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慾望[13]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儿子的慾望__承接  ※严禁转贴

前言:如先前所说,为了剧情加快,只会有部分时段的双视角,会尽量带细节。

(儿子视角)
  躺在床上,因母亲最后的那句话,依然是感到不可思议,我自己也无法形容
,似乎像打开了甚么开关一样,使我久久不能入睡,鸡鸡也从母亲说出的那句话
后,到现在都无法平息,硬到发疼,手也不自主地轻轻套弄着鸡鸡,每次将要射
出精时,就会停止套弄,不断的循环着。鸡鸡的前端,也不断地流出像精液一样
黏黏的液体,但没有像精液一样白白的。藉由这一直不断流出的液体,套弄鸡鸡
的过程,那舒服感越是加分。我知道我不能现在就射出来,因为这都是明天要给
母亲喝的,不能浪费。这样的过程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股睡意来袭,就睡着
了。

  隔天一早,闹钟準时地通知我起床,在快速地整理盥洗一番后,就赶紧到厨
房準备。再度忆起母亲昨晚说的那句话,鸡鸡立马就硬了起来。我右手拿着母亲
的杯子,左手打起手枪,由于太性奋了,射精的感觉很快就来了,说到就到,射
精感就达到顶峰,全身紧绷着,开始今天第一发的射精,精液一波一波地射在母
亲的杯子里,每一波都带着痒麻、触电般的舒爽感,让我像是浮在空中似的,希
望可以永远的持续下去。在不知道经历了几波舒爽感,鸡鸡终于停止射精了,但
并没有软下去,于是左手再度套弄起鸡鸡起来,已经射过一次了,第二次就没这
么容易,但在意淫母亲的加持下,加上套弄专攻鸡鸡的头部,不一会儿,第二次
射精也开始了,鸡鸡一阵一阵的脉动,带着一波一波的精液,我都能听到、感受
到那精液「咻~咻~」般的声音,打在母亲的杯子里。

  两次释放过后,我直接把杯子放在餐桌母亲位置上,由于感到这两次射精有
点激动,让我稍稍地感到疲累。带着微阖的眼睛,看着杯身,我发现这杯精液,
已经达到了主要目标,300CC,真的好不容易,可能是母亲在这之前有在限
制我的次数,加上此次特别的允许,尤其是母亲口头说出的那句话,方能有今天
难得的精液量。接下来我也没多注意,只是发着呆静静地等待母亲地到来。

  有点恍神的我,不知过了多久时间,就在母亲向我道早安的时候,我才回过
神。看到母亲的出现,精神很快就来了,我知道我所期待的一幕要出现了。就在
母亲坐在她位置同时,我有注意到母亲的眼神,正在看着那杯我帮她準备的”牛
奶”,虽然没有加任何牛奶。不一会儿,母亲皱着眉头,对着我指责了起来:「
昨天晚上我应该有说,不用加牛奶,为什么还加?」我愣了一下,马上就回道:
「我没有加牛奶阿,我射完,就放妳桌上了」母亲听到我的回答,嘴念着:「没
加?」说毕,母亲便看回那杯牛奶。我跟着母亲看着那杯精液,渐渐地,我才发
现到,原来今天这杯精液,就跟真正的牛奶一样纯白,没像之前一样,多少会夹
带着淡黄色以及透明的块状物。

  为此我也纳闷了些许,就当我还在问号着那杯精液的颜色,母亲似乎像是想
通了甚么而开口道:「没事了,这表示我们家碧达身体很健康。」随后母亲吞了
口口水,慢慢地将杯子移往她的嘴巴附近。我以为母亲要开始喝了,但母亲没有
喝,反而是闭着眼睛用鼻子闻着。我不懂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自己也有闻过
,像是漂白水的气味,但又不完全像。看着母亲闻了那杯精液几下后,她的脸则
是越来越红。母亲闻着闻着并稍稍睁眼,很快和我就对到眼,像是想到了甚么,
就不继续闻了。

  杯子又再度远离了母亲的嘴巴,让我有点失落,但我还是一直看着母亲接下
来的行为。母亲脸红着,眼神看着桌子,似乎是有意的,可能是跟我对到眼的关
係吧,也不知道母亲正在想甚么。最后我还是忍不住的说:「妈,快喝,凉了。
」这句话像是命令般对着看似在发呆的母亲说,母亲则是突然回过神,「喔。」
的一声回应我。我则是有些惊讶母亲的回答,以为她会如往常般,先骂念我几句
才开始喝牛奶,但这次却没有,没想到母亲这次很”听话”。

