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在狗鸡巴下的美母(上)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DLeader0000
2020/09/30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13,461 字

  心血来潮写出来的兽交文,可能会再写个尾声。

  提前祝大家国庆快乐!

  ==================================================================

  男不养猫,女不养狗。

  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我看着在妈妈屁股后面屁颠屁颠跟随的大形黑狗,
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慨。

  我们家一直以来对宠物都不感冒,再加上我有被狗咬过的阴影,一般情况下
家裏是绝对不会出现如此长相兇狠的大黑狗的。奈何,妈妈最好的闺蜜杨姨要出
一趟远门,只能把大黑狗放在家裏寄养。

  说起来,这条大黑狗很奇怪,没有高贵的血统,长相就如同街边的流浪狗。
它的毛发很密很短,强壮的身躯和健硕的肌肉都是是毛发无法遮掩的,它的眼睛
不像其他宠物狗一般憨厚老实,一直流露着一股兇意。如果说它的长相和流浪狗
无疑的话,它的气质就像草原上的野狼!

  杨姨是个寡妇,她选择能带来安全感的宠物狗我并不感到意外。可是最让我
无法接受的一点就是,大黑狗下体裸露摇晃的狗鸡巴实在是太辣眼睛了!通红通
红,还没勃起的时候,目测就有十多厘米长,和我这个初中生的纤细小臂差不多
粗,极其丑陋恶心,让人看着就忍不住皱起眉头!

  对于这样兇狠强大的大形狗,我是又害怕又畏惧,好在大黑狗在到我们家后
就没有搭理过我,一直围着妈妈打转,尤其喜欢跑在妈妈屁股后面,把鼻子凑到
妈妈的大屁股缝间吸闻,甚至还有一次把妈妈居家短裤舔湿了。妈妈也是好脾气,
只是拍了拍大黑狗的头,没有更多的惩罚。

  现在,它的狗鼻子又碰到了妈妈的屁股,吸闻的声音历历可辨。这狗他妈是
到发情期了吧?天天追着我的妈妈,不会真把我妈当成母狗了!我忍不住在心裏
吐槽。

  一股淡淡的酸意冒了出来,说句心裏话,我也喜欢妈妈的大屁股,也想把自
己的脸埋在妈妈深深的屁股缝内吸闻其中的体香味。

  妈妈是个大美人,岁月没能在三十八岁的妈妈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肌肤吹
弹可破,白皙如雪。水汪汪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还有俏丽的樱桃小嘴,这精致
立体的五官构造了她绝美的容颜。由于对瑜伽的热爱,妈妈的身材维持的很好,
身高有一米七,胸前的高峰总是把衣服撑得高高隆起,足足有D罩杯。那肥硕的
臀部更加夸张,一瓣臀肉都有一个脸盆大,偏偏连接着这两个巨物的腰部盈盈一
握。那双美腿修长无比,大腿有肉,小腿纤细,与肥臀完美结合。

  从小到大,妈妈都是我仰慕喜爱的女人,只不过到了我情窦初开的年纪,对
妈妈的喜爱逐渐变为了对女人的喜爱。

  正当我看着妈妈出了神时,一直跟在妈妈屁股后面的大黑狗一跃而起,扑在
了妈妈的后背上。

  「啊,煮仁,你又在胡闹了!」妈妈吓了一跳,她连忙扭过身子,拍了拍大
黑狗的脑袋。平时的大黑狗都会有所收敛,这一次它却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两
只前爪重重压住妈妈的后背,竟开始前后晃动自己的狗屁股,那逐渐勃起的狗鸡
巴在妈妈穿着热裤的屁股缝间抽插起来!

  如此巨大的黑狗双腿直立,整个身躯至少有一米五以上,黑压压的一片压在
妈妈背上把我整个人都吓傻了,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

  「不行,煮仁,快下来,这样不好!煮仁!」妈妈已经着急起来,奈何大黑
狗实在太重压得妈妈没有办法反抗。

  「汪!汪!汪!」大黑狗大声吼叫着,似乎对自己身体底下母狗的反抗很是
不满。狗鸡巴的抽插愈发地快速,也越插越深,已经进入了妈妈双腿深处的缝隙
间,我真的很担心妈妈的热裤会不会被狗鸡巴肏破!

