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轨者】(第三十一章:箱&姨&娘 二)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11425

作者:活色人

2020年/3月/1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大家竟然都没想到我在三十章提到的杨志奇给的那些食物,唉!有点小失望。

  大家多多发言回复,有好的想法建议都可以提出来,当然尽量符合本书主题
的,别强行要求我改写法哈,谢谢兄弟们支持。

  感谢欧歌兄弟提醒我章节号忘记写了。

  老规矩:你们的点赞和回复就是我最大动力!

  正文:

  箱子中光线昏暗,只有最上方几个透气孔透进几缕光线,付萧媚,季彤,关
尔煌并排侧身躺着。

  付萧媚躺最前面,表面上看起来她穿的衣服最完整,可如若细看,就会发现
她胯间私密地带空荡荡的。

  季彤躺在中间,面对着付萧媚那露出的雪白而又消瘦的肩膀,一只手搭在付
萧媚一侧臀部。

  她穿着关尔煌病号服的上衣,经过几次翻身移动,已经缩了上去,整个巨大
肥美的臀部暴露在外面,透着诱人的光芒。

  关尔煌穿的最少,几乎等于是赤裸裸的,那大鸡巴早就跑出那布条外面,坚
挺的勃起着,被季彤那两条光溜溜的大腿夹住棒身,由于实在太长,肉棒前端从
季彤三角地带伸出,露出一大截,足有十几公分,只要稍微移动就会碰到最前面
的付萧媚。

  季彤脑子里充斥着对儿子的愧疚和心疼,只觉得儿子来这世上走了一遭,受
尽了苦楚,从小得了怪病不说,现在还因为自己而深陷巨大的危险当中。

  也许到了生命尽头都还没有尝试过女人是什么滋味,她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想
要自己帮助儿子完成这一人伦大礼,只是道德的底线让她放弃了这一想法。

  但是身前的付萧媚和关尔煌不存在血缘关系,虽然从小把关尔煌当成儿子看
待,毕竟不是直接血亲。

  正在季彤脑子里还很犹豫的时候,身后关尔煌也被母亲天马行空的想法吓着
了,他没有用异能引导季彤,这纯粹是自己母亲太过在乎自己产生的怜爱之意。

  如果不是关尔煌那根大棒子横在季彤身下,她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关
尔煌知道,按季彤的想法实施的话,先不说成功不成功,事后免不了尴尬场面,
甚至不好收场。

  关尔煌虽不敢对母亲怎么样,但是对付萧媚,他就求之不得了,何况有季彤
的帮忙,那不知道将会多么刺激,他暗暗思索:

  「看来只能用异能帮忙完善计划了,先得把媚姨情欲挑起来再说。」

  他在医院试过,知道付萧媚意志力并不坚强。

  季彤正在做着思想斗争,突然感觉自己胯间儿子的肉棒好像变得更加的坚硬,
她心里暗惊的同时,也没怪罪关尔煌,毕竟男人最敏感的生殖器官被自己这么夹
着,能不冲动嘛!

  「可怜的孩子!」

  季彤母性光辉压过一切,似乎下定了某些决定,暗道:

  「不管了,先试试小媚的反应!」

  她想到就做,搭在付萧媚臀瓣上的手掌慢慢开始抚摸,另一个手插进付萧媚
的咯吱窝从下面一把抓住付萧媚一个柔软的乳房。

  付萧媚被她动作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按住季彤手背,娇声道:

  「彤姐,你别闹,都什么时候了!」

  两人搂搂抱抱倒是常事,只是现在处在危险环境,后面还有个晚辈,让付萧
媚又羞涩又紧张。

  季彤附在付萧媚耳旁轻声道:

  「小媚,你太紧张了,姐姐帮你缓解下情绪,你这样心里压力太大了。」

  付萧媚不敢出声回应,季彤在身后可以附在她耳边说话,她却没办法,一旦
她说的话被季彤身后的关尔煌听到,那就太羞人了。

  她无法出声反对什么,只是手掌还是压着季彤手背上。

  但是这样根本无法影响季彤的手掌移动,连带着她自己的手跟着在胸部四处
游荡。

  放在臀部的那只手掌也不安分,竟然开始揉捏起她的臀肉。

  付萧媚两颊爬上两朵红云,嘴里低声轻呼:

  「彤姐…别……不要!」

  季彤却不放过她,继续往她耳朵里吹气道:

  「你看,效果多好,身体都变软了,现在也没那么害怕了吧。」

  付萧媚感觉自己果然没开始那么害怕了,只是这样的方法太过羞耻,如果只
是她们两人还好,后面还有个关尔煌,那就让她有些不堪了!