  接着母亲再一次的将杯子移到嘴边,开始喝起那杯”牛奶”,看着母亲一口
一口地慢慢饮入,我知道现在我的精液越来越多的滞留在母亲的口中,因为母亲
没有出现类似吞嚥的动作。到达一整口的极限后,母亲将杯子从她的嘴上拿开,
随之而来的是,带的”咕噜~咕噜~”声的吞嚥,直至最后的吞嚥,我好像看到
母亲嘴唇微微上扬,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紧接着而来是,母亲开始低着头,跟
之前一样微微发抖着,只是这次有不同情况,母亲会有不规律的身体大抽动。抽
动的瞬间,母亲同时也会发出「啊~啊~」的声音,那声音轻而短,有时抽动是
连续的,「啊」声也是连续的。

  这杯精液,母亲一共喝了三大口,每一口都会低着头并身体抽动着呻吟一会
。最后喝完后,母亲闭着眼,上半身稍稍地仰靠着椅背,如运动过后一般,嘴巴
微微地喘着气。虽然母亲眼睛是闭着的,但透过她那红润的脸,她的表情似乎是
很高兴的样子。我看着母亲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地问母亲:「妈,好喝吗?」我
一直很期待着母亲跟我说好喝,这样才会让我觉得这”喝牛奶”有个完美结尾,
但天不从人愿,母亲只是稍稍着睁开眼睛看了我一下之后,又马上闭上眼,继续
那微微的喘气,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但这已经很好了,母亲没有像之前一样,
在我问这问题后,都会骂我。虽然结尾有点不顺利,但我就当作是母亲默认好了
,毕竟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突破。

  开心的日子果然不长,当天晚上母亲又变回跟之前一样了,射精的次数又开
始限制了起来,一天只能一次,加牛奶后也必须搅拌完全。就这样,我又开始着
一天一次的日子,虽然想靠成绩,再次获得母亲的特别奖励。过了两个月,历经
了不少大大小小的考试,在班成绩总是在十名左右,始终无法可以得到一个大突
破。每天为母亲準备精液牛奶,已经让我觉得,我只是在满足母亲,但我自己都
无法从这得到满足,甚至偶尔想停止这个準备牛奶的例行公事,但又怕一停止,
母亲以后就不喝我的精液了。有时想到这个,都想到心很烦。

  但有个崭新的契机敲敲地来到,近期收到篮球教练发出的集训通知,说是从
下週开始,每天都要练球,包含週末,备战县比赛,预计会练到晚上8、9点左
右,所以学校会帮忙準备餐点,也特别帮我们争取可以晚一个小时到校,略过早
自习,到校后直接上第一节的课程,为期三个月。为了问鼎县比赛冠军,以补先
前篮球比赛的缺憾,在我强力的请求下,希望母亲可以答应。而母亲知道我之前
篮球比赛的失利,很是爽快地答应我可以参与学校的训练。

  不久就开始进入到第一週的训练,果然身体撑不太住这样的强度训练,回到
家后,洗完澡就会直接上床睡觉了,不然身体真的会垮掉,虽然第一週还是一样
早起帮母亲準备牛奶,但这样强度的训练,果然还是撑不住,第二週就开始睡过
头了,在这边并不是指上学,而是指帮母亲準备精液牛奶这件事。之前习惯早起
,但因为训练,就算到了平常準备精液牛奶的时间,整个人还是昏昏沉沉的,处
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以至于整个第二週完全都没帮母亲準备精液牛奶。

  直到第三週的第一天早上,还在半睡半醒状态的我,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我明白是母亲打开的,除了她,不会有其他人。不知道母亲要做甚么,但因为
可以晚点进学校,所以就还是继续睡我的,母亲搞不好只是想进来看看我,或者
是拿想甚么东西吧。也不知道母亲在房间内呆了多久,忽然听到母亲在对我说话
:「碧达,今天可以帮妈妈準备牛奶吗?」此时的我,因睡眠被剥夺,有点不耐
地回答母亲:「妈,对不起,我还想再睡一下。」母亲轻声地回我一声「喔。」
就离开我的房间了,我也继续补眠。

  第三週的第二天早上,一样地,在我睡醒参半的时候,母亲又再度进到我的
房间来,然后开口问我:「碧达,今天可以了吗?」我明白母亲在说甚么事情,
但因为太累加上连续两天被中断,我抱怨式地回答母亲:「妈,篮球训练真的很
累,我需要多休息,不然早上上课会打瞌睡。」母亲听完,应该是知道这样的要
求会影响到我上课,于是回我:「好吧,那妈不打扰你睡觉了。」之后母亲就走
出我的房间了。我以为母亲听到我这样回答她,她就会明白了,结果到了第三天
早上,还是走入了我的房间,开口问我:「今天一样不行吗?」我已经连续被吵
三天,真的都有点愤怒起来了,我连回答都没回答,就直接将棉被往我头上盖住
,不想回答母亲。过了一会,听到开门在关门的声音,我明白母亲走出我的房间
,但因为有点愤怒,让我的睡意消失大半。