  「妈妈!」我小声呼喊着,身子却像灌了铅一样无法移动。

  「煮仁,煮仁,你不可以这样!快下来,乖啊!」妈妈娇声叫喊,面对这样
的大形犬,身为弱女子的妈妈只能忍受大黑狗的发情。

  「煮仁」是杨姨给大黑狗取的名字,这二字看起来文雅,读起来却和「主人」
毫无差别,此时努力挣扎的妈妈「主人主人」一声声叫着,仿佛大黑狗不是妈妈
和我们一家的寄养宠物,而妈妈才是大黑狗的宠物或者奴隶。

  我真是个废物,就连心爱的妈妈都保护不了!这狗他妈就是一条疯狗!发情
的疯狗!我们没太管你,你可真把我们家当自己狗窝了?还是把妈妈当作自己的
母狗了!我一边责怪着自己,一边谩骂着这只让人厌恶无比的大黑狗。

  幸好没过多久,一直摩擦着热裤的大黑狗就腻了,它这才从妈妈身上跳了下
来,摇头晃脑地走到空调下窝着休息。观察细致的我已经注意到妈妈热裤上湿润
的一块,那是大黑狗的前列腺液!

  「小峰,妈妈去换个裤子。」妈妈直直地走向房间,故意没有正脸看向我,
掩饰着尴尬与娇羞。

  一阵波折过去,待妈妈做好晚饭,已经快七点了。宽大的客厅只有我和妈妈
二人,以及那条恶狗,没有爸爸参与的晚餐总觉得缺了点什麽。

  爸爸没有什麽爱好,尽力都花在了工作上,时常把我和妈妈丢在家裏,自己
去外地出差。要是我是妈妈的老公,肯定舍不得把这样的美娇妻一人放在家裏,
必定抱在怀裏夜夜宠爱。

  我慢悠悠地吃着饭菜,眼神已经飘向了阳台上的妈妈,她正蹲在地上给大黑
狗倒狗粮,肥厚的大屁股在蹲姿下显得更加硕大。

  也不知道拍打大屁股的感觉会是什麽样的,是不是就像黄色小说裏描写的那
般有弹性?

  我咽了咽口水,对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忍不住冒出了淫乱的念头,身体也出现
了本能的反应。

  不行,今天晚上又得撸一发了,真希望浴室内有妈妈穿过的内衣内裤呢……

  妈妈有一个秘密,这是我在浴室偷偷翻找妈妈的换洗衣物时才发现的。她的
几乎每条换洗的内裤都湿漉漉的,并不是残留的尿液,而是一种黏糊透明的液体。
对性知识有所了解的我立刻就明白那是妈妈的淫水,只有性欲旺盛的女人才可能
分泌出如此多的淫水!

  正当我胡思乱想着,妈妈已经起身向饭桌走来,「小峰,发什麽呆呢?」

  「没,没什麽。」我隐蔽地看了一眼妈妈的大屁股和丰乳,这才恋恋不舍地
移开了视线。

  妈妈坐到了我的对面,看了眼手机上的来信,情绪不太高涨地对我说道:
「唉,爸爸要三天后才能回来了。」

  「妈妈,杨姨家这条狗实在太不听话了,就不能早点把它送回去吗?爸爸也
不喜欢狗。」我忍不住嘟囔道。

  妈妈看了眼阳台上进食的大黑狗,对我安慰道:「小峰,你也知道你杨姨平
时都不求人的,唯独这次她求我帮她养一周,我怎麽好拒绝呢?况且,煮仁只是
有些闹腾而已,又不会咬人,乖啊!」

  「好吧。」听着妈妈柔声请求,我也不好继续抱怨。一周,一周时间也太长
了,才两天而已,这大黑狗就快把我们家闹个天翻地覆!天吶,这样的日子竟然
还要维持五天!

