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倚天泪】第二十章(点赞更新)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4/6发表于SIS101
字数:10657

               第二十章

  (这次点赞快很多啊,今天开电脑就发现点赞到了,那么直接发二十章,幸
好有些存稿,这次点赞数120 ,能到就继续更新,试一试能发到多少章!!)

——————————

  少女情愫,一心寄在那心中翩翩少年身上,只可惜,对于殷离这一番深情,
此刻进行回应的,却并非英雄无敌的张无忌。

  反而是当初那被张无忌在光明顶进行一番羞辱,以梅枝打的大败的矮胖老道
西华子,此时正对她的少女贞洁身躯,上下其手,正欲进行彻底把玩。

  虽还是处子之身,但是殷离这身材却是丰腴娉婷,尤其是双峰处,洁白淑乳,
分量十足,即使正面躺身,但是这年轻的美乳,却是仍然傲然挺立。

  西华子粗糙的手掌来回捏动着乳肉,薄薄的肚兜,完全抵抗不住西华子掌心
热力,美乳随着这不停把玩,乳波摇荡,变化着形状,同时也是留下一个个大红
手印。

  身中烈女咤,殷离身躯本就燥热,如何禁受的住西华子如此把玩着身体敏感
之处,杨柳细腰轻摆,却是不由顺着西华子此时这抚摸而扭动。

  面红若桃花,情动难抑制!

  比起殷离此刻情动,西华子反倒仍是一脸平静,表情无惊无喜,不断重复着
对殷离双峰的揉捏动作,肥大双手来回翻动,不过,距离却是开始慢慢往上。

  白嫩轻软的乳峰,已经满足不了西华子的手感,不知不觉中,他粗糙的掌心,
开始覆盖殷离的乳尖,手掌来回刮蹭着那嫣红美丽的一点!

  大手张开并合,双乳各自左右并起,西华子拇指按住着殷离这雪白的双乳,
年岁不大,但是这一对傲人之物,却是已经傲视同龄。

  殷离昔年练有毒功,导致容貌损毁,后经过治疗,废去毒功,相貌恢复往昔
娇美,同时,她的身体已经长久接触药毒之物,身上却是带有着一种清新的药草
淡香。

  闻着殷离身上淡香,西华子拇指捏着那对弹性十足的美乳,用力的往中间拍
撞,双乳往中间撞压,挤在一处。

  乳尖处被捏动,双乳以如此另类方式进行拍打,西华子双掌快压,让殷离美
乳并起,乳肉拍荡,声声啪啪响声登时响起。

  白皙的双乳,因为这样的压打,不停对在一处,左右间的晃动拍打,清脆,
而又诱人,夹带殷离嘴里轻泛的靡靡之音,更显得淫欲。

  被西华子不断刺激双乳,殷离身体躁动,反应也是剧烈,白皙的皮肤上泌流
出细汗,身体湿润,肌肤仿佛也是随之泛起了一丝白光,揉动间,更为爽滑柔嫩。

  柔嫩双乳拍打,女子动情之声,交织一起传入黄衫女耳中,一声轻喘,又是
一声轻呼,声音中听来似乎痛苦,但是却又隐藏一股媚意,舒爽的媚意。

  黄衫女初始还是担心西华子会做一些过火之事,美眸直视,注意他举止,一
旦发现有妄动,就是会立刻的出手阻止。

  随后,见西华子只是在将心思放在殷离双乳上把玩,将那一对弹性双乳在手
中捏变成各种形状,黄衫心中稍微安心。

  只是,随着房间内靡靡之音越重,黄衫眼看西华子矮胖丑陋的身躯如此的跨
骑在殷离的娇躯上上下玩弄,心中却是隐觉有异。

  从小身在古墓,黄衫并无接触过外界男子,更不要说亲眼看到如此男女淫迷
之景,心中一直默念古墓清心心法,却是效果乏乏,只能强自凝神。

  心中越不想在意,黄衫女却是越不由想要去注意,视线不时望去,看着西华
子伸手这样把玩,处于给殷离解除烈女咤之毒想法,这还是能够接受。

  『他说的出精之法,就是这个?如此,就能让那位姑娘出精?就只是这样就
可以,那还算可以,之后只要以药膏敷上,去除手印的话,就是不会再被察觉!』
心里一番回复,黄衫女到底是心性淡然,在初始的慌乱之后,情绪慢慢平静,心
中默想,只要是不将他们看成是在做那苟且之事,只是看成是在疗伤,却就不是
那么的难以接受。

