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妻第二部(十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十六)
鸣远的车子按导航,在郊外的村子里转哟着,好不容易在一处竹林边上看到了那在竹林里的一处小院,停车下来,那湿润的空气,让鸣远原本有些沮丧的心情莫然的好了几分。
“来了,老弟”竹林里走出了一个人,没错,这人就是俊豪的爸,鸣远现在的妈妈何媛的前夫,杨建国。
“老兄,你这地方不好找啊”
“嗨,现代人不就这样,城里待腻了,都往外跑嘛,怎么样,这个环境还不错吧”
“什么叫不错啊,那是杠杠的”
“这是我去年搞的一个私人会所,平时也没什么人,有时候要接待些领导不方便在外头的,就都安排在这里了。走吧,我们进去里面坐”
进到院里,建国的新媳妇陈晨正端坐在院里小亭子里的茶桌边上。鸣远在建国的指引下,落坐在陈晨的对面。
“大嫂”鸣远点头向陈晨打了个招呼。可陈晨冷着个脸没有搭理他。
“给我老弟倒茶啊”建国敲了敲茶台。
“老弟?谁是你老弟?”
“说什么呢?赶紧的”
“怎么我说错了吗?他老婆现在可是你儿媳妇,他算那门子的老弟?在说了,他现在还是何媛的儿子,叫他老弟,不折寿?”
“说什么呢,鸣远不也是鹏鹏的亲爸爸,咱闺女曦涵的家公嘛,老弟,你别介意啊”
“……老哥,我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嗯,你那小子和我那闺女登记了,我和你嫂这个当父母的都不知道……那天要不是问了下鹏鹏那小子,我都还蒙在鼓里。当然,你也别怪孩子告诉我这些。你出事的时候,我带王道长去了趟你家里,想着以王道长的本事,你分分钟不会有啥事,那成想,唉,不过你放心,在我这儿你永远是我老弟。”
“那怎么行,那我不是降了辈分”陈晨在一边不乐意的说到。
“好了,别耍小孩脾气了。老弟,来喝茶,别介意哈”建国一边给鸣远倒茶一边安慰着两头。
“……”鸣远手里转动着杯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喝掉杯子里的茶,抬起头对建国和陈晨说到“阿姨说的对,是我自己太执着了,我现在的情况,确实不应该在自以为是的能和你同辈了,你现在是雪儿的家公,虽说鹏鹏是我儿子,但是雪儿也说过,在我这事没有彻底解决前,就都不按我钟家的辈分,我现在也算是何媛的儿子,叫你俩叔叔阿姨,你们受的起。刚才是我唐突了。阿姨,别介意,我以茶代酒,给你赔个不是。”
“行了,行了,刚才阿姨没吓到你吧”陈晨听了鸣远的话,冰冷的脸上也是浮现点笑容。
“没有,没有”
“对了,现在我们应该是怎么叫你?”
“按何媛妈妈的意思,在家里我叫刘镇远”鸣远的脑子好像开了窍一般,以前压在心里的那点不痛快,也烟消云散了,再提到何媛妈妈时候也无比的自然,眼里再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很多的女子,也感觉没了压力,嘴里喊着阿姨,心里也有了些小激动。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妙,也许是这种身份的倒置,让鸣远既感到羞辱又有一丝丝的兴奋。是啊,放下钟家的身份,曦涵本应是自己儿媳妇的人,以后就是自己的姐姐了。这感觉太奇妙了。鸣远此时此刻有了种轻松百倍的感觉。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那以后我们也叫你镇远?”也许是鸣远真正放下了,鸣远此时看着眼前这个姑娘那樱桃般的红唇里,吐出的气息好像都扑在自己的脸上,那声音是那么的动听,特别是镇远这个对鸣远有着特殊意义的名字传到耳边,顿时让鸣远的鸡巴硬了起来。
“应该的,应该的。只是……”
“阿姨,知道,这个只在家里叫的,你放心吧”
“那镇远,叔叔就不客气了”
“应该的应该的”
“不对,不对,你等会儿”
“叔,哪儿不对了?”
“镇远,你看啊,我吧年纪可是比你现在的爸妈年纪都要大啊,你叫我们叔叔阿姨,不合适啊”
“对,对,对,我应该叫你们伯父伯母才对”哈哈哈,院子里三个人相互看了看,一起大笑了起来。
“镇远,你真想通了?”
