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男友9 激战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女儿的男友9  激战

 ******************************************************************

   首发:SexInSex/春满四合院
   时间:2021.01.21
   作者:zds198604221/z198604221

 ******************************************************************

  距离上一次又隔了一段时间,忘记剧情的可以看看前面。
  终于写完了最后3章,接下来会陆续发出,大家有什么想法的可以留言回复。
  欢迎大家多提意见、思路,很多时候读者的观后感能给作者更大启发。

 ******************************************************************

  第二天,我们都进行各自的工作,马文斌、小柔要去上学,我和姗姗则要去
上班。

  姗姗在国企的董事长办公室上班,负责的是领导的日常出行等安排,对领导
的行程掌握的最为清楚,这也让她在国企裏有很高的地位,加上她美豔的外表,
深受领导的喜欢,所以在单位裏可以说是如鱼得水。

  当天晚上,4个人再次一起吃饭,虽然还没真正习惯,但相比昨天已经能有
点简单的交流了,不过还是草草地用了餐,吃完饭小柔就回房间开始学习了。

  小柔的学习成绩很好,是典型的学霸,这点可能遗传了姗姗,要知道姗姗是
当时她们高中的高考状元,她每晚都会花很长时间学习,就连睡觉都会戴着耳机
一直磨英语听力,加上她现在高三了,所以对学习更为抓紧,这点和马文斌完全
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像马文斌我就从来没见他学习,甚至连课本都没带。

  这样简简单单的日子又过了几天,马文斌也逐渐融入我们的生活,平常在家
裏的交流也显得愈发自然,一转眼,马文斌就在我家待了整整两周,这两周裏马
文斌居然没有任何举动,但是他和姗姗、小柔的关係确实更加密切了,一家人对
他的认可度也越来越高了。

  以前小柔上、下学都是我送的,现在都不用了,她和马文斌一起走,虽然不
在一个学校,但马文斌都会先把小柔先送到再去自己学校,放学了再来接她一起
回去。

  有一次我偷偷跟这他们身后,发现马文斌真的只是单纯送小柔上学,只是一
路上两人有说有笑的,看的我咬牙切齿,但偏偏马文斌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让我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

  「姗姗,小柔,準备好了吗?马上要出发了。」又是一个週末,我们家有个
惯例,週末我都会带一家人出去逛街,带姗姗和小柔出去吃吃玩玩、买买衣服什
么的。

  「老公,要叫文斌一起去吗?」姗姗拉着我低声道。

  确实,现在多了一个马文斌,不带有点不好意思,但带上了又烦人。

  「马文斌,你要不要一起?」无奈下我也只能问道。

  「文斌也要去吗?」小柔穿了一件短裙走出来,上身套了一件白色的外套,
背着一个可爱的双肩包,打扮的既清纯靓丽又活泼可爱,听到马文斌要去,她脸
上也泛起笑意。

  「可以吗?」马文斌问道。

  「你要是想就一起吧。」姗姗回应道,今天姗姗上身穿着大红色长袖,下身
穿着铅笔牛仔裤,背着一个黑色的香奈儿小包,看起来高挑又美豔。

  「那太好了。」马文斌还从来没有和我们一起出去过,这次能一起他也感到
很兴奋。

  本来是开开心心的一家三人行,结果硬生生变成了四人行,虽然郁闷但我也
没办法了,谁让姗姗、小柔都对马文斌不排斥了,而且把他一个人留下好像真有
点说不出口。

  我开车带着他们来到了市里最大的综合体,商场裏,姗姗和小柔的美貌引人
侧目,一路走来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马文斌硬生生夹在她们两人之间,
三人有说有笑的,反而把我落在后面了,偏偏马文斌形象也不错,和母女俩在一
起也挺般配,让我看了更不舒服,尤其是我还经常看到马文斌会有意无意的触碰
到姗姗和小柔的身体,看得我真是怒火中烧。

  *************************************************************************

  本来快乐的一天在我的郁闷中结束了,回到家,晚饭后马文斌和小柔就各自
回房间了,我和姗姗则在坐在沙发上,晚饭结束后会一般我们俩会一起看电视,
但其实大也不是为了看电视,只是为了待在一起,往往都是我看电视,姗姗看手
机。