  此举颇似掩耳盗铃,不过有了这一个借口,黄衫却是能以一个较为平静心情
观察着西华子举动,默默注视,看着他双手一直的在殷离双乳上游走,渐渐不知
不觉间,习惯了此时这一氛围举动。

  前后仔细把玩了近一刻钟,西华子缓缓停下手上动作,脑袋一低,埋头在殷
离胸前,面容依然平静,古井无波,但是动作却是变得更为过火。

  嘴巴一张,西华子却就是将殷离右乳上鲜红乳头叼在了嘴里,如同品位着一
个最鲜美食物,细细吸吮。

  这动作,比起刚才,只是用手把玩,却是又更近一步,更过火,西华子大舌
卷动,包裹着殷离胸前美乳,不停吸舔,一会卷起乳尖含在嘴里,一会却又是用
牙齿轻轻磕咬。

  看似简单举动,此时由西华子做出,却是如有特殊模样,乳尖上一处被把玩,
双乳被其以特殊手法按动,一股股热气顺着乳肉的摩擦,传遍殷离全身。

  殷离口中呻吟更重,腰肢兴奋摆动,抬起,而又落下,下身处,修长曼妙的
双腿不停并起摩擦,白皙纤巧的脚掌虚抬,不时往前轻踏,燥热难忍!

  一位清秀绝色的少女,衣衫半裸,本是羞人部位的双峰,袒露在前,年轻弹
性的双乳,无视着重力下垂影响,这足以摧毁任何正常男人理性的柔软,拥有着
连这美乳主人都还不知道的破坏力。

  带有淡淡药香的甘甜体香,香气直钻西华子鼻端,此情此景此香,柳下惠再
生,也难把持,更何况是西华子其人。

  老丑猥琐的道人,此刻正是在尽情品位着这还无被任何男子欣赏品尝过的美
味丰肉,头部深埋其中,大嘴吞张,不断将双乳含进嘴里把玩,发出声声口水吞
咽之声。

  「啊,快,不要,阿,阿牛哥,你,你轻,你轻点,蛛儿,蛛儿,疼,疼,
呃,啊,轻,轻点!」

  昏睡中,殷离美梦之中,只以为此时却是心中的无敌英雄张无忌正在亵玩自
己的双峰,少女双足轻蹬,雪白的双足踢踏着身下被褥,双手紧抓被褥,一会之
后,终于是情难自制,手臂抬起,按在了胸前。

  将胸前的埋首之人,用力的按住!

  『来吧,阿牛哥,今天,蛛儿好高兴,能够,将身体交给你,是蛛儿,最大
的心愿,你终于,愿意接受蛛儿了!』刺激,淫迷,一老一少,一美一丑,截然
相反的两个个体,昆仑派弃徒西华子,江湖上一个为人不耻的二流门徒,殷离,
天鹰教殷野王之女,张无忌红颜,绝丽佳人。

  两者之身份,可谓是天地悬殊,全无交集,当年光明顶一站,几乎是两人唯
一交点之处,却也是并无碰面。

  谁能知,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兜兜转转下,数年之后,西华子在江湖上声
名跌落谷底,而当初那落魄少年却已经成为了江湖上绝顶高手,两人之间距离已
如天堑,遥不可及,再没有被追赶的可能。