  躺在床上的我,回想起母亲这几天的失态,心里纳闷道,不就几天没喝到精
液牛奶吗?忽然有个邪恶的计画出现在我脑海里,或许这个方法可以满足母亲,
也可以让”喝牛奶”来个大突破。第三週的第四天早上,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母
亲又进来我的房间了,很快地就开口问我:「今天呢?」如我预料般的问题,我
假装不耐烦的样子,用手将棉被掀开,掀开的部分只有我的下半身,并回答道:
「妈,妳这样每天问很烦耶,妳自己来好吗?」我闭着眼等母亲回答,大概十来
秒母亲用着高分贝的声音骂道:「你在胡说些甚么。」我有点被吓到,马上用手
将棉被重新将下半身盖好,但没有回应母亲。就这样我跟母亲都沉默了好一阵子
,这沉默,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有点难熬,也不知道这沉默过了多久,在一
阵开门再关门的声音,才打破这尴尬沉默。我也自讨没趣的,没多想就继续睡。
第三週的剩余三天,母亲都没有出现,了解到是昨天的说法,让母亲不悦,所以
她没出现,但我自认没被打骂就好。

  就在今天,第四週的第一天早上有了重大发展,母亲再一次地出乎我意料,
进到我的房间,我还以为她不会再进来了呢。母亲走到我的床边,对着闭着眼的
我说:「自己来就自己来。」我瞬间惊醒,张开眼睛看着身旁的母亲,母亲脸上
红溜溜的,很是可爱。只是看了一下,马上就被母亲带着重音说:「眼睛闭上。
」我赶紧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那”邪恶计画”的到来。随后母亲不知道是拿
了衣服还是毛巾,盖在我眼睛及其週围上面,并夹带着危胁语气说道:「不準拿
起来,不然我翻脸。」我又不是笨蛋,只轻轻地回着母亲:「好。」这时我感到
母亲的移动,可以感受到她现在正站在我下半身旁。盖着下半身的棉被,被母亲
掀开,我感到我的鸡鸡已经开始有反应了,接着母亲用着熟练的手法,将我的睡
裤连同内裤一起剥下。
  
  「啊。」的一短声,但很大声,从母亲的口中发出。但接下来母亲却一点动
作都没,我感到这段时间很漫长,一直很想要母亲赶快动手。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感到一股温温的触感,裹住了我的阴囊,温温热热的,很是舒服,鸡鸡也立马
硬了起来,我知道母亲的手正在抚摸我的阴囊,我可以感受到那手指微微颤抖。
终于,我的鸡鸡已经是最终状态了,母亲好像也知道似的,同时停止阴囊的轻抚
。很快地,我感到我的鸡鸡被母亲的一只手握住,母亲手上的温度,明显高于我
的手的温度,我自己常打手枪,所以很了解这之间的差异。

  我瞬间被这温热的手感激灵到,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接着我感觉到母
亲的手,正在轻轻地上下套着我的鸡鸡,很舒服,舒服到我都快叫出来了,但我
还是忍住没叫出来。尤其是那握住我鸡鸡的手,套到龟头的部分,特别有舒麻爽
感。母亲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但本来很舒服的话,慢慢地感到些微痛感。我知
道原因,就是以前我打手枪,龟头如果直接被手磨到,会很痛,所以多少会连带
着包皮一起打手枪,这样比较不会痛。现在母亲就是没有连带着包皮一起帮我打
手枪,再加上速度越来越快,龟头只感到越来越痛。母亲浑然不知情的,那手速
只有越来越快,忍不住那越来越痛的感觉,我开口说:「妈,这样有点痛。」母
亲瞬间停止那只正在帮我打手枪的手,停了一会,我感到母亲的手放开了我的鸡
鸡,我顿时有点失落,只感到母亲在我身旁稍稍的移动了一下,接着没几秒钟,
我感觉到我的龟头,不知道被什么温温的东西碰到,并且慢慢地扩散开来,持续
了一会儿,母亲的手又再度握住了我的鸡鸡,有点不一样的是,她是直接用手包
住龟头,然后转了几圈,好像是有意将那温温的东西抹开来。

  有了那温温的东西,母亲又再度打起我的枪来,我感到很神奇的,竟然不会
痛,加上母亲似乎有意在我的龟头上施加不同的力道,以及母亲那特有的柔嫩触
感,我已经到达了射精临界了。我有意着提醒母亲:「妈,我快射了。」忽然有
个冰凉的东西,贴在我的肚皮上,我想应该就是杯子了,我知道我的鸡鸡都会往
肚脐的方向变硬变大,所以明白母亲是想这样接住我射出来的精液。