  今天晚上姗姗一直在回复着资讯,我看她表情一会纠结一会咬牙切齿的,也
不知道在和谁聊天。

  随着夜幕沉沉,我们两都回到房间,各自洗漱好上床準备睡觉了。

  「老婆,晚安!」我亲了一下姗姗的侧脸。

  「嗯,老公晚安。」

  关了灯躺在床上,我却怎么也睡不着,要是平常我早就开始打呼了,翻来覆
去的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姗姗忽然推了推我,「老公?」还轻声地叫着。

  姗姗干嘛?我心裏正想回应,姗姗又轻轻推了推我,我刚要开口,但心理一
激灵,鬼使神差的赶紧发出打呼声,装作睡着的样子。

  姗姗耐心等了一会,我依然装睡,还打呼特别响,听到我的呼声,可能她放
心了,她轻轻起身,批了一件睡衣悄悄离开了房间,我躺在床上仔细听着,听到
传来了下楼的脚步声。

  姗姗準备去哪里?干嘛这么小心翼翼的?难道是找马文斌?我心裏胡思乱想
着,越想越急,赶紧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轻轻打开房门,走到楼梯口的走廊上,
然后趴在地上往客厅看去。

  姗姗没有开灯,阳台外的月光照进来,洒的满地清辉,虽然不是很亮但也能
看的清楚,姗姗就这么静静地坐着,月光将她美豔的身影斑驳地照在地上,既恬
静又美好。

  没一会儿,客卧的房门打开了,马文斌穿着一条睡裤走了出来,马文斌的出
现一下就打破了这个美丽的画面,将平静的氛围一下子破坏,姗姗看到马文斌也
变得紧张起来。

  「姗姗姐,好準时啊!」马文斌轻佻的话语不仅刺激着姗姗也刺激着我的神
经,看来是他私下裏约了姗姗。

  「你,你要干嘛?三更半夜的约见面……」姗姗披着一件薄薄的睡衣,有点
明知故问,她肯定知道马文斌约她没好事,只是不好意思点破。

  「你说呢?」马文斌走近姗姗,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二话没说就抓住姗姗的
一个大乳揉捏起来。

  「嗯,小斌,不要……」姗姗被马文斌的大胆动作刺激到了,心裏十分紧张,
要知道此时不同往日,我和小柔现在都在家裏,姗姗可不敢乱来。

  「哦……姗姗姐是不是担心一会儿你的叫声太大,把人给吵醒啊?」

  「你……我……」听到马文斌的嘲讽,姗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语气也犹犹
豫豫,完全不像是一贯强势的她。

  「先不说这个,来,看这裏,笑一下……」马文斌从口袋裏掏出手机,笑嘻
嘻的说着。

  「啊?你要干嘛?干嘛拍照?」姗姗惊慌失措,我知道马文斌可能是想录下
来给我看。

  「我这是在记录姗姗姐的美态啊,这可不是能轻易看到的。」马文斌不管不
顾,一边开始拍摄一边继续逗弄姗姗,手伸进了姗姗的睡衣裏,隔着胸罩捏着巨
乳上的小红豆,搓弄起来。

  「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可以!」姗姗态度坚决,但身体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半遮半推着马文斌的拍摄。

  「就我自己看,有什么关係。」

  「那…那也,那也不行,万一有人……」姗姗完全陷入了马文斌的节奏,只
管着他的拍摄,已经顾不上马文斌调戏的手。

  「不会的,我拍了就删总行了吧,总不可能有人今天晚上能看到吧?」看到
姗姗的立场似乎有所动摇,马文斌鼓动着。

  「那,那,嗯……」姗姗在马文斌的抚摸下连思考都变慢了,都不知道说什
么。

  「你看,你上面的嘴说不行,可是下边这张嘴都流口水了。」马文斌手在姗
姗的两腿之间抚摸了好一会,当他抬起手时只见一条晶莹的细线在月光下闪烁着
微光。

  姗姗嘴裏喊着不要拍,但身体还是非常老实,两条腿已经不自觉的张开,睡
衣的扣子也都鬆开了。

  「啊……这,这不是,这是……」看着马文斌手上的手机,又看着那一丝小
穴裏带出的晶莹,姗姗想像着自己淫蕩的神情被拍的一览无遗,娇羞不堪。

  「好了,你放心,这个视频留不过今晚,等会你看着我删怎么样?」马文斌
说着手指拨开姗姗深绿色的小内裤,插进小穴裏扣弄起来,姗姗红着脸低头呆呆
地看着他的手指,身下传来的「噗滋噗滋」声音让她满脸通红,随着「嚓、嚓」
两声,马文斌一边摄影还一边拍照。