  但是,就算西华子武功今生都无法再追赶上张无忌,那又如何,这个一心心
系张大教主的绝美少女,此时她的身躯,却是正被西华子这个老道任何的玩弄。

  除了不能进入到最后一步之外,殷离那少女隐秘纯净的身躯,可以随意着西
华子玩弄,之后,就算张无忌真跟殷离的关系再进一步,但是,也只能是在西华
子身后,喝着二手汤。

  甚至,如果西华子此时想要更近一步,甚至,就可以得到着殷离这纯洁的少
女之身,捅破她代表贞洁的薄膜,那么,就算张无忌武功绝世,也是再无法再得
到殷离的处子之身。

  如此,在这一步上,西华子就是会是赢了张无忌一筹,赢了这位天下第一的
大英雄一筹。

  殷离少女的丰满玉乳充满张力,仿佛任何的挤压都是可以弹回,西华子脸颊
被压在乳峰中,干皱的老脸用力的晃动,老脸上的褶痕苍老的皮肤刮蹭在殷离柔
软的乳肉上。

  西华子连续蹭动了十数下,殷离双峰柔嫩乳肉随之变得粉红,樱唇长吟一声,
殷离纤细手臂松开,再次无力垂落,双腿紧紧并起摩擦,娇躯连续轻颤。

  如此反应,似乎是动情了,西华子面色不变,仍是控制的傀儡面色,不惊不
喜,手臂抬起,恋恋不舍的再对着殷离那弹性惊人的双乳揉捏数下,大手往下移
去。

  扫过殷离光滑整洁的腹部,细嫩的皮肤上带着细汗,晶莹如珠,摸着她如绸
缎般肌肤,西华子的手掌继续往下,随机摸到了腰臀部。

  那一件单薄的裘裤,在此时也是起不到多少作用,细汗沾湿,略有透明,只
看到殷离白皙的皮肤,小腿处浑圆纤细,大腿修长紧致,尤其是在两腿中间的那
一点淡淡的黑影。

  芳草萋萋,正是女子身体最美之处,尤其是这妙龄佳人,身体屈展之间,若
隐若现,欲拒还迎,却是不知道引得多少英雄折腰于此,更何况,是这好色如命
的西华子。

  手掌扫过殷离衣带,西华子双手翻动,将腰带解开,顺着殷离洁白的双腿往
下脱去,动情中,殷离身躯也是并不抗拒,圆润翘臀轻抬,反而是让西华子顺利
的拉下裘裤。

  在殷离梦境之中,她只以为,此时跟其亲热,亵玩着她少女身躯之人,会是
那张无忌,所以全不拒绝。

  如果殷离有朝一日知道真相,却是不知又会如何!

  西华子一直将殷离裘裤褪到了她的小腿弯处,随后只见殷离白嫩双腿微微分
开,腿型细长白直,曲线优美,手掌触摸之下,触觉极佳,柔滑软嫩,却是又有
着习武女子的弹性紧致,端是极品。

  稍稍将殷离大腿处分开,目光再看,殷离下身处一点粉嫩处紧闭,花唇鲜嫩,
两侧芳草也是整理分布,显是精心打理过,黑白相间对比,分外美丽。

  精致的少女美穴,下身处只开有一条小小的缝隙,几乎连一指也难以容纳,
一看可知,这是没有被任何人所染指的处女之地,花缝轻微张合,似在呼喊,寻
找着真正能够拥有它的君客。

  望着殷离那微微张开的美穴,西华子平静的表情,微微一变,脸颊上横肉轻
跳两下,眼神紧盯,眼眸通红。

  动作瞬间停顿,似乎殷离这身躯的美妙诱惑,让受到移魂大法的西华子,也
是感觉到了一阵兴奋,脸颊慢慢往前靠近,西华子大脸开始贴近了殷离的花穴前。

  眼看,西华子就要贴到殷离花穴,几乎,已经可以感觉到她下体隐隐传来的
热气,突然,一声娇呼,打破了房间内的这旖旎气氛。

  「主人,奴婢来了,路上,这贱婢不老实,所以……」

  声音从屋外传来,分外熟悉,同时,是两人较为轻巧的脚步声音,却不是辉
月使和黛绮丝两女,又会是谁?