  终于,在母亲的技巧下,我开始射精了,因为太舒服,我感到鸡鸡正在用着
以往没有过的力道射着精。忽然母亲说话了:「哎呀,射小力一点,射这么大力
干嘛?这样很难接。」我没理会母亲所说的话,只想尽情的发射。很快地母亲又
说了:「抖小力点,我一只手很难握住...唉唷,都射到杯子外面了。」因为
我上半身有包着棉被,所以没发觉到,只有感到母亲拿着杯子的那只手,在我肚
皮那边滑来滑去的,反正我不管了,这是母亲第一次帮我打手枪,我就是要好好
享受。

  终于射精完毕了,我已经舒服到不知身在何处了,射精过后的余韵,使我脑
袋空白,无法思考。忽然的一个痛感,母亲用手在我的鸡鸡挥打了一下,说痛也
不是很痛,但也将我的思绪带回到现实。接着母亲说:「自己擦乾净,起床后把
棉被拿去洗衣机那放,我晚上再洗。」说完母亲就快速地离开我的房间。虽然没
有看到母亲将如何喝下那帮我打出来的牛奶,但真心觉得没差,这次的打手枪,
已经是一个很大的里程碑了。身体上的舒服远大于看母亲喝牛奶的心理。在母亲
离开房间后,我将盖在我眼睛的东西拿下,原来是浴巾,再将身体有精液的地方
擦乾净之后,将沾到我精液的棉被丢在床下,回头一趴,继续补眠。

  接下来的六天,母亲每天早上都会不请自来地到我的房间,如第一次帮我打
手枪一样,拿浴巾盖住我的眼睛,将盖住我下半身的棉被掀开,非常熟练般的脱
下我的睡裤跟内裤,当温温的东西降临到我的龟头一阵子后,就会开始帮我打手
枪,为她自己準备她想要的精液牛奶。只是每次都被母亲骂,要我射小力一点,
不然杯子很难接住精液,我当然有回过她,这很难控制。也因为这样,在第五週
的第一天,母亲如往常般进到我房间后,帮我打着手枪,打到一半,母亲说话了
:「今天就不用杯子接你的射精了,我用其他容器接,免得你又射的到处都是,
我不想每天都洗被子,你要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疑问的回答母亲:「其他
容器接?什么其他容器?」因为看不到母亲的表情,只听得到母亲回说:「你不
用管什么容器,你就射你的精就好。」我只能无趣的回答她:「喔。」继续感受
着母亲式的打手枪。

  在母亲的攻势下,我很快地就达到射精边缘了,我对着母亲说:「妈,我快
要射了。」没想到母亲突然将另外一只手,一同握着了我的鸡鸡,配合着原本在
帮我打手枪的手,齐上齐下得套弄着我的鸡鸡,原本是舒爽感是跟着一只手的移
动,移动到哪,哪边就舒爽。现在两只手同时握住,让我感受到双重舒爽。在双
重攻势下,撑不到母亲的十下,我射精前最后一刻对着母亲说:「射了。」就在
爆发的同时,射出第一段精液前,我突然感到龟头,被一股温热感包住,有个软
嫩的东西裹住了龟头周围,无比舒服,原本要射精前,龟头已经舒服到天了,但
这次史无前例般的感觉,让爽感更上一层楼。

  我难得的「啊~」了一声,将第一股精液射出,我感到龟头整个被那软嫩的
东西裹的更紧,并带着一股我说不出的感觉,这个容器感觉像是有生命般,好像
促使着我赶紧给它第二股精液,感受到它的意图后,也就毫不留情的,用力射给
它第二股。就这样两方的攻防战打了起来,只要龟头感受到那个意图后,我就会
大力地射出精液攻击它,它接收到我的攻击后,没多久就会再透过那软嫩的东西
将他的意图传到我的龟头。这样一来一往,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是我输了,到
射精的后半段,就没办法这么大力地射精攻击它,但它传过来的意图还是一样猛
烈,只能说母亲这次準备的容器很厉害也很舒服。

  终于,那个容器离开了我的龟头,此时的我已经是无力抵抗,任由着母亲双
手握着我的鸡鸡。就当我以为要结束的时候,母亲突然双手变成一只手握着,我
可感觉到母亲的大拇指,正贴在我的鸡鸡的下侧,也就是我的尿道。轻轻压着,
从根部往龟头方向推去,并说着:「还有一点。」母亲的手是一样的柔软,我明
白是母亲想将残余在尿道的精液挤出。没想到母亲这一点也不放过,刚刚跟你的
容器打架,我都打输了,还想要向败者讨战利品。就在母亲推到将近龟头的位置
时,突然,有一个滑嫩的东西,扫过我的龟头,并带走那残余的精液,而我则是
因为被这滑嫩的东西将我的龟头刮了一下,让我激灵的叫出:「啊~。」的一声
。母亲这次的打手枪,竟然让我叫两了次。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