  ……

  「轰隆隆!」

  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倾盆大雨随之而来。

  糟糕,天气预报都没说今天会下雨,阳台晾晒的衣服还没来得急收呢!妈妈
着急地从马桶上站起来,连擦拭阴唇的时间都没有就跑了出来。

  好在家裏空无一人,妈妈就没想那麽多,只穿着上衣就跑去收衣服。要是让
我知道此时妈妈裸露着下半身,只怕是第一时间从大雨裏沖回家中,将这美不胜
收的风景深深印在脑子裏。

  此时的妈妈正焦急地将一件件还未吹干的衣物从衣架上收下来,雨水吹打在
妈妈白色T恤上也浑然不觉。很快,妈妈的衣服就被打湿,紧紧贴合着妈妈的身
躯,将她美好的身材展露无疑。妈妈白皙的乳肉与粉红的乳头清晰可见,没有了
胸罩的束缚,两双巨乳随着身子的起伏剧烈晃动,而那白花花的肥臀也是一颤一
颤,如同两个圆滑的豆腐一般可口。如此雨中美人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抗住诱惑
的,只可惜无人有机会欣赏。

  乌云密布的天空将屋子染成了暗黄色,双手都提着衣服的妈妈只能抹黑走进
屋。

  就在这时,一双绿油油的眼珠子突然出现在屋内深处,那双眼睛充满了欲望
与野心,直勾勾地盯着妈妈美妙的胴体。妈妈被彻底吓了一跳,差点就把抓着衣
服的手松开了。

  「呼,是煮仁啊!唉,我的好煮仁,你可别这样吓我!」妈妈舒了口气,这
才将猛烈跳动的心脏安抚下来。

  一只狗爪探出了阴影,它正是寄养在家中的大黑狗煮仁!此时的它已经走出
了阴影,一身黑毛的它就如同深渊走出来的恶魔一般。

  「嗬呜——」大黑狗的嘴中冒出一声声低吼,一丝丝口水从嘴角流了出来。
它的眼睛死死盯着妈妈的下体从未离开过,炽热的目光打在妈妈身上让她很是不
舒服,一股莫名的危机感让她后退了一步,「煮仁?你怎麽了?」

  大黑狗忽然的一声大吼把妈妈再一次吓到,还没给妈妈反应的时间,它已经
直直地沖了过来。

  「别!不!煮仁,你冷静点,不!」湿热的吐息吹打着敏感的私处,妈妈这
才反应过来这只大黑狗离自己究竟有多近!

  她能清楚地感知到一根滑溜溜的大舌头伸了出来,疯狂地来回舔弄着妈妈如
小包子般鼓起的小腹,浓密的阴毛沾满了狗口水,晶莹剔透。更加让妈妈抓狂的
是,狗舌头上竟然长着犬科不该有的倒刺,粗糙的触感袭击着敏感的阴唇,她嘴
上的叫喊终于化作了呻吟,「啊——」

  出于自我保护意识,妈妈一直是加紧着双腿,比人类大上数倍的狗舌头也就
只能舔到妈妈阴唇的一小部分而已。下体处的大黑狗还在孜孜不倦地舔弄小腹,
妈妈却已经忍耐不住了。

  「啊,舌头好舒服,煮仁,啊,不能这样,啊啊啊……」妈妈的呻吟声已经
彻底占领了她话语的全部,愈发地娇媚诱人。

  许久没有性爱滋润的妈妈身体无比敏感,她紧锁眉头,肉欲与理智在做着最
后的抗争。

  不行,太舒服了,这样我真的会把持不住!嗯,啊啊,我是一个已婚妻子,
一个孩子的母亲!和狗发生关系什麽的,实在是太匪夷所思,更是违背伦理道德
的!我不可以,也不可能做出如此丢人显眼的事情!虽然身体饑渴难耐,但也不
至于用狗舌头来满足自己,我一定能像以前一样平静下来!对,我要平静下来!