  西华子先前先行返回木屋,将黛绮丝交给了辉月使,两女之间,却是不可避
免有着一些腌臜之事。

  联合,两女可以可以一起应对西华子之威胁,而如反目,辉月使却是可趁机
对黛绮丝进行报复,以报这多年心中嫉妒愤恨之心。

  路上会耽搁一点时间,并不意外,只是,没有想到,两女,却是会到来的这
么巧。

  人未至,声先闻,虽然西华子之前言明不准伤害黛绮丝,但是辉月使却也是
知道一些简单,但却是会产生强烈痛楚的责罚。

  一路行来,辉月使就是在黛绮丝身上小试两招,而身心俱疲的黛绮丝,短短
时间,遭遇人生打击,心力憔悴,也是不敢再行反抗。

  黛绮丝也是老于江湖,心知此时形式不如人,身上穴位被封,内力不继,就
算动手也无法赢过辉月使,不如,就是暂时跟随。

  有辉月使在旁,黛绮丝一时无法脱逃,而且,辉月使身上所携带的圣火令武
学总纲,黛绮丝也不能看着就此落入西华子这歹人之手。

  对于波斯明教,黛绮丝并无多少情感,她生性却也是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
心,不然当面也是不会叛教多年,只是小昭现在却是身为教主,却是黛绮丝心中
唯一放不下下。

  苦命女儿,为自己付出的太多,甚至是牺牲了自己一生幸福,就是为了抱住
自己这不合格的母亲之命,黛绮丝身为人母,如何是会不动容,心疼。

  既然身体已失,黛绮丝却是并不会将贞洁看的太过重,故此,就是可先趁这
机会,留在辉月使身旁,暗中寻找时机。

  两女各自心思不同,前后的走进木屋,辉月使已经是听到了木屋之内,那女
性特别的呻吟声,不过,却并无男女交合之声。

  难道,里面还没开始进入正戏?

  辉月使心中诧异,她原以为西华子会是那好色急色之人,面对美女,应该是
忍不住大快朵颐才是,先前对待黛绮丝,他可就是如此。

  难道预判有误,这个猥琐丑陋的老道士,其实,并非是贪图美色之徒,而是
另有所徒?

  心中思虑为定,辉月使轻抬莲步,走进木屋,陡然,一个黄色身影闪过,轻
香袭来,辉月使还不及反应,身上已经是被点的多处穴位。

  论起武学,辉月使也是走的奇巧一路,昔年波斯三使合力,凭借圣火令武功,
却是让张无忌也是吃了大亏。

  只可惜,现在三使亡其二,只余下辉月使一人,合击之阵已破,而古墓心法,
本就是走的灵巧清逸之道,武学修为,黄衫女更是远胜于辉月。

  这一出手,连点辉月身上几大穴位,以辉月使之目力,却是连黄衫身形都无
法看清,只能从身形判断,依稀是一个身材曼妙之女子。

  辉月使连出招机会都无就被点倒,黛绮丝却是更不用多说,穴道被封,此时
她只比普通女子稍强而已。

  意识不妙,心觉得可能是转机,黛绮丝正想开口呼救,却是身体一沉,已经
是被点中穴位。

  此时,房间内之事,到底不甚光彩,殷离一个少女,被人做着那事,就算贞
洁仍在,却也是坦身屈辱。

  万一此事传开,对于殷离少女名节,那却就是一个莫大羞辱,黄衫既然本意
救人,对于此后果,自然要多考虑。

  人言可畏,少女贞洁重于生命,无奈,亦是可哀!

