿佛要裂开一般的痛感…想要揉一揉缓解一下
却发现四肢动弹不得!

  「哎?!这…」

  环顾四周,这里是一个封闭的房间,而且狭小,想出去只有左面的那篇铁门,
由于被绑在床上,陈也无法观瞧外面的情况「密室……囚禁…嘁,恶趣味……真
是个[ 龙门粗口] 的家伙……」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依旧静的出奇,静的仿佛只剩下她自己的喘气声,虽然
四下无人,但是这个羞耻的姿势……陈的脸此刻像那天边的红霞,毕竟自己的隐
私部位只要靠近一点就能看的清清楚楚了,扭了一下僵硬酸痛的腰,正在想接下
来怎样逃出去的对策时——[ 哒………哒………哒……]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慢慢地靠近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

  「阿啦~睡醒了我的小宠物?休息的还好吗?」

  一个穿着红色长袍的金发女人推门走了进来,熟悉的面孔,可是就是想不起
来是谁……

  「[ 龙门粗口] !!!你[ 龙门粗口] 想干什么!!」

  「呜哇…好可怕~陈警司,放松一下,别这么吓人嘛~」

  伸手在陈的腰间轻轻揉捏,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她呼吸加重,用力抿紧双唇,
但是锁链还是被弄得哗啦乱响…

  「嗯嗯~很可爱很可爱!满分呦陈警司~」

  手指离开了乱动的[ 画布] ,陈也松了一口气,继续恶狠狠的盯着这个不速
之客…

  「你[ 龙门粗口] ,究竟想干什么…」

  「别这样看着我嘛,我只是想让陈警司也变成我的宠物呦~就是这么简单…」

  一脸处变不惊的笑容,让陈作呕…

  「呵…你是被感染者吓傻了吗?脑子坏掉了?你这样呜咿呀?!!」

  话还没说完,脚底突如其来的刺激让陈娇躯一震,少女纤细的手指在陈那柔
软的脚底上轻轻画圈,后者则是用力咬牙坚持着,这恼人的痒感让她束手无策…

  「作为一个宠物嘴巴这么不干净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呦~」

  「嗯咿…你…唔…嘻嘻……快停下…嘻呀…」

  痒感的冲击下,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不过少女似乎并不急着看陈出丑,
挠了一会便停了下来…

  「那么,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吧~我是炎国的监察司,麒麟家族的惊蛰呦~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呐~」

  陈没有搭理她,低着头默声不语,惊蛰也还是那一副骇人的[ 微笑] …

  「那么,陈警司?能正式的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吗?做我的宠物怎么样呀~」

  怒火的催化下陈想要上前撕碎这个女人,可是她现在连起身都做不到,在敌
人面前保持着这般羞耻的丑态…

  「哇…你好像很不服气呢陈警司~那……」

  「那什么呜?!!」

  手指划过暴露在外的腋窝,陈也一个激灵,随即闭紧嘴巴不再说话…

  「那我就让你舒服到心服口服喽~」

  一边说手指还一边抠挖着门户洞开的腋窝,陈的表情也相当滑稽,嘴唇止不
住的上扬,自己却不甘心在这种地方输给这小孩子的把戏,表情好像一会哭一会
笑一样…

  「呜…库啊…嘻嘻……你…[ 龙门粗口] 你这家伙…为噫!为……什么…」

  惊蛰似乎很喜欢陈这种努力忍耐,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挤出一句话的丑态,每
当她要说出来时就故意加大力度让她乖乖闭嘴忍耐…

  陈这边就没有那么舒服了,腋下传来的痒感好似一只小虫在里面捣乱,自己
却没法把它弄出来,只得张开腋窝乖乖吃痒,双臂的晃动让悬挂的铁链也响个不
停…

  这到开胃菜就让陈如此阵脚大乱,那后面为她准备的[ 大餐] ……想到这惊
蛰也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她后面会是什么样了「陈警司~我们也别隔着一层毛巾
玩了…我们………」

  说着,惊蛰就伸手去解毛巾别在胸前的一角,陈一下子慌了起来「不行!!
这个…不可以啊!」

  「抗议无效~」

  [ 唰] 的一声,浴巾被抽出,扔到一旁,傲立的山峰与少女秀丽的胴体呈现
在惊蛰面前,陈感觉自己的脸就像是烧开的水壶一般滚烫,一路红到耳朵根,红
的那般通透…毕竟自己的隐私全被别人看到了,尾巴还在拼命遮挡住两腿之间最
后的那一缕春光…