  正如我所猜测的一般,妈妈是个性欲旺盛的女人,即便如此,她也没有背着
爸爸去找男人,在孤独寂寞的夜晚全靠自己的双手解决,自始自终她也不愿做出
背叛丈夫,背叛自己的家庭。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大黑狗已经不满足于舔弄柔软的小腹,它的鼻子与舌头
找到了散发着骚味的根源,两腿缝隙间的阴道口,那裏早已淫水泛滥,散发着浓
郁的淫水骚味。

  妈妈的内心做好了反抗的準备,可是身体却恰恰相反。在大量的淫水润滑下,
大黑狗的舌头十分轻松地鉆了进去,就如一把利剑刺穿了妈妈所有的防御。

  「啊!」

  妈妈喘着粗气,手上的衣服早已掉在身后,舔弄的快感让她完全忘记自己完
全可以做出反抗。

  这也太舒服了,只不过是舔那麽一下,比我自己摸一个小时还要舒服!这狗
狗这麽喜欢舔,就让它多舔舔吧,毕竟是杨姐的爱犬,我也不能亏待了它……

  妈妈迷茫地看了一眼大厅的婚纱照,虽然黑暗与阴影已经将婚纱照完全吞没。
只是让狗狗舔舔而已,又不是偷男人,没关系的,嗯,没关系的,等狗狗舔够了,
我就做回好妻子,好妈妈……

  昏黄的光线下,妈妈白皙的美腿缓缓张开,败给了肉欲,而这正是妈妈在悬
崖边上的第一次失足。

  还没等她适应过来,大黑狗对着妈妈的私处就是一阵狂舔,那股劲仿佛要把
淫水舔尽才肯罢休。长着倒刺的舌头一次又一次地照顾到阴道口附近的全部敏感
部位,每一次的舔弄都让妈妈浑身一紧,她嘴上的呻吟已经变成了哀求:「我的
好狗狗,我的好煮仁,啊,多舔舔,啊啊啊,再快点,求你再快点,啊,好舒服,
怎麽这麽舒服,不行,啊,感觉自己湿透了,嗯,讨厌,太舒服了……」

  进入状态的妈妈把衣服丢在一边,忘情地用双手压着大黑狗的脑袋,只为了
能让大黑狗的舌头舔得更深更用力。

  突然,狗舌头对妈妈最为敏感的阴蒂重点照顾,酥酥麻麻的快感从阴蒂传遍
全身,饑渴许久的妈妈只在狗舌头的舔弄下就达到了高潮!

  「啊啊啊啊啊,不行,啊,好舒服,啊啊啊啊,高潮,这是要高潮了,啊啊
啊啊啊,喷了,啊,狗舌头好棒,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妈妈高声呻吟着,
大量的淫水喷射而出,全部都洒在了大黑狗的嘴中,毛发上。

  剧烈的高潮快感让她一时间没能站住脚,双腿一软摔在了地上。肥厚的臀肉
撞在地板上的衣服上发出一身闷响。由于臀部垫着衣服的缘故,妈妈的私处高高
抬起,粉嫩的肉穴毫无遮掩地对着大黑狗大打开着,怎麽看都像是妈妈在勾引着
大黑狗,勾引着它侵犯自己。

  她却没有察觉这一点,只是舒舒服服地看着天花板,日积月累的肉欲终于缓
解了不少,所谓的家庭,所谓的伦理被她彻底抛之脑后,满脑子只有那粗糙的狗
舌头,满脑子都是狗舌头给她带来的快感。如果问她是否愿意再次享受狗舌头的
伺候,妈妈会很坚定地回答,「我愿意!」

  「煮仁,你厉害了,好狗狗,啊,太棒了……」还在回味高潮余韵的妈妈也
不介意自己正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嘴上毫不吝啬地夸奖着大黑狗,比起对我的欣
赏与赞美还要频繁。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大黑狗慢慢地走了过来,前爪分别伸到妈妈身体两侧,
后爪则放在敞开的双腿间,带着狗粮味与口臭味的大嘴离妈妈的俏脸只有几厘米
而已。

  这股怪味让妈妈迷离的双眼恢复了神色,她看着满嘴獠牙的巨口与猩红的口
腔,立刻就惊呼出来。

  它这是要干嘛?什麽时候离我这麽近了!它不会要咬我吧?杨姐说过它是不
会咬人的,这怎麽回事?

  身体在高潮后还没能恢复力气挣扎,妈妈忐忑地观察着大黑狗的动向,深怕
它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了原始的欲望。

  妈妈的猜测已经答对了一半,大黑狗对妈妈的欲望并不是食欲,而是肉欲!