  「停下,我们离开,带上她,找东西包裹一下!」黄衫女轻声命令一声,对
西华子下达了指令。

  少女美穴就在眼前,却是不能再近一步,西华子双眼通红,鼻息沉重,喘出
的热气喷在着面前花穴上,热气隐隐传导。

  殷离身躯动情,双手紧抓被褥,感觉到跨间异样,雪白修长的双腿往外轻分,
殷切期盼,等待接下来要发生的绮事。

  干柴烈火,一触即燃,将成燎原之势,黄衫女一句话,春风细雨,却是让火
灭情散。

  西华子身体僵硬少许,随后还是快速起身,忠实执行指令,拉起着床单几下
撕扯,布条对身上快速一缠,然后用被褥包住殷离那仍自动情扭动的身躯,往外
掠去。

  窜出门口,西华子面无表情的掠过门口辉月使与黛绮丝两女,将殷离抱在怀
中,侧身避过,然后迅速往外跑去。

  目视西华子如此跑出,黛绮丝两女眼神不禁闪过讶色,只是心中这疑惑此刻
却无法言说,眼看着西华子抱着怀中佳人远去。

  虽非目睹,但是只从呻吟和身形中,黛绮丝也是可以猜出,比女正是自己那
徒弟殷离,此时她如此模样落在这淫道手中,下场,可想而知。

  自己身为师父,纵使想要相救,却也是有心无力,此时,自身难保,黛绮丝
只能是先求着保住自身!

  不过,黛绮丝心中,却是又有另一个疑惑,这个以奇快招式出手制住自己两
人的女子,又是何人?

  是敌是友?从她话语中听来,对于那淫道却是指使之语,武功诡异高绝,江
湖上能有此轻功身法之人,绝属罕有!

  莫非,她才是,这淫道身后之人,暗中操控一切!

  江湖险恶,人心难测,各自心机,最难预料。

  黄衫女如何会想到,自己真心想要助人,助殷离一场,解除奇毒,黛绮丝之
心中,却是产生了另外之误会。

  纵使黄衫女智慧无双,此时,她也绝对预想不到,这一误会,会在之后,产
生滔天波浪,将包括她在内,许多人都随之淹没。

  命令西华子先带人离去,等他先退去数十丈远后,黄衫女进行断后,手袖轻
挥,地上数枚石子飞起,直打黛绮丝两人穴位。

  飞石打穴,连打两女身上七处穴位,用劲巧,稳,丝毫不差,辉月使与黛绮
丝身上穴道登时解开。

  黄衫女是为救人而来,不愿多惹事端,这山林僻静,如果将两女定身点穴在
此,或会惹出更多变故,这非是黄衫女本意。

  解开两女穴道之后,黄衫不愿再多纠缠,身形一退,隐入山林之中,身形飘
动,如仙如幻,几下闪身不见。

  不过,因为暗恼辉月使刚才口出恶言,黄衫女石子却是多打了辉月使身上一
处麻穴,辉月使当时身体酸麻,却是至少会酸疼上一整天不止,小惩大诫。

  ……

  繁忙一夜,五虎山庄之内,却也是有人彻夜难眠,辗转反侧!

  来到山庄,时间已过半月,杨不悔却是仍然无法习惯山庄内生活,虽然山庄
上下,在杨夜昔安排之下,对其照顾有佳,殷勤周到。

  但是,此处,毕竟不是明教,不是武当,不是她的起身之处,纵使被安排照
顾的再周到,杨不悔也是心知,自己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寄人篱下之感,无人可诉说,本以为可依靠倾诉的丈夫,却也是离去,似乎,
夫妻情分,真的只是到此为止。

  杨不悔与殷梨亭的夫妻心结,西华子只是开了一个头,剩下,更多原因,却
是夫妻两人,真正的性格差异所在。

  殷梨亭从小受到武当张三丰教诲,行君子之道,最重声名,最害怕的就是自
身行为不当,不仅是自身名声有损,更会牵连武当声威,辱及恩师声明,那却更
是百死难赎。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忘年之恋虽不常见,却也不会太过特别,只是,殷梨
亭与杨不悔的结合,却还是太悖常理。

  当年殷梨亭本是与纪晓芙有婚约,却是因为种种,最后却是娶了她的女儿,
这其中缘由,本就复杂,再经由一些好事之人口耳传颂,却是不知道会变成如何
版本。

  三人成虎,众口相传,甚至,连殷梨亭也是有些不确定,自己当时接受杨不
悔,是否是有报复之念,是否出于是一时激情。

  同时,殷梨亭心中也是猜测,就算,自己真是一片真心,而不悔呢?她正值
年龄,青春年华,为什么非要跟着他这一中年男子委身。

  这里面,到底是出于着感情,还是因为为其父母的赎罪,甚至是,可怜!

  堂堂武当六侠,他何时轮到着要让人可怜的地步,绝不能受!