  「啧啧啧…多谢款待呐陈小姐~」

  话音落下惊蛰的手指就顺着背脊中间的凹陷慢慢下划…

  「嗯咿——」

  尖锐的指甲与娇嫩的皮肤相互碰撞产生的[ 化学反应] 也让陈发出了奇怪…
但是很可爱的叫声…

  「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在嘴臭吗?怎么现在…都闭上眼享受起来了?」

  双手沿着纤细的脊背慢慢抚摸…轻轻拂过山脚…沿着肋骨的根部一根根的抚
摸…一路下滑…挑逗着腰肢…轻轻摩挲盆骨…最后轻轻的摸了一把上翘的臀部…

  「嗯嗯……嘻呀!别碰那呀哈哈……好难受…嘻嘻嘻……咿呀快走开啊!」

  相较于痒感,更多的应该是羞耻心吧…摆动着身躯,笑声也开始逐个从嘴里
蹦出,惊蛰对陈的表现非常满意…

  「嗯嗯!很不错!很不错哦陈警司!」

  陈也无心顾及她的嘲讽,方才挣扎时凌乱的发丝被汗液粘在脸上,低着头喘
着粗气…

  惊蛰纵身一跃跳到了床上,迈过腿去骑在陈的腰上…

  「那么…我开动喽~这次会更加用力呦~」

  双手直奔目标,径直伸向腋窝,十根指头在这微微凹陷的[ 冰场] 上快速划
动着…

  「怎…呜嘻嘻嘻嘻嘻?!怎么这么哈哈哈哈这么痒呀嘻嘻嘻嘻嘻…[ 龙门粗
口] 下去呀!」

  如同电流一般的痒感贯穿了陈的身体,也让她明白刚才想要靠毅力忍住痒感
是多么天真的一件事…

  本就无力站起的身躯此刻又多了一个人的重量,能挣扎发泄的地方也只有两
只悬挂的胳膊了,无法夹紧双臂,腋下的弱点就这样让别人轻松的攻陷,陈也不
再吝啬自己的笑声…

  「呀哈哈哈哈…真的好痒呀!走开呀[ 龙门粗口] !!嘻嘻嘻嘻嘻嘻好难受
…喘不过气来了呀!」

  「嗯嗯~明明笑起来很好看嘛~为什么要天天摆臭脸呀…」

  「呀哈哈哈哈没有!嘻嘻嘻嘻嘻嘻没有摆臭脸呀!呜咿?!不要挠那里!呀
哈哈哈哈!」

  惊蛰也玩的很起劲,看着腿下这只不停乱动的[ 小龙] ,想要征服她的思想
更强烈了……

  陈就没有这么高的兴致了,剧烈的痒感抢占了大脑中所有的位置,什么忍耐,
逃出去的计划全都抛了出去,唯一下达的指令只剩下了[ 笑] …

  「嗯啊哈哈哈哈哈啊!你给我走开啦!哈哈哈哈哈真的忍不住呀!!好难受
…」

  随着身躯不停的跳动,陈那较为丰满的双峰也随着摇晃…让人血脉喷张……

  「阿啦~陈警司…身体很下流呢~需要好好惩罚一下呢~」

  手指不在满足于腋窝这一处[ 娱乐场所] ,开始了它们的探险之旅…

  「咿呀哈哈哈哈哈才不是下流呀!嘻嘻嘻嘻嘻嘻…你这都是哪跟哪呀哈哈哈
哈哈!好痒呀!肋骨不可以!!呜咿!——」

  剧烈的痒感在身体上扩散,陈也挣扎的越来越强烈……笑的越来越疯狂…尾
巴也不再遮挡隐私部位,在身后用力的抽打这惊蛰的身体,企图让她停下来,但
是……