  「啊……你……嗯……那,那你记得一定马上删了……」姗姗知道也抗拒不
了了,只能半推半就的答应。

  第一次被人用手机拍下淫蕩的样子,似乎刺激了姗姗敏感的神经,让她的心
态发生了变化,她整个人扭动的更加厉害了,似乎开始享受被眼前的少年玩弄。

  「姗姗姐,来,把腿合拢起来,先来个端庄点的姿势,我们重新开始。」马
文斌满意的看着已经屈服的少妇,他开始指挥姗姗,进一步掌控她。

  「嗯……讨厌,小斌你,你这个坏孩子……」姗姗娇嗔着,发出无比诱人的
声音,明明自己已经动情了,偏偏马文斌还要玩花样。

  这也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姗姗被别的男人玩弄,远比视频上更加生动、更加
淫蕩,我侧过身子,忍不住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内裤裏,搓弄起早就硬得不行的鸡
巴。

  姗姗用手轻轻拍打了一下马文斌还插在她小穴裏的手,让他先拔出去。然后
慢慢合上睡衣,调整了坐姿,她的表情瞬间变得冰冷而又高傲,就像平时面对我
一样,然后把双手放在腿上,合併起白玉般的修长双腿,缓缓扭动纤细的腰肢,
这样一幅堪比圣女的端庄画面让马文斌忍不住「哢嚓哢嚓」的不停拍照。

  看着马文斌在陶醉的拍摄,姗姗也是兴致高涨,她用手把头发盘起,然后半
转身扭头看向马文斌,抛出一个娇媚的眼神。

  冷若冰霜的美丽面孔和妖冶魅惑的姿态让马文斌心跳加速,第一次见识到姗
姗这样端庄的媚态,让他充分体会到成熟美少妇的独特韵味。他不自觉的放下手
机,慢慢接近姗姗,然后两个人深情的对视着。看着马文斌放肆的眼神,姗姗的
小脸也逐渐红起来,都已经要滴出水来了,马文斌忍不住吻上了姗姗的红唇,两
人的嘴唇紧紧贴合在了一起。

  马文斌一边吸吮眼前着诱惑的红唇,把舌头伸进女人微张的檀口,一边双手
解开了睡衣,在姗姗细腻的背部肌肤上游走着。两人吻激情又野蛮,直到姗姗快
要窒息的时候,她才吐出缠绕在一起的舌头,分开了双唇,仅剩下一条晶亮的口
水把两人的嘴连接在一起。

  「姗姗姐,来吧。」马文斌脱掉短裤,留下内裤给姗姗来动手。

  姗姗看到马文斌被高高顶起的内裤,迫不及待的半蹲到马文斌的双腿之间,
伸手抓住内裤的边缘,想要解放那根坚硬的肉棒。

  马文斌抓住了姗姗的双手,制止了她的动作,然后按住姗姗的头往下压了压,
姗姗愣了一下,迷茫地看着马文斌,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她缓缓的跪在了马文
斌的胯下,张开小嘴,咬着内裤用力下拉,就像一只美女宠物犬。

  随着内裤的脱下,马文斌的巨棒瞬间弹了出来,带着无声的威势直逼姗姗的
脸颊,姗姗心裏好像有什么东西觉醒了过来,神情一阵恍惚,然后用玫瑰花瓣般
的嘴唇吸住鸡蛋一样大小的龟头,小舌头还使劲的挤出嘴唇,绕着龟头舔舐着。

  马文斌的手机再次出现在手上,「哢嚓」的拍起照片来。

  「姗姗姐,这照片真是精彩,来,舌头在龟头上多打打圈。」

  姗姗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回到马文斌手裏的手机,瞬间意识到自己刚刚
的行为是多么的淫蕩,然而这时她无法抵抗这来自内心的渴望,按照马文斌的指
令卖力的服务着,舌头用力吸着龟头,因为太过用力,脸颊的肉都瘪了下去,小
小的红唇变成了一个鲜红的O型。

  「哦……舒服,用力。」马文斌按着姗姗的头,闭着眼一脸的享受。

  「嗯……小斌,你的鸡巴好大,有多长?」借着换气的机会,姗姗一边舌头
来回舔着长长的肉滚,像在给肉棒抹油一样填的满是水渍,一边媚眼如丝的瞄了
马文斌一眼,娇媚的问道。