“伯父,你放心吧,我出事以后,要不是你找来王道长,我和我钟家现在还指不定什么样子呢,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伯父也算救过我和我钟家了。”
“诶,那不算什么,那个时候我能帮还不帮,我还像话嘛,都是应该的,不提这些不痛快的事,这事过了以后就都是好事。镇远,今天找你,伯父是有几个事想找你帮忙。”
“你说”
“第一件事,就是我那臭小子俊豪,他对我和他妈离婚的事,比较抵触,对陈晨也不接受,你看你能不能帮我给缓和一下关系?”
“这事……我没什么把握,我找时间和雪儿嫂子说说,让嫂子开导开导他?”
“雪儿嫂子?”陈晨疑问的看了下鸣远,手里泡茶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哦,伯母,是这样的,我妈说,我是最后一个进门的,我在家里行三,曦涵和俊豪是我的哥哥姐姐,所以我叫雪儿叫嫂子。另外因为我妈准备只带着我进刘家的门,所以我的名字是凯宇爸爸按刘家的字辈给改的。”
“哦,那……你叫鹏鹏不是要叫姐夫?”
鸣远深吸了口气,手伸到了裤子口袋里,用力的压着快要爆炸的鸡巴。这第一次当着外人的面承认自己的卑微,让鸣远有了丝丝要窒息又要爆炸的快感。
“是的。”
“诶,那我可不可以采访下,镇远,叫自己儿子,姐夫是什么感觉?”
“好了,别逗人家了”建国看着自己媳妇恶作剧般的恶搞鸣远,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连忙开口说到。
“哎呀,这有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
“兴奋”鸣远努力控制着自己,憋红了脸回答着陈晨。
“怎么个兴奋法?是高兴的兴,还是性欲的性啊?”
“好了,越说越不像话了”
“是……是……性欲的性,是性奋也高兴。”鸣远并没有听到建国的话,现在鸣远耳朵里,都是陈晨那带着一种种高高在上的调笑声,这让鸣远身体里全部的血液都汇聚到了鸡巴上,也让鸣远的脸越来越红。
“那你现在是不是也很性奋啊?”
“是”
“是不是性奋到一触即发的那种”
“嗬……嗬…嗬……是……”鸣远裤裆里的鸡巴终于再也忍不住,在鸣远的手心里爆浆了。
做为过来人,建国和陈晨看着浑身颤抖着,喘着粗气的鸣远,当然知道鸣远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两人相视一笑,一起欣赏着鸣远的丑态,然后又亲昵的亲了个嘴。鸣远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头伏在茶台上,嘴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好一会才平静下来,低着头“对不起,我去一下洗手间”然后急急忙忙的站起身,慌头慌脑的找着洗手间。
“你慢着点,这边”建国,站起了身子,一手扶着鸣远的手。一手指着洗手间的方向。
“老公,太好玩了。就这么的刺激他一下,他就……”
“我猜啊,他是对现在这种混乱的称呼特别有感觉,就是可能他会觉得这样的称呼会有羞辱感,而他对羞辱又特别有感觉,所以才会在你那样的刺激下,瞬间达到颅内高潮吧”
“颅内高潮?”
“嗯。就是一种自发性知觉高潮反应,不过谁知道呢。你一会儿别在刺激他了。”
“诶,老公,你说,我们也让他叫我们干爹干妈,好不好?”
“别,我可没那个什么爱好,你也给我打消那个念头。”
“哎呀,人家也就说说而已,你怎么还生气了,好了,好了,不生气了,嗯嘛”陈晨的嘴印在了建国的脸上。
“小淘气”说完嘴也在陈晨的红唇上碰了一下,俩人就这样一来二去的,唇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舌在两人的嘴里嬉戏追逐着。以致于鸣远回来坐在了椅子上,两人都没有发现。
鸣远等了会儿,看着两个闭眼亲吻的人,心里却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激动,所以也看的没什么兴趣,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忘情的两人。
“额,伯父伯母,不好意思哈”
“没什么的,都是成年人”建国打着哈哈,陈晨则红着脸,站起身,往屋里走去。
“那个什么,要不我先回去?”
“不急不急,还有事和你说。那个镇远啊,现在地产不好做了,你也知道。”
“嗯,伯父,这事好像我也使不上力啊”
“不是,你明天不是要去党校学习了嘛”
“额,妈妈帮我搞的名额,我也不知道要学什么,说实话,出事以后我就没什么心思在工作上,让伯父笑话了”
“理解,理解,换了是我,可能还不如你了。你这个名额,你妈跟谁拿的,我很清楚。我实话告诉你,这次这个班,结束以后大部分人都要下到下面去扶贫,当乡第一书记,当然你肯定是不会去,你妈的意思估计也就是让你镀个金什么的。但是,她那条线太弱了。我和你伯母,能帮你。”
“嗯……其实我一直没有什么上进心,这个党校也是被硬塞进去的。”
“你不要这样说,以前是没有什么机会。包括我以前要想拉你一把也不一定能够有那个力。现在不一样了,你伯母她爸,你知道吧”
“你是说陈市长?”