  「嘶…疼……陈警司的尾巴很不听话啊…」

  惊蛰的语气中少了几分戏谑,多了一丝怒气…起身下床,走到陈的身后,抓
住了乱动的细尾,轻轻抚摸着上面的龙鳞…

  「陈警司……不知道你的尾巴怕不怕痒呢——」

  伸手在尾根下方那鳞片较为稀疏的地方轻轻搔动着…在缝隙之间抠挖着被保
护着的嫩肉…

  「咿呀!!!不行![ 龙门粗口] !不要碰!呜咿?!别……嗯嗯……不要
摸那里…嗯啊!…哈…不行啊…这样下去…嗯咿!」

  刚开始还反抗的厉害,尾巴剧烈的摆动,但是随着搔动频率的加快,陈的喊
声也越来越小…不同于痒感的奇妙感觉涌了上来…

  「陈警司果然在享受吧~怎么样?服务可还满意~」

  惊蛰也发现了她这个奇怪的弱点,变本加厉的搔动这鳞片之间那淡粉色的部
分…

  「嘻呀……别再…挠了……嗯嗯!好难受…咕啊……痒…库呼呼呼……再这
样的话…会……哈啊!……」

  [ 小龙] 的喊声向着不对劲的方向发展了,这样并不能达到惊蛰的目的,她
便松开尾巴寻找别的好玩的地方了…

  陈也一下子得以喘息,尾巴无力的耷拉在身后,感觉腰都软了…浑身无力…
……

  「陈警司~是想继续舒服呀,还是想笑呀~」

  惊蛰走到陈的身后,端详着不停颤抖的两只尤物…由于姿势的原因,陈根本
看不到惊蛰在那干什么,恐惧的感觉一下子在心头蔓延…

  「呼…不要……呼……我…哪个都不要啊…」

  「不是正确答案呢……」

  轻轻抚摸脚掌…陈的脚很漂亮…通体修长…足弓比较高…脚心凹陷很深…逐
渐整齐的指甲与匀称的脚趾搭配在一起显得这般和谐…但是美中不足的就是前脚
掌跟脚跟上附有一层淡黄色的[ 坚甲] …长年东奔西走,各种训练的摧残下,茧
子将更加柔弱的地方全副武装了起来…

  即使是这样,留给惊蛰玩弄的地方也不在少数…至少,脚心的凹陷里还是非
常柔软的…

  「咯吱咯吱~笑一笑笑一笑~」

  十根手指分别摧残着两处柔软的[ 盆地] ,痒感袭来,伴随而来的是疯狂的
尖笑与剧烈的颤抖…

  「呀啊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快停下!!好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停
下啊!!」

  相较于笑声更像是嘶吼,疯狂的甩动着脑袋,想要把这恼人的痒感抛出去,
但是源源不断的痒感宛若滔天巨浪,不停拍打着最后的一堵高墙,要把陈彻底击
溃…

  「啊……真可爱啊陈警司~再多一点~笑声再多一点~」

  五指并成一个[ 钻头] ,给予这不停晃动的脚掌最猛烈的攻势——「咿咿呀!!!
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要!!不要啊!!快停下啊!!!哈哈哈哈哈!要死了呀!!!」