  「最近一次量是23公分,不过我还在长,它也应该还会跟着长一些吧。」
想不到马文斌的鸡巴尺寸这么惊人,已经完全达到黑人的长度了,但又兼备着黄
种人的特点,比黑人的可硬多了。

  马文斌忽然抬头看了楼梯口一眼,然后对着身下吞吐自己狰狞巨物的美妇说
道,「姗姗姐,你说你偷偷下来李哥会不会发现呢?」

  「啊?」姗姗赶紧扭头往楼上看。

  看到姗姗朝我这个方向看来,吓得我赶紧缩了一下身子,我为什么要躲?明
明是她在和男人偷情,怎么好像我犯错了一样,想想真是窝囊!

  「别看了,肯定没醒,不然早出来了。」马文斌说着一把拉起姗姗,将她按
倒在沙发上,对着她小巧的耳垂一路向下吸吮舔弄。

  「你吓死我了。」姗姗眯着眼享受着马文斌的爱抚,马文斌解开她的胸罩,
双手抓握住她饱满挺翘的乳房,时轻时重的捏弄,又用指头捏住粉红的乳头来回
搓动。随着不断的挑逗,姗姗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身体在不断的升温。

  「嗯……啊,好痒,啊……嗯……别咬……疼……」姗姗忽然娇吟起来,原
来马文斌手掌一边开始攻击姗姗的小穴,一边抓紧巨乳,挤出了鲜嫩的乳头,开
始舔咬起来。

  「啊……不……不要,你,你是不是没吃够奶……怎么……怎么乱咬,啊…
…」随着马文斌的挑逗,姗姗的端庄与冷豔蕩然无存,急促的喘息让她说话也断
断续续。

  「姗姗的奶子是我玩过最极品的,当然吃不够。」

  「啊啊啊……轻点,人家,要被你玩出奶水了……啊……」心灵慢慢敞开的
姗姗被马文斌全方位的攻击刺激的语无伦次,「又,你又挖这裏,啊……好舒服,
不……不行了,小穴要被你扣坏了……」

  看到姗姗被马文斌玩的拼命扭动,言语错乱的样子,刷新了我对姗姗的认知,
原来在情欲高涨的时候姗姗可以这么淫乱。

  在姗姗欲火高涨的时候,马文斌停了下来,一把扯去了姗姗早已湿透的小内
裤,现在姗姗只剩一件睡衣,裏面完全真空了。马文斌抬起姗姗一条光滑如玉的
大腿,扛在了肩膀上,扶起早已坚硬如铁的巨棍抵在了姗姗汁水淋漓的小穴口,
右手重新拿起手机,「姗姗姐,要记录你的小搔穴迎来大肉棒了,跟着我说,茄
……子……」马文斌一边说着一边巨大的龟头破开了紧闭的洞口,像钻井一样开
始艰难的深入阴道。

  「嗯……啊……茄……子……啊……好,好粗啊……」姗姗意乱情迷的喊着,
躺在沙发上,高高举起右腿,不自觉的倾吐着舌头,满脸淫乱的配合着马文斌记
录下这被插入的淫蕩瞬间。

  这淫蕩至极的一幕被收入手机以后,马文斌不再分心,用力向前一挺,青筋
暴露的粗壮阳具完全没入了姗姗的小穴,轻轻适应了几下后,就挺动腰腹大力的
抽插起来。

  「啊……啊……鸡巴好粗……好长,好烫……要受不了……」仅仅二十来下
的抽插,就让欲望已经爆棚的姗姗迎来了第一次激烈的高潮,小穴中氾滥的汁水
喷涌而出,像是在沖洗马文斌的肉棒。

  「嗯……紧,真紧,小穴裏面像是一张小嘴,吸的真牢……」马文斌讚歎着,
不顾高潮而在颤抖的姗姗,抱着她的大腿,毫不留情的抽插着,发出了快速的「
啪啪啪」声响。

  「啊……小斌,让,让我缓一下,啊……不行,我,啊……」姗姗求饶着,
大腿不停颤抖,小腹也一下下痉挛着,高潮的反应还没退去,就马上迎来马文斌
的爆操,差点让姗姗喘不过气。

  姗姗平常很喜欢运动,所以身材保持的很好,一身肌肤弹性有力,小蛮腰不
仅精緻小巧,连马甲线也清晰分明,两条大腿紧致修长,线条迷人,但现在这些
美好的条件都便宜了马文斌。