  季彤不理付萧媚,她存心要挑起付萧媚的情欲,女人对女人的身体还是很了
解的。

  季彤手掌移到那由关尔煌裤子改的松紧带上,往下一扒,顿时两个肥嫩雪白
的乳房就抖动着跑了出来,下面那只迅速被季彤握住。

  付萧媚又羞又急,两只手都参与进来,紧紧握住季彤的手腕,不让她乱动。

  只是季彤虽然手臂不动,手掌却不受限制,中指和食指一夹,就把付萧媚小
小的乳头轻轻夹住,手指还不停抓捏着乳肉。

  她另一只手也不在满足于停留在臀肉上,慢慢向付萧媚胯间移动,从开裆的
地方伸了进去。

  付萧媚本就是微微屈着,这一下那洁白无毛的下体,一下被季彤四根手指捂
了个结实,引得她娇躯一颤,赶紧空出一只手,向后握住季彤的手腕,嘴里急呼:

  「彤姐,别闹…别闹!」

  她生怕关尔煌发现季彤的淫戏,只能含糊其辞。

  付萧然用一只手去阻止臀沟中的手掌,季彤胸前的手就变得更加灵活,她用
拇指和食指捏着付萧媚小小的乳头开始捻动起来。

  同时附在付萧媚耳边调笑道:

  「小媚,我怎么感觉你下面有点湿湿的,还说不要,别乱动,不然要引起我
儿子注意了!」

  付萧媚本就没什么主意的人,被季彤一吓,那原本有点挣扎的娇躯果然不敢
乱动,手上力气都变得似有似无。

  她怕说话被关尔煌听见又不好反驳什么,干脆装起鸵鸟,把头压低,两手也
不去阻止季彤了,而是捂住了发烫的脸颊,仿佛这样可以让她不那么羞耻一样,
典型的掩耳盗铃。

  只是这样一来,她那修长玲珑的躯体就有点弓了起来,反而把屁股沟变得更
加暴露,更加方便季彤的动作。

  付萧媚有这样的反应,一方面是因为性格使然,另一方面更是由于关尔煌异
能作怪,让她抵抗的心变得极为微弱。

  在她想来季彤也是个女的,再加上两人一向亲密,也就随她去了,何况这样
好像真的可以很大减轻她害怕的情绪。

  季彤见付萧媚放弃了抵抗,心里得意,手上动作也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她一会用食指在付萧媚乳晕上画圈圈,一会又加上拇指轻柔捻动,另一只手
更是捂着付萧媚那无毛的白虎穴在搓揉,只一会就感觉四根指头滑腻腻的,特别
中指,像是要陷进一条缝隙当中去一样。

  付萧媚两手交叠着死命捂住自己的嘴巴不发出呻吟声,她的感受远远不是表
面上看的那么简单,不然她不会被季彤稍微一挑逗就湿得一塌糊涂。

  那还未张开的一线天深处,不知道为何,又像是被羽毛挠动,虫子攀爬一般,
痒得她不能自己,那般滋味让她恨不得有根东西伸进去好好的挠一挠。

  她想到了医院的那根拐杖头,想到了那天的那种感觉,心里羞耻的想道:

  「为什么原来从来没有这样,每次在关关旁边都会有这种的感觉,难道我骨
子里就是个不知羞耻的人,在晚辈面前特别有感觉。

  不是的,不是的,肯定是环境换了的原因,我很爱老公的,啊……好痒…

  …好痒啊……彤姐如果插进去就好了……啊……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太
丢脸了……啊!」

  付萧媚本不是什么心智坚定的人,被季彤和关尔煌的异能双重挑逗下,欲望
之火迅速燃烧起来,那比季彤小一号,但照样浑圆无比的臀部不安的扭动着,有
点追随着季彤手指头的意思。

  季彤以为全是自己的功劳,对自己的手法竟有点得意,身体感觉有些发烫,
很是兴奋。

  季彤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在挑逗付萧媚的同时,也就有了情欲的想法,和把
关尔煌当做儿子时是不一样的。