  撕心裂肺的吼叫响彻房间,是那般可怜…那般无助……

  陈的大脑此刻已经全然宕机,就连大笑的指令也不再下达,她的下一秒仿佛
都是由身体的本能做出的反应…嘶吼…尖笑…

  惊蛰不希望自己的[ 玩具] 就这样坏掉,便早早停了下来…

  「陈警司~照顾的可还周到?」

  陈趴在那里,床板被泪水跟口水打湿了一大片,虽然挠痒已经停下,但是她
的嘴里还时不时传来嗤笑声……

  「啧…听不到我说话了嘛~」

  在峰顶那挺立的顶点轻轻一捏,强烈的刺激一把将陈拉回了现实…

  「请你…停下吧……不要再继续了…我不想笑了呀……」

  已经无力拼凑出完整的话语,陈虚弱的趴在床上,现在她这幅模样真的容易
让人犯罪…涕泪横流…娇艳欲滴的脸庞…挂着泪珠的睫毛…散乱的青丝……

  「那…你想通了吗?要做我的宠物了吗~」

  「…我……我………」

  陈动摇了,[ 当她的宠物就不会被挠痒了吗…] 这样的想法出现在了脑海里,
但是她也深知如果同意了这个女人这荒谬的要求,她将会……

  「在犹豫呢~看来是惩罚的不够啊…」

  「哎?!什…不要!不要再继续了!」

  惊蛰的指尖流淌着丝缕电光,她绕道陈的面前,轻轻的托起她的脸颊,电流
流淌而过的异样感弄得脖子痒丝丝的,想要缩回去……

  「不知道你跟她有什么区别呢……」

  「你说呜咿呀?!!」

  凑近到耳畔轻轻呼出一口热气,陈也被吓得一激灵「嗯…很棒的反应,看来
是还有力气啊~」

  手指重新回到腋窝里摩挲,不过这次与上次的感觉截然不同…

  「呜呀?!怎么…嘻嘻嘻…怎么变痒了呀哈哈哈……这是…唔唔…呼啊哈哈
哈这是什么呀!忍不住呀哈哈哈哈!」

  不同于之前那种皮肉之痒,这种痒感就好像是由内而外一般,电流透过肌肤
直达神经,在那里[ 轻轻挑逗] 着…

  「嘻嘻嘻嘻嘻好奇怪…快停下呀哈哈哈哈…这样…好痒呀嘻嘻嘻嘻嘻…」

  不适的痒感越来越强烈,虽然不至于像是被挠脚底时那般剧烈挣扎,但也是
在四下扭动着娇躯企图减轻痒感…

  「咿呀!不要掐那里呀嘿嘿嘿嘿…好痒呀嘻嘻嘻嘻嘻嘻…走开啊!」

  听着陈发出的娇嗔,惊蛰感觉原地去世也没有遗憾了…

  再次跃到床上,还是熟悉的位置,趁着陈还在喘息,再一次骑跨在她的腰上,
不过这次遭殃的可就不是肋骨这么简单了……

  「呼……呼………你…下去啊…很重唔哎?!」

  陈楞住了,因为这次那剧烈的刺激是从…胸前传出的,两只手覆盖着两座山
峰,掌心中流淌的电流刺激着早就已经竖立的顶点…

  「咿呀!!!不要!!!!!」

  用力的挣扎,疯狂的跳动,拼命的摇晃手臂,但是都无济于事,两只手刚好
能把玩过来,这也导致陈无法逃离她的[ 魔掌] 「停下呀!!嗯嗯——!胸部…
不可以呀!!好难受……哈啊…停啊………快…停下…」

  脸颊逐渐变得潮红,喘息也也越来越粗重,陈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这般羞
辱…

  「阿~抱歉抱歉~因为你太可爱了一下子玩过头了~」

  一脸[ 歉意] 的松开双手,陈无力的耷拉着脑袋…没有理会她……

  「陈~不要不理人家嘛,这样一个人很孤独的…」

  「我…我一定要杀呜咿??!呀哈哈哈哈哈!怎么回事呀?!!!」

  惊蛰此刻正坐在自己身上,所以脚底丝毫没有防备,但是突如其来的痒感打
了陈一个措手不及!

  电流与指尖的双重刺激让她无力挣扎,[ 悦耳] 的尖笑声再次想起,上半身
的本人也不甘示弱,开始在胴体上抚摸了起来……

  「咿呀哈哈哈哈哈哈犯规!犯规呀!哈哈哈哈哈不带两个人一起的呀!!」

  携带电流的手指插入指缝中扭动,还有几根手指调皮的在肋骨间弹跳…

  「呀哈哈哈哈哈哈!要死了呀!!真的要死了哈哈哈哈哈!!不要一起呀哈
哈哈哈哈!!」

  脚心的凹陷再一次被钻动,腋下的软肉跟线条优美的腹部成为了新的猎物
「不行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停下呀!好难受咳咳咳…快停下哈哈哈哈哈!两个人
真的忍不住呀嘻嘻嘻嘻嘻嘻…」

  尾巴被拽着轻轻撸动,尾尖的翎毛被捏着深向臀部之间的深处,胸部出来的
警告盖过了腋下的痒感…

  「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屁股…不可以呀哈哈哈哈哈哈!胸部也不行呀!!
嘻嘻嘻嘻嘻嘻脑子乱作一团了呀哈哈哈哈哈!快停下呀!!」

  羞耻心与痒感的二重奏,在[ 二人] 合力进攻下,陈的大脑乱做了一团,除
了笑就是笑,没有别的指令……

  但是惊蛰并不满足于此,距离她的目标还差那么一点点…「

  「陈~抱歉呐,要让你安静一会喽~」

  「什…呜呜呜?!呜咿!?呼呜呜!!」

  [ 这是什么!快放开我!!] 陈还没有反应过来惊蛰是什么意思,红色的塑
料球就把她的嘴堵住了,接下来的一幕让陈直冒冷汗…

  「看呀~我可以变成这样呦~」

  惊蛰的手在陈面前晃了晃,只见她的手变成一道电光,随后重新塑型,变成
了一把毛刷状的物体…

  「呜呜!!!呜呼呜呜!!」

  [ 不要啊!!刷子绝对不行啊!!] 不用多想,身后的[ 分身] 肯定也能做
到,单单是手指抓挠脚底就已经受不了了,要是那坚硬的刷毛抵上脚底……陈不
禁打了个寒颤,但是时间不等人,针对她的最后一波攻势……开始了…