  马文斌没有理会姗姗的求饶,双手抓住她颤抖扭动的纤腰,让姗姗的大腿贴
紧自己的胸膛,然后蹲下马步,节奏更为急速的抽插起来,巨大的鸡巴一下子就
在阴道内摩擦出了阵阵白沫,疯狂的抽动根本不是我能比拟的,少年的青春活力
在这一刻彻底释放。

  「嗯……小斌,小斌,啊……你力气好大,好厉害,啊啊啊……啊啊……姗
姗姐的小穴会,会,会被插坏的……啊……」姗姗双手抓紧沙发的边沿,强压住
抽动的小腹,忍不住挺起屁股,以寻找更大的快感。

  「我是什么厉害啊?」马文斌追问着,同时配合的加快速度强沖猛撞起来,
两人胯部与胯部之间的啪啪声持续的刺激了两人的感官。

  「啊……啊……鸡巴,啊……小斌的,鸡巴……又粗,又长,又硬啊……好
厉害啊……」,每说一个词,姗姗的声音就高亢一分,最后变成了声嘶力竭的低
喊,这一刻,她几乎就忘记了楼上的丈夫,房间内的女儿,心神都聚集在了那根
正在自己体内纵横驰骋的巨棒上。

  在几百次抽插之后,随着肉体的撞击声,马文斌猛地加快了节奏,「吼……
要射了……射死你……射满你的小骚穴……」马文斌也忍耐不住了,急速的挺动
了几下之后,抓住姗姗的腰肢,酣畅淋漓的开始射精,巨大的鸡巴青筋暴起,汩
汩精液像水流通过水管一样,沿着阴道注进了姗姗的小穴。

  被滚烫的精液一烫,姗姗小穴马上又一阵收缩,再次高潮了,高潮的刺激下
她屁股忍不住高高顶起,一颤一颤的,像是在迎接着精液的灌入。

  「啊,啊……好烫,小穴好烫,啊……」姗姗双眼紧闭,伸长着舌头,一脸
陶醉的喃喃自语。

  高潮后的男女交叠着躺在沙发上,体力略微恢复之后,马文斌起身,把巨大
的鸡巴从小穴拔了出来,因为小穴裏面灌满了精液,当鸡巴拔出来时候发出「啵」
的一声,就像从热水瓶拔出了一个紧闭的瓶塞一样,瞬间,一大堆浓郁的精液也
流了出来。

  马文斌坐在沙发上,巨大的鸡巴依然高高耸立,居然没有因为刚刚射精而疲
软,还是坚挺如铁棍。

  「嗯,你,你这坏蛋……每次都射进去……还这么多……万一,……到时候
人家要你负责……」姗姗迷恋地看着马文斌依然坚挺的肉棒,媚眼迷离的撒娇起
来。

  马文斌淫笑着扶起姗姗,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这次他把鸡巴顶在拨开小
穴的两瓣嫩肉,龟头再次顶着小穴,「姗姗姐,想要我怎么负责,要不要让它现
在就进来照顾你?」

  「嗯……小斌,你怎么,怎么还这么硬……姗姗姐……被你操的有点怕了…
…」姗姗妖媚地看着年轻的男人,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虽然人已经疲惫,但下
体紧贴着的火热感觉让她无法割捨。

  马文斌身体用力一顶,龟头猛地挤了进入,无数白浊的液体瞬间被巨柱挤出
了阴道,肉棒慢慢消失在空气中,液体顺着肉棍流到了马文斌的两个卵蛋上,画
面真是淫靡又刺激。

  「不要怕,马上你就又爱上它了。」马文斌说着又开始抽动起来。

  「啊……嗯……小,小斌,我们去你的房间吧,好不好?」虽然情欲高涨,
但姗姗还是想要儘快离开这个随时会被发现的危险地方,尤其是她刚才克制不住
的呻吟,真怕会引来我和小柔的注意。

  「那好吧。」马文斌可能也觉得在这裏玩的差不多了,毕竟在客厅不够尽兴,
他说着两手架起姗姗的两条大长腿,把她抱了起来,然后一边顶着小穴一边往房
间走。

  「啊……别这样,你,你这样子,啊……插得太深了,我脚都麻了……啊…
…」姗姗双手环抱着马文斌的脖子,哀求道,这样的姿势让她全身的重量都落在
了肉棒上,巨大的肉棒死死顶着子宫口,让她全身发麻。