  殷梨亭会有这种想法,其实还是对于自身迷茫,看不透着自己的感情,也是
对于自己不自信,也让这本是一段良缘的婚姻,有了裂缝。

  这次,护送杨不悔前来了山庄之后,殷梨亭借故与张无忌同行,也是想要在
江湖上行走一番,打听一番风评,同时也是想让他们夫妻感情,能够再有转圜。

  现在杨不悔已经身怀有孕,殷梨亭如何能在此时,做出合离之举,那也是太
不是大丈夫所为。

  而殷梨亭比举,虽是有自己考虑,但是他顾虑男子夫纲颜面,却是并无对杨
不悔过多解释,却是没有考虑到,如此,对于杨不悔会有何等影响。

  一个孤身妇人,无依无靠,而在孕期,最需要丈夫安慰之时,却是就被单独
安置,殷梨亭正人君子,却哪里会想过,他这如花般娇嫩的妻子,少女与少妇气
质的完美结合,会是有多么动人!

  明里暗里,可就是有人,正盯着这一朵娇媚少妇,想要将她采摘,将她那还
没完全褪去少女青涩而又开始展露少妇妩媚的身躯给占有,将其彻底玩弄。

  夫君的不告而别,对于杨不悔也是另外一个巨大打击,她不顾世俗观念,嫁
给了当初母亲的未婚夫,已经是踏出了最勇敢的一步。

  可是,对于杨不悔的这一真心,此刻的殷梨亭却是选择了退却,他这一让,
无疑,也让杨不悔对这份感情,有了迟疑。

  除了心理,杨不悔这些天,也只感觉自己身体,似乎正是在变得不同,夜间,
身体不由会燥热,下身空虚渴望之感正在不断加强,隐隐期待。

  夜间躁动,杨不悔只感觉辗转反侧,难以入梦,而清晨清醒时,双腿之间却
是一阵清凉,液体湿润了裘裤,娇躯却比以往更容易动情。

  一日复一日,这短短十几天内,杨不悔身躯却是变得分外敏感,下身空虚,
而上身双乳处,却是会有乳汁酸胀之感,不觉间就沾湿薄衣。

  今日,旭日初升,杨不悔就是从梦中醒来,胸口酸胀,难以入梦,迎着清晨,
杨不悔起身在山庄漫步行走,稍微隆起的小腹,三月身孕,正是她身体最为酸累
时刻。

  但是,这种酸苦之中,却带着幸福,感觉到一个小生命正在自己的腹中诞生,
延续着自己的血脉,爱的结晶,生命延续。

  杨不悔心中已经有了决定,纵使,殷梨亭真是要与自己合离,自己也是会生
下这个孩子,回到明教,将其抚养长大,孩子出现,成了她现在最大的勇气与支
持。

  顺着回廊前行,杨不悔不觉又是走到了一处熟悉之所,那是杨夜昔的房院之
处,在山庄内的这些天,杨不悔也是并无多少相识之人。

  在张无忌跟殷梨亭离庄之后,杨不悔平时想要找人谈心倾诉,却是只能前来
寻找杨夜昔,两女年龄相近,性格也是相投,不觉间感情日深,成为知交好友。

  此时虽时间尚早,但是平时杨夜昔需要料理山庄之事,算算时间,也是已经
醒来,进行山庄内事物整理!

  正迈步走进偏院,杨不悔正巧,看到了杨夜昔房门打开,只见她打扮整齐,
往后院处走去,行迹匆忙。

  杨不悔本是想要开口招呼,只是杨夜昔脚步快捷,一会间就是进了偏院处,
仿佛正焦急去往一处。

  目视杨夜昔前进背影,杨不悔心中一动,却是不觉升起一个念头,想要看看
杨夜昔是去前往何处。

  这本是心中好奇的一个决定,杨不悔却是不知道,这个决定,之后,会让她
无数次的后悔,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的心中好奇,她或许,会有不同的人生。