  「呜呜?!呜咿!??呼啊啊!!呜呜呜!!!」

  [ 怎么回事啊!腋下怎么突然开始了啊!好痒好痒好痒!!!快停下来!]
手变成的刷子触感与真的无异,只是多了[ 一点] 让人崩溃的电流而已,双倍的
痒感,双倍的快乐……

  「呜!!停唔呜呜嘻嘻嘻!!!」

  [ 真的好难受啊…脑子乱作一团了……停下来啊……好痒……好痒呀!!!
] 很快,脚底也传来了那绝望的痒感,不过与刷子不同,更像是……触手?缠绕
着自己的脚掌,扭动着,挑逗着,钻动着……

  伴随着电流的加持,并不比刷子差到哪里去,反而感觉更痒了,更让人崩溃
的是嘴部被堵住,笑声无法发泄……

  「呜呜呜呜!!呼呜呜呜呜?!!」

  [ 脚底也开始了!!好痒呀!!真的…根本无法忍耐啊!!怎么这么痒啊!!
] 身后的分身慢慢地[ 融化] ,直到变为了一堆[ 带着电光的触手] ,它们不在
满足于脚底这片小小的领土,它们要扩张自己的版图…

  惊蛰起身下床,看着陈挣扎的这幅丑态…帮她摘下了口球,这样更能听清那
绝望的哀嚎……

  「呀哈哈哈哈哈!不要!不要在趾缝里钻动呀嘻嘻嘻嘻嘻嘻嘻!好痒呀!!」

  …………………………

  「你在干什么!?不要!不要呀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往上爬呀!!!膝盖窝!
好痒呀哈哈哈哈哈!这里怎么这么痒呀嘻嘻嘻嘻嘻嘻!走开!!」

  …………………………

  「求你呀哈哈哈哈哈哈!不要钻进那呀啊啊!!哈啊~不行!!噗哈哈哈哈
哈哈又开始痒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

  「救命呀!要死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快让它嗯嗯!!不要往里…呀哈
哈哈哈哈哈!快让它停下!!」

  …………………………

  「求求你呀哈哈哈哈哈哈!让它停下嗯嗯!!嘻嘻嘻嘻嘻让它停下呀!你让
我做什么都可以呀哈哈哈哈哈哈!!」

  …………………………

  「不要!哈哈哈哈哈让我去厕所呀!嗯呀!!!快要憋不住了呀哈哈哈哈哈
哈!!」

  惊蛰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就轻松击溃了近卫局的高级
警司,她甚至都没有诗怀雅坚持的时间长…

  「陈警司~做什么都可以吗?」

               明知故问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求你!求求你!!让它停下!!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呀
哈哈哈哈哈咿呀!不要再往里伸了呀!!」

  「………………………」

  「说话呀哈哈哈哈哈!求你了!!做宠物什么的!哈哈哈哈哈!我愿意呀!!
做什么都可以呀哈哈哈哈哈哈!让我去厕所!!让我去厕所呀!!!」

  撅起的臀部剧烈摇晃,加上她这幅模样,莫名的色气,没想到陈警司竟然是

  「我看你并不是真心的呀……」

  故意挑逗,最后一面墙的防线已经摇摇欲坠了……

  「呀哈哈哈哈哈哈!求求你!!求求你让它们停下来呀!!哈哈哈哈哈不想
被挠痒了呀!!!」

  「不够不够,你要表达自己的真心才可以呦~」

  「什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说真的呀!!咿!!厕所呀!!憋不住了呀哈
哈哈哈!!真的!真的憋不住了呀!——」

  最后的挣扎往往最为激烈,但是这是惊蛰为她准备的,收官之作…

  脚心的凹陷处…脚趾的缝隙…腋窝…肋骨…侧腹…胸部…几乎是身上所有怕
痒的部位全都布满了释放着电流的触手,给予陈最后一击!

  「咿呀!!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不行了呀哈哈哈哈哈憋不住
了呀!!!嗯啊!————」

  腰间用力抽动了几下,淡黄的液体被溅出去老远,痒感慢慢地消失了,陈也
无力的趴在床板上…

  舌头无力的搭在唇边,双眸微微上翻,各种各样的液体滴滴答答的浸透了床
下的地面…陈在这场与痒感的战斗中…

  彻!底!败!北!

  「陈~阿啦…暂时听不进去我说什么了呢……那么,下一个…会是谁呢……」

  the.end 感谢分享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