“别说出来啊,怎么和鹏鹏一样,没点脑啊,我算知道鹏鹏是怎么一会事了,早知道这样,以前就应该早早的把他带在我身边。”
“……”
“行了,这事你以后自己知道就可以了,我们接着往下说,我和你伯母打算慢慢转型,从地产这个脱出来,现在旁边有个县,就是你妈现在那个小男朋友,哦,你是叫他爸,是吧”
“额…”
“好了,不惹你了,我已经知道你喜欢那什么了……”鸣远一听脸又红了起来,裤裆里的鸡巴又有抬头的迹象。
“他们那个县现在缺个县长,你这次党校结束以后,我和你伯母,打算帮你运作过去当这个县长。”
“……”鸣远吃惊的看着建国
“今天找你来,主要是想问问你的意思,好事总得先安排自己人不是?当然如果你要没那个心,我在另外找人”
“不是,伯父,你需要我做什么?”
“也没什么,他们那个县,我和你伯母去看过,我们想去搞搞旅游,如果政府是自己的人,到时候不更好说话?你放心,不会让你做违法乱纪的事的。”
“额……就这个?”
“那你还想怎么着?”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要付出什么代价?”
“要不,你拜我和你伯父做干爹干妈吧”陈晨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院子里,陈晨应该是去洗手间洗了把脸,那发丝间还有些水珠子挂在上面。
“你别添乱,镇远,别理她。我不要你付出什么代价,就到时候帮我保驾护航就可以。”
“不做违法乱纪的事?”
“保证奉公守法”
“不要我付出代价?”
“你这人,怎么这么小心眼啊,你伯父都说不要了,那我还是那话,要不你拜我们做干爹干妈,这样的代价如何?”
“去去去,一边去,男人说话女人插什么嘴”建国不耐烦的对陈晨挥了挥手。
“那行吧,我干!”
“这就对了嘛,做这个县长怎么说也是个处级嘛,以你的年纪,我们官商结合,你给政策,我出资金,干个几年下来,你还可以上到副厅,厅。你升官,我发财。多好的事。那就这样定了?”
“嗯,那这事还麻烦伯父伯母帮运作,活动活动。”
“这事你先别往外说”
“嗯嗯嗯,知道的伯父。”
“另外鹏鹏,你就别担心,怎么说他也是我女婿,交给我,你大可放心,不要有什么顾虑。”
“怎么会,伯父伯母都信不过,还有谁能信的过”
“这就对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话说两头,雪儿黯然失色的离开娘家,一路上窝在副驾上,任由俊豪开着车,在街上满地的转哟着。
“哥哥,你这是往哪开啊”
“我也不知道啊,开你心情不好,就随便开呗。”
“你靠边停车”
“哦,等着啊,怎么了?”
“换我开,你没驾照”
“谁说我没有?”
“有!正儿八经的假照,行了,别说了,靠边停车,我来开。”
“好好好,你确定你没事了?”
“嗯,就是看我妈那个态度,一下没缓过那劲儿,这会儿没事了。我们去买菜,今晚我们家里也好好的开个伙,好好吃吃饭。对了,把你姐你妈她们都叫上,我们的小家也该热闹一下了。”
“你以什么身份叫她们?”
“叫她们过来吃饭,还要什么身份?”雪儿一下没缓过神来
“切”俊豪见雪儿没领会自己意思,小孩子脾气的把头扭到一边,看着车窗外。雪儿这才明白过来。
“得性,以你杨俊豪老婆的身份,请我家婆家姐一家过来吃饭,可以了吧。切,小孩脾气。”
“那要不要叫镇远?”
“叫他干嘛,今天晚上杨家聚餐,关他什么事”
俊豪听雪儿第一次这样承认自己是杨家人,心里特别的高兴,兴奋的打着电话通知去了。
两个人到了超市,停好了车,进了超市,雪儿挽着俊豪的手,俊豪推着手推车,像极了一对儿小夫妻。
回到家里,雪儿就赶着俊豪去写作业复习功课,自己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今晚做的都是曦涵,何媛,俊豪爱吃的菜。雪儿完全没有发现,自己今天买菜的时候,忘记了鹏鹏爱吃的菜,心里只想着了何媛她们一家子了。
忙活着菜,时间过得真快,就在雪儿在厨房里忙着的时候,何媛站在了厨房门口,“要帮忙吗?”