  五虎山庄占地广阔,作为之前敏敏郡主作为边境处基地指挥之所之一,其中
却也是有一些特殊布置,山庄之内,依照五行八卦方位而设,院落之间,各有规
律。

  对于方位阵势,杨不悔昔年也是跟明教光明左使杨逍学过一二,对于卦象五
行,却也是略有所知,发现杨夜昔此时所去,是山庄的西南面。

  那边,似乎是山庄内外院的护卫房间,不过,山庄之内,下人却也是有区分,
普通的下人和杂役,房间处却是在最外侧,而那些护卫房间,却是稍显偏内。

  这大早上,杨夜昔为何会是突然的去往护卫房间,男女有别,以她此时总管
身份,也是不需要这清晨,自降身份前来,这里面,似乎,另有隐情。

  心里想过种种,杨不悔虽然无心打探杨夜昔秘密,却禁不住心中好奇,仍然
是紧跟在后,只想,等下看到她去往哪个房间,当做之后谈话的一个打趣话题,
就已足够。

  前方,杨夜昔行色匆匆,行进了庭院处假山处,杨不悔看了看她身影消失之
处,脚步加快,跟了上去。

  杨不悔轻功传自杨逍,本也是不差,只是,此时有孕在身,气息运行略显阻
滞,脚步声却显得有些沉重,清晨这脚步之声,却是瞒不过着耳力高明之人。

  跟在杨夜昔身后,杨不悔身形紧跟着走过假山,突然间,后心一震,背后被
人连点数下,身体一僵,却是被人点住了穴位。

  心中惊诧,初升阳光下,杨夜昔身形却正是站在前方,眼神默然怪异的注视
着自己,不是她出的手,身后,另有其人?

  「你太不小心了,被人跟了一路,都没发觉吗?还是说,已经发现了,却是
故意,要留着这个尾巴!」

  一个清脆但是语气尖酸的声音从后传来,跟着,一个身形比杨不悔要高上半
个个头,身穿蓝衫的女子从身旁走出,眼神望向杨不悔,有着一丝艳羡,以及嫉
妒。

  面容美丽,但是眉宇紧皱,神情间透着一股倨傲之感,让人只感觉刻薄,难
以接近,无形中,却是将其面容魅力减弱几分。

  看着女子面容,杨不悔隐隐感觉熟悉,再那女子侧身面对杨夜昔时,熟悉的
侧脸,跟记忆之中的那个面容相重叠,当年,在蝴蝶谷外,打伤母亲之人。

  峨眉派,丁敏君,如果不是她,母亲当年或许也是不会遇到灭绝师太,母亲
纪晓芙之死,她至少是要付一部分责任。

  这份仇恨,杨不悔心中却也是记得,虽然之后,因为周芷若跟张无忌之关系,
峨眉跟明教关系缓解,但是这亡母之仇怨,却难以洗刷。

  灭绝师太,已经身亡,算是为她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但是这当初给母亲造成
了伤害的丁敏君,却是仍自逍遥。