  然而马文斌并不理会,只是一下一下的抽插着,利用走动的节奏,每次当姗
姗身体落下的时候用力的往上顶。姗姗被马文斌的这几下重击顶的话都说不出来,
双脚死死的缠在他的腰上,小嘴张的大大的,拼命地喘气。

  「姗姗姐,你这样挂在我身上,像不像一条发情的母狗?」看着姗姗淫蕩的
模样,马文斌忍不住停了下来,站在原地用力抽插。

  「嗯,才……才不是呢……我,我才不是,不是母狗……嗯……」姗姗咬着
牙坚持着不大喊出来,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让姗姗连话也说不来了,只能儘量压抑
自己的声音。

  急促的喘息和压抑不住的呻吟声让马文斌明白,身前的美妇又快要被操到高
潮了,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决定再给她最后一击,「对了,姗姗姐,操了这么久,
我都还不知道你姓什么呢?」

  「啊?你,你说什么?」姗姗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原来一直操的自己快感连
连,高潮不断的少年,居然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确实,他只是女儿的同学,
只知道自己是小柔的妈妈,哪会知道自己姓什么,那这样的话,自己和外面的妓
女有什么区别,自己只是马文斌的泄欲工具而已。

  其实是姗姗自己不知道而已,马文斌早就调查过姗姗,对她的资讯了解的一
清二楚,怎么会不知道她姓什么,但是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对姗姗的打击是巨大的,
尤其是心理上的打击是无与伦比的。

  「呜呜……啊……我不要,我不是……啊……啊……」姗姗心裏的羞辱、耻
辱统统化作了火焰,把身体裏的欲望刺激到了顶点,忽然,姗姗小穴裏一阵剧烈
的喷射打在马文斌身体上,她不仅被马文斌操的高潮,引发了剧烈的潮吹,甚至
还有一股淡黄色的液体激射而出,打湿了马文斌的身体,是尿液,姗姗在这种强
烈的心理刺激下居然失禁了,这点已经超出了我的想像。

  激战中的两人也愣住了,呆呆看着马文斌小腹上的尿液,还一滴一滴的从两
人的交合处滴落在地板上,姗姗根本没想到身为成人的自己居然会有如此丢脸的
行为,这种强烈的羞耻感终于击溃了姗姗最后的心理防线,她忍不住大哭起来,
紧紧搂着马文斌的脖子,伏在他胸口上不停啜泣着。

  马文斌没有说什么,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姗姗哭泣,几分钟过去了,姗姗也越
哭越大声,越来越委屈。

  「不要哭了,来,头抬起来,和我说,你叫什么。」马文斌命令道。

  听到马文斌的话,姗姗抬起头来,一脸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看了
真是我见犹怜。

  「我姓陈,叫陈姗姗。」姗姗一边抽泣一边说着,完全不像一个骄傲的公主,
就像一个犯错的小学生在作检讨。

  「好了,那以后我不就知道我的乖乖姗姗叫什么了吗?」马文斌冷冷看着姗
姗,看的姗姗有点胆怯了,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样,被一个和自己女儿一样大
的男孩硬生生操失禁了,操哭了,她在马文斌面前已经没有任何尊严了。

  「叫爸爸。」

  「啊?你,你说什么?」听到马文斌的话,姗姗呆了一下。

  「以后被干的时候,要叫我爸爸,女儿在爸爸面前撒尿,不是很正常吗?」
马文斌边说着,一边又开始抽插起来了。

  「嗯,啊……不,不是……啊……」居然要叫和自己女儿一样大的孩子爸爸,
这种冲击对姗姗而言是无法想像的,虽然马文斌说的似乎有点道理,但根本就是
歪理,姗姗一下子又转不过弯,觉得不对但又不知道如何反驳。

  「快叫!」马文斌一边狠狠说着,一边加猛地快了抽插的速度,强烈的摩擦
再次刺激了姗姗早就脆弱不堪的神经,让她快要奔溃了。

  「不对,不是,啊……啊……,轻点……啊……顶到了……不行……啊……」
马文斌的鸡巴深深插入姗姗的阴道,甚至已经穿透阴道,在不停攻击着那紧闭的
子宫口。

  「乖女儿,听爸爸的话,快叫,听话才乖嘛!」马文斌似乎找到了姗姗的敏
感位置,他沉下马步,将姗姗夹在自己的大腿上,疯狂抽插起来,维持着这个姿
势整整干了10分钟,终于,姗姗被彻底击溃了,又一次猛烈的高潮袭来,将她
带上了欲望的巅峰,这次她的潮吹更剧烈了,而尿液也随之奔射而出,而且贱得
很高,打湿了马文斌的胸口。