  这个时候她下体已经微微渗出了水珠,渗透在关尔煌的肉棒上,让夹着肉棒
的三角地带变得顺滑起来。

  季彤本就是个性欲非常炽烈的人,话说阴毛越是旺盛的女人,性需求越高,
这话是有道理的,季彤的阴毛又黑又亮又浓密,相对应的她的身体也是敏感无比。

  只是她意志坚定,家里又很多事情让她操心,这让她时刻压抑着自己的欲望。

  她在挑逗付萧媚的同时,不可避免的自身情火也跟着燃烧,虽然不至于对儿
子有想法,但是身体的本能反应,不会以她的想法来改变。

  季彤感觉自己中指整根都被付萧媚的蜜汁给打湿了,随即用中指探了探,朝
一个深陷的小肉坑微一用力,就感觉自己手指被周围肉芽紧紧含住,又紧又窄,
她心中感叹道:

  「小媚这肉穴怎么这么紧,这和自己少女时真没有两样,而现在自己的蜜穴
则要肥厚多了!」

  季彤不知为何要拿付萧媚和自己来对比,可能女性天生攀比心做怪,她不管
那么多,中指用力,微不可查「滋」的一声,手指整根插了进去。

  「唔…」

  付萧媚发出一声销魂的闷哼,那屁股却没逃离,紧紧的抵住季彤手指,她里
面实在太痒了,急需要有个东西抓挠,恨不得季彤再深入几分。

  季彤感觉完全不一样了,经过了穴口那一小段特别紧窄的关口后,手指感觉
一下空旷不少,周围全是软腻的肉芽,无穷无尽一般。

  季彤似有点不可置信,中指转了下圈,又扣了几下,发现周围全是粗糙的肉
柱子,引起阵阵颤动,收缩,洞口那一圈的括约肌更是把手指头根部夹得紧紧的。

  季彤对女性蜜穴没有研究,她不知道像付萧媚这样,就是所谓名器里的宝瓶
穴又叫玉壶春水。

  初时穴口紧小,狭窄,一旦进入,里面空间一下变大,充满肉芽,而且穴心
又无比深邃,一般男人很难够着,如果耐力差的,经过穴口就要被夹射了。

  季彤当然不知道这么多,只感觉手指头被一层层温暖的肉芽包裹,很是舒适,
忍不住在里面搅动起来。

  「唔……哼……额…」

  付萧媚被季彤搅拌的鼻腔喉咙处不时透出愉悦的呻吟,又及时被她自己双手
捂住。

  季彤的手指虽然搅的她快感连连,但根本够不到肉屄深处的瘙痒,这让她更
加的难受。

  季彤感觉自己的手指就这么一会,已经被那汹涌而出的蜜汁淋的湿漉漉的,
连手掌上到处都是,她知道自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边不断抠挖着付萧然那宝瓶
穴,边说道:

  「儿子,你媚姨肚子有点饿了,我记得刚才有几根大香肠,你找一下,拿给
妈妈,记得拿大一点的,小的不耐饿!」

  季彤刚才收拾箱子要躺下时记得有几根粗大的香肠,被她扫到后面去了,出
声让关尔煌去找,心里还有股恶趣味作怪。

  她不知道这是关尔煌利用异能让她的计划更加顺利,不能一味蛮干。

  付萧媚被季彤忽然出声弄的身体一僵,宝穴洞口竟然更加缩紧了一分。

  她似乎怕被发现般狡辩道:

  「我哪里饿了,是你自己想吃吧!」

  季彤却不回话,慢慢的把手指从付萧媚蜜穴里拔出,在她包着半边臀肉的裤
腿上胡乱搽拭着。

  这才反身到背后拿过关尔煌递过来的的香肠,香肠已经被关尔煌贴心的剥开,
挺粗长的,和一根普通尺寸的阴茎差不了多少。

  季彤拿在手上,故意绕到付萧媚身前,在她嘴边晃着道:

  「我刚才都听见你肚子咕咕叫了,还说不饿,想不想吃?」

  付萧媚穴心发痒,又没了季彤手指搅动,正难受的要命,也想转移下注意力,
于是放开捂着嘴巴的手掌,微微张开小嘴,想要啃一口那大香肠。

  季彤咯咯一笑,一下移开大香肠,趴到她耳边,耳语道:

  「傻妹妹,这不是给你这张嘴吃的!」

  付萧媚被说的一愣,暗道:

  「不是这张嘴,我还有什么嘴呀!」

  她还没反应过来,季彤便握着大香肠移动到她湿淋淋的肉穴所在上,在上面
转动,找寻洞口所在。

  然后继续小声耳语道:

  「是给你这张嘴吃的!」

  付萧媚这才反应过来,羞的无地自容,急切道:

  「彤姐,不行不行,你……你……住手……啊……哈!」

  付萧媚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肉穴里进入了一根比手指头粗的多的东西,肉肉
的,真的像男人的那东西一样,就是有点凉。

  肉穴一下充实不少,让她话还没说完,就有点接不下去了,又忍不住发出羞
人的声音。

  三人紧密挨着,季彤一手握住香肠一头,费力的对着付萧媚那紧密的白虎穴
进进出出,很快冒出的淫汁就把香肠和她的手指打湿。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做出这样淫靡的事情来,心里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暗道:

  「一切都为了我这可怜的孩子!」

  只是这样的想法令她她心里隐隐升起一股燥热之意,只觉得随着自己手头上
的进出,她的小腹也随之变的麻酥酥的,一股热流涌出她那肥厚鲍鱼守护的洞口,
连她自己都感觉到了。

  「糟糕,我怎么自己都有反应了,这可怎么办……儿子会怎么想我!」

  季彤知道自己蜜唇间还紧紧夹着关尔煌的大肉棒子,她手臂进出之间,还时
不时会碰上那雄壮无比的肉菇头,这让她心思渐渐乱了起来。

  可越乱,身体的感觉却来得越是强烈,她甚至有点忍不住想要夹着肉棒摩擦
两下来缓解胯间的火热。

  付萧媚不知季彤的感受,她嘴里不时跑出几声哼哼唧唧的呻吟,只觉的埋在
身体里的大香肠始终无法挠到她的痒处,肉屄深处被瘙痒折磨的让她都有些疯狂
起来。

  她本就不是意志坚定的人,肥臀忍不住向后顶去。

  只是她这索求的动作差点让季彤把整根大香肠给塞进她肉洞里。

  别看付萧媚洞口狭小紧凑,可里面无边无际,季彤握着滑溜溜的大香肠本来
就有点费力,这下子意外差点让她脱手掉了进去。

  季彤按捺下自己心头的火热悸动,继续趴在付萧媚耳旁轻声道:

  「怎么,想要啦,我让关关再找根更大的香肠来,好不好!」

  说完,付萧媚还不忘在付萧媚已经变得坚硬无比的小乳头上捏了一下。

  付萧媚很想出言反对,可这话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不会让关尔煌发现这羞耻
的一幕,反而在季彤说到找根更大的来的时候,她心里还有些期待起来。

  虽然这只是自己心里的想法,可也让付萧媚羞的整个脸蛋像火烧一般,尤其
那蜜穴深处听到更大东西的时候,像造反一样,急剧的瘙痒起来,如万千只蚂蚁
同时爬动,痒得她闷哼出声!

  「嗯…」

  她这声闷哼像是答应了季彤一样,季彤小心的把那根埋在蜜穴中香肠拉了出
来,扔在一边,接着用那湿漉漉的手掌握住关尔煌的大肉棒子,出声道:

  「儿子,香肠你媚姨吃完了,你找一根更大的来,估计你媚姨肚子饿坏了!」

  付萧媚听了季彤是是而非的话,羞耻感已经爬到了极限,双手更是紧紧的把
自己脸蛋全部捂住。

  身后关尔煌像是愣住了一样,过了好一会,才道:

  「妈,没有更大的香肠了,还有面包要不要?」

  季彤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心里暗道:

  「唉!我这儿子就是太老实了,也难怪他,什么都不懂。」

  季彤也算太过在乎关尔煌,她也不想想,这社会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呀!