  在光明顶之役后,杨不悔也曾是想过要对峨眉派复仇,只是之后事情接踵而
来,赵敏几次对于明教的威胁,让杨不悔不由将此事放下,之后,也是就失去了
丁敏君踪影。

  此时,仇人相见,杨不悔心中忆起纪晓芙昔日温柔容颜,怒火上涌,一时却
是不顾自身处境安危,开口怒喝道。

  「丁敏君,是你,我记得你,丁敏君,峨眉派丁敏君!」

  话语出口,丁敏君与杨夜昔目光同时往杨不悔身上落来,丁敏君眼中闪过一
丝狠色,正要出手,杨不悔身形晃动,先一步拦到两人间,阻止丁敏君突下辣手。

  「别多事,她,她是我朋友,是跟我一起来的,你这次,约我出来,到底为
了什么,快说,这里虽然僻静,但是偶尔也是会有护院经过!」杨夜昔冷声说道。

  清晨时分,杨夜昔会突然出现在此,自是有其中原因,这就是因为黎明之间,
她收到了丁敏君的传信约见。

  信件中,直接点明自身身份,并且,说出了杨夜昔与西华子暗中之关系,约
杨夜昔前来,说是有要事进行商量。

  如此信息,杨夜昔不得不来,丁敏君点出了自身身份,也是有要跟杨夜昔坦
白之意,互相表明身份,相互间,都不需担心对方隐瞒,也是为了,要表明,两
人处于同一立场。

  故此,杨夜昔在稍微犹豫之后,仍然是选择前来,只是,这行色匆匆,心神
不宁,不知丁敏君目的,前来寻她是为了什么,反而是忽略了身后跟随的身影。

  见杨夜昔阻拦,丁敏君眼神凶狠扫视杨不悔一眼,一晃十几年,丁敏君却也
是认不出,此时的曼妙佳人,绝美少妇,就是当初的那跟在纪晓芙身旁的小女孩。

  「行,说正事,既然你要护着她,也是随你,看来,这些天,那个老道士,
没少在你身上滋润啊,杨管家这容光焕发模样,真是让人羡慕啊!」丁敏君若有
所指说道。

  丁敏君生性刻薄刁钻,近年来虽然有所改变,但是本性难移,尖酸的话语却
是难以更改,一开口,却是直戳杨夜昔痛楚。

  知道丁敏君话中所指的就是西华子,杨夜昔面容稍僵,露出一丝轻笑,不悲
不喜道:「是啊,很不错,你也是尝过那滋味的,不是吗?那个人,虽然全身都
是缺点,但是那玩意,却就是他最大的长处。」

  「你不是也尝过那味道,食髓知味,所以,现在来跟我进行争风吃醋了,放
心,你要是真想要,等见到他,我一定跟他说说,让他好好抽时间,好好安慰安
慰你,让你,再尝尝那欲仙欲死的滋味!」

  「你,你,无耻!」

  本是想要开口激怒杨夜昔,却没想到她轻描淡写一句,反而是狠狠的损到了
自己身上,丁敏君心里气怒,右手不禁放在了剑柄上。

  只是,丁敏君随后想到了自己此行目的,动手并非最佳选择,而且,杨夜昔
武功不弱,真动手起来,自己不一定能够获胜,如此想着,她终是按下了动手之
念。

  「呵呵,杨主管,你还是,还是这么精明啊,真是一点的便宜,也不让我占!」
丁敏君调整心态,正色说道:「你别误会,我并非是有意想要激怒你,只是想要
试探一下,您的诚意!」

  深吸口气,丁敏君凝视杨夜昔,少倾,缓缓道:「杨主管,我们各知各事,
都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我想,你不会,甘心一直被那老道威胁吧!不如,我们
两人合作!」

  当初失身于西华子,并非丁敏君所愿,之后,又被西华子进行威胁,但是,
身服,却并未心服。

  心高气傲,丁敏君一心想要成为峨眉掌门,虽然近年心知自身与周芷若差距,
争斗之心稍减,但是其妒忌争强之心性,却也是不会甘心,之后要屈服于西华子
这一无是处的老道身下,成为其亵玩发泄的奴隶。

  「合作?你这是,什么意思?」杨夜昔沉声问道:「莫非,你是想要,对付
他?」

  对付,西华子!杨夜昔心头轻颤,一时,却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拒绝?答应?难以抉择。

  「杨主管,难道你不想吗?那个好色老道,卑鄙无耻,以毒药的方式来控制
我们,让我们屈从为奴,他只是将我们当成泄欲之物而已,对我们何曾有过感情!」

  丁敏君狠声道:「他跟我们之间的深仇,他对我们所做的种种恶行,杨主管,
你不会忘记了吧,这次,我有一个办法,既可以报复于他,而且,我们还可以顺
利脱身,不会牵连到我们身上!」

  想起心中的妙计,丁敏君面色隐隐暗喜,只要她的计划可以实行,那自己,
一直以来的夙愿,却是就可一偿。

  这淫邪老道,好色成性,而那个人,虽然丁敏君对其一向不满,却不可否认,
她却是倾城之姿,人间洛神,西华子那淫道,绝不可能不动心。

  如果,他们两人发生了一些事情,以她的性格,绝饶不了西华子性命,倒是,
发生如此丑事,她又有何面目,再舔居峨眉掌门之位……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