  「嗯,不,不行……啊……爸,爸爸……啊……爸爸……女儿又,又尿了…
…啊……啊……爸爸,爸爸干我……啊……」姗姗已经失去任何抵抗,她忘情的
叫着,就像乖巧的孩子一样,长髮随着她的头左右摆动在肆意飘蕩,脸上满是癡
迷,在马文斌的狂风暴雨下她彻底屈服了,完全沉沦在马文斌的胯下。

  姗姗竟然会这样,居然叫马文斌爸爸,要不是亲眼看到我根本就不会相信,
看着马文斌和姗姗彻底消失在了客厅,我也彻底鬆懈下来了,整个人躺在二楼的
地板上傻傻看着天花板,心情非常複杂。

  我知道小柔晚上都会带着耳机睡觉,所以就算刚才两人的肉搏声音有点大,
也不会吵醒她,但我没想到姗姗这样一个骄傲的人居然被一个高中生给搞哭了,
给彻底折服了,不仅是肉体上的,还有心灵上的。

  因为平常都是姗姗参加小柔的学校活动,所以每次回来她都会嘲笑这些高中
生的无知、幼稚,明明很单纯偏偏还要装的很深沉,让她都是忍俊不禁,谁能想
到现在她居然被一个高中生给彻底打败了,完全臣服在一个高中生的肉棒下,这
个对她心裏的打击绝对是巨大,不可想像的。

  但是姗姗今天晚上的表现比平常和我做爱时骚多了,这还是我认识的姗姗吗?
或者说是我的问题吗?不过为什么放纵的姗姗居然有一种别样的美,比平时端庄
的样子还要美的多。想像着姗姗刚才的媚态和失禁时的癫狂,我忍不住掏出了早
就硬的不行的鸡巴,躺在地板上直接搓弄起来。

  随着一阵高潮,我也释放了身体的欲望,深夜的偷窥,高潮后的疲惫,让我
也感到睡意沉沉,我慢慢爬回到床上,终于忍不住闭眼睡去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阵水声,我猛地睁开了,眼前一阵刺
眼,我看向窗外,居然已经天亮了。

  我赶紧起来,听到卫生间裏传来洗澡的声音,我开门而入,看到姗姗美丽炫
目的背影,清澈的水沿着她背部光滑的肌肤不断流下,也不知道姗姗是什么时候
回来的。

  「老婆?你起来了。」

  「嗯。」

  「怎么这么早就洗澡啊?」

  「昨晚睡觉热死了,流了很多汗。」姗姗语气平和的说着,没有任何异样,
但是脸上泛起了点点微红。

  「哦,我到没感觉。」也不知道昨天到马文斌房间姗姗又被玩了什么花样,
干了多久,估计姗姗回来时间不长,要不然也不会现在才洗澡。

  「你睡得和死猪一样,哪会有感觉。」姗姗娇嗔着,一晚的激战还是没有丝
毫减弱她的美豔。

  「好吧,老婆,那我去準备早饭了。」

  「嗯,我洗好就下来。」

  「老婆!」

  「嗯?」姗姗侧过脸。

  「我,我爱你!」看着姗姗精緻的侧颜,我不知道怎么忽然说了这句话,听
到我突然的表白,姗姗表情一呆。说完我也没等姗姗回音,就转身準备下去。

  「老公!」就在我转过身的时候,姗姗忽然叫住我。

  「嗯!」我没回头。

  「我也爱你,傻瓜,快去吧!」

  听到姗姗的话,我心裏一阵舒坦,就像在炎热的夏天喝了一大口冰水一样舒
服,虽然她的身体背叛了我,但至少心还是我的,想到这裏,我似乎对她的肉体
出轨也没那么反感了,但随之心裏居然升起一丝丝的异样。

  想到姗姗被马文斌爆操的画面,想着她一边叫爸爸一边被干的场景,我似乎
感觉比亲自下场还要性奋、还要刺激,也不知道马文斌会不会把在房间裏的视频
发我,想到这裏,心裏居然还充满了期待,我踏着欢快的步伐走向了厨房。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