  她也不指望关尔煌能开窍了,手掌握着关尔煌肉棒向下套去,在握住露出部
分的根部,假装生气道:

  「怎么没有,刚才我明明记得就在你下面,这不就是吗?」

  自己则扭头把食指竖在性感的嘴唇上,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然后又用手
指了指身前的付萧媚。

  只是她那手指刚刚被付萧媚淫水淋湿,又握了关尔煌大肉棒,一放到鼻子上,
一股浓郁的荷尔蒙刺激的她心儿乱颤。

  季彤脸蛋酡红,做完这些手势,想着儿子等下应该会明白什么意思的,但愿
他能理解自己的苦心,也不知道儿子以后会怎么想。

  不过季彤也顾不得那么多,能不能活下来都不知道,哪能顾上以后,想着就
拽着关尔煌的肉棒向前拉,示意关尔煌靠近过来。

  关尔煌被季彤一拉,不再装傻,顺势就搂着季彤的腰部,收缩的小腹放松,
臀部缩紧,向前挺去。

  季彤一只手握着关尔煌更加坚挺凸出的肉棒,另一只本来在挑逗付萧媚胸部
的手,也磨蹭着向下,环住付萧媚那纤细的腰肢,用力把她的臀部拉向自己。

  付萧媚全身滚烫,软绵绵的像个死鱼一样,任季彤施为,浑然不知失身的危
险即将降临!

  季彤握着关尔煌的大鸡巴,再次感叹儿子这根宝贝的粗壮,用那巨大的肉菇
头在付萧媚的白虎穴外上下滑动。

  付萧媚意乱情迷,黑暗的环境,让她产生一种错觉,这根本不会被人发现,
只是她却忽略了很多东西。

  比如她那如歌如泣的呻吟声,虽然很小声,可箱子里空间也很小,很容易让
人听见。

  又比如现在摩擦着她洞口的大香肠,温度有点高,和大香肠还是有些区别的。

  付萧媚这时候被体内的瘙痒折磨得香汗淋漓,巴不得季彤赶紧把那东西插进
来,充实自己,。

  只是那无比粗大的香肠总是在洞口游离,她以为季彤故意逗弄自己。

  付萧媚这时候就像个向姐姐讨食吃的小姑娘,忍不住把那白皙嫩滑的臀部死
命的向着季彤撅去,腰部脊椎下塌,弯成一个惊人的曲线。

  这倒是她冤枉季彤了,季彤也想快点把关尔煌那东西插进去再说,只要造成
了事实关系,哪怕被发现,她知道这妹妹耳根子软,还是有说服的可能的。

  只是关尔煌那大棒子不再是握在手上的肉肠,角度可以随意切换,何况中间
还隔这一个她,弄了几次都没有塞进去。

  反而由于不停摆动,让那肉棒在她的腿间进进出出,上上下下,竟让她身体
产生了快感,淫汁更是把肉棒涂抹的滑溜溜的。

  季彤本来就属于性欲旺盛的女人,从她那浓密的阴毛就可见一般。

  之前没把儿子当成男人看待还好,现在下身就骑着这么大一根棒子,自己还
对身前的姐妹做着羞人的事情,让她怎么样也逃不开性的诱惑。

  季彤暗暗咬牙,想道:

  「都这样了,无论如何不能半途而废。」

  她趴到快弓成一条虾一样的付萧媚耳边道:

  「手酸了,我用腿夹住动一动哈!」

  付萧媚也没去考虑季彤腿怎么夹得住,只发出一声闷不可闻的声音:

  「嗯……」

  季彤把关尔煌那大鸡巴的肉菇头抵在付萧媚两片薄薄的肉唇上,接着放开肉
棒,两手环抱着付萧媚的胯部,尽量把她屁股向后拉。

  付萧媚终于感觉那根大香肠对准了洞口,她一瞬间想起了那天医院里的拐棍
头来。

  只是她这时候痒得实在难忍,心中一刻都不想等待。那饱满的屁股坚定而又
有力的向后慢慢顶去。

  随着自己用力,付萧媚感觉吞进蜜穴中的肉肠越来越粗,她甚至有种自己整
个屁股都要被撑开的错觉。

  那肿胀中带着一点疼痛,让她想起了初次破身时的状态,那时候她还是个小
姑娘。

  但这一点的疼痛并不能让她退缩,有时候疼并不是最难忍的,那种入骨瘙痒
让人更加疯狂。

  她继续用力,心里懊恼,想道:

  「彤姐怎么找了个这么粗的,哪有人的东西会长这么大。」

  付萧媚心里瞎想着,动作却没有停,虽然缓慢,却一分分的把关尔煌大肉棒
往自己那小小的蜜穴口顶去。

  在几人看不见的地方,她那本就薄的蜜唇被撑的又圆又细,但付萧媚那洞口
似乎弹性天生特别好,就像橡皮圈,没拉伸的时候很小,可一旦拉开,却可圈住
很大的东西。

  终于在一声「噗滋」的微响声中,付萧媚感觉一直很霸气的顶着自己口子上
的一个大头终于被蜜穴吞了进去。

  随着龟头被吞,臀后一松,她一下子收不住力气,「啪」的一声,那嫩白的
臀肉撞在了季彤的小腹上。

  「啊……额!」

  一声极销魂的嗓音从付萧媚嘴里冒出。

  关尔煌龟头本就比棒身要粗不少,加上付萧媚穴口又特别的紧凑,自然很难
突破。

  可一旦突破进去,付萧媚那宝瓶穴里饱满而又深邃,可以让关尔煌肉菇头尽
情的冲撞。

  再加上突破后穴口含住的是小一圈的棒身,这让露出季彤胯下那十来公分的
肉棒一下被付萧媚全吞了进去,三个人臀连着臀,胯挨着胯,再没一丝缝隙。

  「额……哼……」

  付萧媚那满足的呻吟声微微传出,她感觉自己蜜道里又酸又胀,还微微带着
点疼痛。

  可这都比不上那带给她无比充实的满足感,那蜜穴里的肉芽,被从未有过的
剧烈摩擦弄得火热又舒畅。

  只是这股感觉并没有缓解付萧媚深处的瘙痒感,这让她难受的更是把臀部贴
近季彤,心里暗叹:

  「这根香肠粗是够粗的,就是短了点!」

  关尔煌也很着急,大龟头突破那紧窄的不像话的洞口后,豁然开朗,里面肉
芽又腻又肥,充满汁液。

  他肉棒四周犹如被厚厚的肉芽包围住,舒服的就像在泡温泉。而以他的经验
来看,这根本不是尽头,他很想继续深入下去。

  可人力有时而穷,他那根大鸡巴已经冠绝无双了,可毕竟中间隔着一个季彤,
偏偏季彤还是属于那种丰乳肥臀的魔鬼身材。

  如果关尔煌狠狠的撞击季彤那充满弹性的臀肉,也许还能让前面的大鸡巴再
深入一些,可是他不敢呀!

  季彤这个时候更加的不堪,她性欲本来就旺盛,身体又无比敏感,本来就被
骑在身下的大肉棒烫得有点受不了。

  被付萧媚那屁股撞的她跟着移动了一下,那胯下连接着关尔煌棒身的地带早
就泥泞无比,这下带动着那肥厚充满皱褶的大阴唇研磨着肉棒上凸起的青筋。

  一股又酥又麻的感觉从下体传来,犹如一股电流,让她全身都麻酥酥的,那
种快慰感竟然比她和老公做爱时还要来得强烈。

  季彤紧紧夹着双腿,绷得笔直,不敢动弹,她怕自己一动就会忍不住去摩擦
儿子的那根棒子,那样自己还有何脸面可言。

  可季彤不敢动,付萧媚却一下下不停地挤压过来,季彤抱着她胯部的手可以
非常明显感觉到付萧媚的不安扭动,她强忍自己欲望想道:

  「看不出平时斯斯文文,柔柔弱弱的小媚,怎么一发起情来,这么急迫的!」

  季彤哪里知道,这都是自己乖儿子在搞鬼,虽然肉棒足够粗大,带给了付萧
媚足够多的快感,可毕竟隔着季彤无法尽根而没,加上付萧媚那宝瓶穴花心深邃,
关尔煌还一直用自己异能化作羽毛,挑动着付萧媚的穴心。

  付萧媚由于是侧卧着,她的臀部实在不好摆动,只能做小幅度的挺耸动作,
每一次屁股向后耸的时候,都用尽力气的撞向季彤小腹,希望能把那大香肠吞的
更进来一些,心里头更是狂呼:

  「怎么会这样……好痒……痒……死了……啊……这根大香肠好粗……就像
男人那东西一样……啊……再长点就好了……啊……」

  付萧媚心里头急迫的心情俞演俞烈,她根本没去注意下体和肉棒发出的「噗
滋…噗滋」声和露在开裆裤外的白嫩屁股撞击季彤发出的「啪啪」声。

  付萧媚整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欲望里,她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又痒又麻可
又有源源不断的快感从下体传来。