雪儿抬头看了眼何媛,不经意间脱口而出“妈,你来了”话一出口,何媛和雪儿都楞了,这一声妈,叫的是那么的干脆,没有一丝的犹豫,没有一丁点儿的不好意思,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空气中尴尬的气氛没有持续几秒,雪儿红着脸,低着头。
“雪儿,你刚才……”
“行了,妈,你去里面坐着吧,饭还要一会儿呢”雪儿很快调节好自己的情绪,自然的招呼着何媛。
“行,那我就坐等吃的了”说完兴冲冲的跑到客厅里,拉着正和俊豪玩着游戏的凯宇说,“哎哎哎,你刚才有没有听到,雪儿喊我什么?”
“什么?”
“雪儿刚才喊我妈诶”
“又不是第一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不是,你不知道,以前吧,雪儿喊我妈,那是一种无奈,被迫的感觉。今天雪儿喊我妈,那叫一个干脆,自然不做作。听着就亲”
雪儿在厨房里,听到何媛那兴奋的声音,脸又红了。记得第一自己喊鸣远他妈做妈的时候,也是那么的突然,没有点犹豫的就喊了出来。那个时候的小琴也是和何媛一样的兴奋。雪儿心里想着事,可手里却没有停,飞快的处理着手中的食材。
没过会儿,曦涵和鹏鹏也到了。何媛见到曦涵来了,又兴奋的拉着曦涵的手,把刚才雪儿喊她妈的事又说了一遍,曦涵一边和何媛高兴着,一边看了眼鹏鹏,鹏鹏的裤子中间又偷偷的鼓了起来。
“妈,我去看看雪儿要不要帮忙。你坐着偷着乐吧”曦涵站起了身,往厨房走去。
“雪儿,要不要帮忙”如果说刚才雪儿叫何媛妈是自然的反应,那么曦涵这一声雪儿就有点故意了。
“哦,不用不用,姐,你去陪姐夫他们玩吧,这里小,也站不下两个人儿”不大的房间里,所有人都听到了雪儿的话,俊豪和凯宇是一点反应也没有,而何媛听了则是更加的高兴。鹏鹏则是有点无奈,他才不要做妈妈的姐夫呢,妈妈怎么都不明白?鹏鹏,只好坐在沙发上假装看着手机,其实眼里一直观察着两个应该被我称为爸爸的两个人。当然鹏鹏眼光更多的是看着俊豪,这个在他心里被他认定以后是他爸爸的人,至于鸣远,从他第二次醒过来以后,在鹏鹏的眼里就只是自己丈人的儿子刘镇远了。而杨俊豪才是他的爸。想着这些,鹏鹏的鸡巴硬了。这一切都被善解人意的曦涵看在了眼里,手假装不经意的放在了鹏鹏的鸡巴上,嘴贴着他的耳朵“今天在外婆家说的,你想好了?确定要叫我弟做爸爸了吗?”
“嗯……可以吗?会不会吓到他?还是不要了吧”
“没事,有我呢?记得你答应我的,只绿母,不能用绿妻的想法!”
“怎么可能,爱你还爱不过来呢。怎么可能让你出轨”
“那就好,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就在给我弟敬酒的时候,就直接喊爸,不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
“那你还想多复杂?”
“那他……”
“哎呀,你就听我的,没事哈”
“哥哥,你外面收一下,准备吃饭了”厨房里雪儿自然的招呼着俊豪,不知道是因为刚才喊了何媛那声妈以后,把雪儿的任督二脉打通了。还是鸣远那边念头的通达,因为蛊的关系,连带着雪儿这边心态也完全转变,总之就是这么的自然。俊豪也如一个正常的老公那样,听着自己老婆的指挥。而做为今天的重要客人,何媛十分的高兴,何雪这个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好闺蜜,完全放下了身分,成了自己的儿媳妇。而且自己这个调皮捣蛋的儿子,在她的身边也是格外的听话,像个大人的样子。离婚以后,最让自己放不下的人,终于长大了。自己也可以放心的嫁给那个爱着自己的小男孩。这才是生活本应有的样子。相信这事过去以后,一切都会是好好的。这不大的屋子里,那幸福满满的感觉影响着每一个人。那一直压抑着这两家人的阴霾这一刻消撒了许多。屋子里每个人脸上都自然的流露出幸福的笑。当然除了鹏鹏。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