  她虽然快四十了,可性爱的经验只止于自己老公,她以前和老公做爱时是很
容易就能满足的。

  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滋味,里面痒得让人发疯。

  付萧媚不知道的是,她那宝瓶穴,根本就没有得到过开发,她穴口紧凑,弹
性充足,一根手指也夹得紧紧的,可哪怕碰上关尔煌这样的巨无霸也照样吃得下。

  里面虽然空间深邃,但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肉芽,只要摩擦就能产生快感。

  她以前以为的高潮其实只是小高潮,那种感觉也会产生阴道的收缩,而她身
体能达到的极限,她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以前花心深处从来没有人光临过还好,可今天关尔煌先一步用异能把她花心
好好挑逗了一番,就不是这样简简单单能满足得了的。

  付萧媚这个时候只是不停顶耸着自己的臀部,沿着身体的渴求,不停动作!

  中间的季彤呼吸已经变得急促而又火热,付萧媚每一次的撞击都会让她的阴
唇和关尔煌的肉棒摩擦一下。

  虽然每一次的幅度很小,可她夹得太紧了,关尔煌那个东西又太过粗壮,这
让她感觉自己那最敏感的东西要暴露出来了。

  季彤有个不为人知的特点,哪怕连自己老公都不是很清楚。

  那就是她的阴蒂非常特殊,正常的时候非常的小,只有绿豆般大小,而且被
包皮和大阴唇层层保护着。

  平时哪怕和老公做爱的时候,也不怎么勃起,但她知道,在自己性欲特别高
潮的时候,那粒小小的阴蒂,会程几倍大的充血勃起,还会变得特别敏感。

  她以前特别喜欢那种状态,因为她的高潮几乎都是发生在那种状态下。

  没想到今天只是夹着自己儿子的肉棒,就感觉那粒东西要跑出来了。

  要知道她阴蒂一旦勃起充血,差不多就有花生米那么大,还会极为的凸出,
不受保护。

  到那时候,那无比敏感的阴蒂如果被这样研磨,她都不敢想象。

  她深深的吸气,想要让自己恢复冷静,可身理上的冲动往往是不受大脑控制
的。

  季彤有点害怕的一下紧紧抱住付萧媚的胯部,不让她乱动。

  附耳轻声道:

  「小媚,你别乱动!」

  其实付萧媚这时候也有点没力气了,侧着身子本就不好摆动臀部,加上她体
力本来就差,就这么会,她都有点汗珠冒出来了!

  她无力道:

  「彤姐,我后面很痒,你帮帮我。」

  季彤被付萧媚的言语说的一愣,她没想到付萧媚会主动求欢。

  付萧媚虽然说的模糊,外人可能以为她后背痒,可季彤作为一手操控的罪魁
祸首,她怎么会不明白付萧媚这句话的意思。

  只是付萧媚一向在她印象中都是斯斯文文,害羞无比,胆子也小,怎么也没
想到会主动寻求季彤来帮忙肏她。

  虽然在付萧媚的理解中那只是根大香肠,可哪怕这样她也不应该主动求肏的
呀!

  「没想到这小妮子也是个闷骚的,平时怎么没看出来,不过儿子那根确实厉
害,也不知道被插进去是什么感觉,让小媚这样的老实人都发骚了!」

  季彤不想还好,一想感觉自己下体又是蠢蠢欲动,腿心火热难挡。

  她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感觉抱着她腰间的手忽然一紧,把自己臀部稍微拉离
付萧媚。

  接着就感觉一直被自己骑在身下没动静的肉棒,向后一拉,接着又猛的向前
一挺。

  「啊………」

  「嗯………」

  两人几乎同时呻吟出声,季彤性感,付萧媚娇柔。

  季彤只感觉一根表面粗糙的棍子挤压着碾压过自己那肥厚的肉唇,酥麻齐全,
快慰无比!

  这一拉一挺之间,似乎听见了肉唇的哀嚎声,那是不堪碾压而发出的声音。

  季彤只是被摩擦就这样,更不要说付萧媚了,她是实实在在挨了一下肏,虽
然进去的还是只有十来公分,可不管是力度还是摩擦度,都不是她自己轻轻顶耸
能比拟的。

  付萧媚心里暗叹:

  「果然还是让彤姐来弄舒服,啊………只是……还是太短了……点,挠不到
……痒处!」

  其实这个时候关尔煌已经没有用异能来挠她的花心了,他怕一直挠下去会把
付萧媚弄奔溃。

  只是时不时的稍微逗一下,这才让付萧媚有缓口气的机会。

  付萧媚却不知道,她还以为是由于这根大香肠在动的原因,只是弯着身子,
把个浑圆的屁股向后撅起,积极配合季彤的动作。

  那开裆的地方,由于臀部绷紧,被扩张的更大,露出雪白一片,而蜜穴更是
被一根粗大至极的大鸡巴撑成一个圆环,密不透风。

  季彤没想到儿子忽然间开窍了,这是她所料未及的,她很想赶紧逃离着尴尬
的境地,又怕被付萧媚发现。

  没等他有想法,身后关尔煌又开始一拉一挺,那挺动的速度并不快,但每一
下都非常的皮实,他那宽大的棒身,每一寸的移动都研磨着她的阴唇,她感觉自
己那无比敏感的阴蒂已经要冲破包皮了。

  「关关刚才肯定听到小媚的话了,所以才这样,啊……这孩子……你连妈妈
也……」

  季彤连想都不敢想下去,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背德的快感让她脑子里乱成
一团。

  她想要伸手到后面推开儿子,心里又很是矛盾,这本来就是她要达到的目的,
现在儿子开始动作了,自己怎么能把他推开。

  季彤银牙一咬,暗道:

  「我就忍忍吧,儿子小处男一个,应该很快的。」

  她这么想的时候,干脆把自己两条绷紧的大白腿交叉叠起,夹得更紧了些。

  关尔煌已经爽得快要飞起,他没想到付萧媚竟然有这么极品的名器。

  龟头在里面像是全方位的享受按摩一般,里面阵阵温暖的蜜汁包围着,又被
紧密的洞口堵牢,只有在他向后拉时,才能带动出来一丝丝。

  他把异能大部分都用在付萧媚身上,母亲那只留着一份关注,以便了解情况。

  可哪怕这样,季彤的反应也被他知道的清清楚楚,他有几次都想试试用异能
影响现实的特性去挑逗一下母亲那最敏感的地方。

  他不知道会怎么样,但肯定会无比的刺激。

  关尔煌内心天人交战,就是下不了手,只是扶在季彤腰上的手,不知不觉已
经搭在那肥大充满弹性的臀瓣上。

  他腰部一下下的挺动,没有停歇,发现季彤把双腿夹得更紧的时候,他心里
是高兴的,这不是他主动发动异能影响的,让他没那么大的罪恶感!

  终于随着他的挺动,那火热的棒身上好像有一粒硬硬的凸起,随着他的拉动,
不断在他肉棒上滚磨,而手底下那臀肉会随着那粒东西的活动,一颤一颤。

  关尔煌一边专挑那粒东西的地方碾压,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不是故意的。

  事实上他想避开也没办法,季彤夹得太紧了。

  季彤已经快把牙齿咬碎了,她以极大的意志力克制着自己不发出淫叫声。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自己老公和她刚结婚那会,前面好几次都是十几秒就射
了,直到后来才慢慢正常起来。

  她原本以为自己儿子也差不了多少的,没想到自己那最敏感的东西都跑出来
被磨了一遍又一遍,可儿子没一点射的意思。

  「难道那东西越大,持久力也越好?」

  她其实也不是很清楚,毕竟论经验她也只有自己老公,只是近年来网络越来
越发达,她渐渐地从网络上了解到一些。

  不像付萧媚,虽然也玩手机,却是不敢去看有关性方面的话题,相比起来也
就更加的单纯。

  不然哪怕受关尔煌异能影响,也不至于大香肠大鸡巴傻傻分不清楚。

  快感随着磨动,一波波从腿心传递到季彤全身,心里即火热又焦急,暗道:

  「这样下去不行,太舒服了……这样会……忍不住的……啊……我在磨着已
经有些受不了了!小媚她……怎么忍得住。」

  季彤刚才全副心神都放在抵抗那如潮水般的快感上,原本抱着付萧媚的双手
已经抽了出来,一只捂住自己嘴巴,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压在了儿子搭在自己臀
瓣的手背上。

  季彤闪电般的缩回压着儿子手背的那只手,她感觉这样好像自己在迎合儿子
的动作一般。

  她勉强让自己迷离的眼神注视着付萧媚的位置。

  这一看吓了她一跳,只见付萧媚扭着纤细的脖子,正转头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哪怕黑暗中都闪着光芒,这种光芒季彤非常熟悉,那是
欲求不满到极致所发出来的。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