  一根滚烫炽热的东西抵在了她柔软的私处,烫得妈妈都感觉自己要被烫伤了!

  这是大黑狗勃起的鸡巴!它,想要强奸我!

  妈妈瞳孔睁大,满脸都是惊恐与不可思议。这根狗鸡巴是绝对不能进入属于
自己丈夫的肉穴的!绝不可以!这是种族之间的差异,更是种族之间的禁忌!

  况且,这狗鸡巴实在太大了!又红又粗,就和一根烧红的木棍一般!比起我
这样成年女性的手臂还要粗长,不,就是我丈夫的手臂也比不了!是让这样的狗
鸡巴插进来,我,我会坏掉的!

  「不行,煮仁,你快出来!这样绝对不行,出来,给我出来啊!」妈妈的语
气裏带着哭腔,潜能在绝境中被激发出来,她的双手努力地想将大黑狗的身躯推
开,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大黑狗的身体会如此沈重,力气会如此强悍,自
己一个女人的力气竟无法让它移动一丝一毫。

  大黑狗虽然不懂人的语言,女人的情绪它却能清晰地感受到,它愤怒地对着
妈妈吼叫:「嗷!嗷呜——」

  看着狰狞的大嘴张张合合,妈妈怕了,她怕再差个几厘米,这张嘴就能把她
的喉咙撕裂,自己的生命结束在它锋利的牙齿间。

  「我错了,绕了我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生命的威胁下,妈妈哭得梨
花带雨,湿润的私处流出了黄色骚臭的液体,妈妈被吓得失禁了!

  大黑狗闭上了散发着兇意的嘴巴,它的一只前爪按压住妈妈D罩杯的丰乳,
毛绒的黑爪完全陷在了白皙的乳肉裏。

  来自尖锐爪子的疼痛与强大的压力,妈妈明白了大黑狗的意思,它想让我躺
下来,想让我臣服在它身下!

  妈妈俏脸一红,一股莫名的情愫涌上心头。她打量着大黑狗的眼珠子,它的
眼神裏充满了威严与霸道,让人忍不住沈沦在这独特的气质中,自己的上半身也
在不知不觉中平躺在地上,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心理。

  这时候,身为大形犬的大黑狗扑在了妈妈身上,黝黑的身躯笼罩着妈妈白皙
的肉体,妈妈的心脏砰砰直跳,她不是在害怕或者恐惧,而是在期待,期待着自
己最不期待发生的事情发生!

  滚烫的龟头撬开了封闭许久的阴道口,强烈的涨痛感让她呻吟不断,「啊,
好胀,啊啊啊,太烫了,狗鸡巴太烫了,啊啊。煮仁,能不能慢点,阴道受不了,
啊,啊啊啊……」

  问题是,大黑狗终究只是一只兽类,它可不会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想法,只会
遵循自己的野性并满足原始的欲望。在龟头插进阴道口的一瞬间,滚烫粗长的狗
鸡巴兇狠地插入了妈妈的阴道,直达阴道深处,将妈妈最神秘的子宫口完全撬开!

  「啊——」妈妈强烈响亮的呻吟声响彻整个房屋,只怕是隔壁邻居都能听到
美人妻勾人的呻吟声。

  这时,一道巨大的闪光撕裂了黑压压的乌云,又一惊天动地的雷声如炮弹般
地炸开,这忽如其来的雷声没能在妈妈的心裏溅起丝毫波澜,她的世界只剩下与
狗鸡巴的交欢与无上的快感。

  ……

  妈妈这个时候在干嘛呢?是不是在为我準备香喷喷的晚饭呢?

  前一秒晴空万裏,后一秒乌云漫天,我被这场大雨困在了放学回家的路上,
只能在屋檐下躲雨。

  淋了点雨,感觉天又变冷了,要是这个时候能鉆到妈妈的怀中,感受妈妈体
温的温暖,就再好不过了!

  我胡思乱想着,其实自从到了青春期,我就妈妈保持了距离,也不可能做出
过于亲热的事情来。

  又是一道响雷,这已经是这场大雨第二次打雷了。一时间,我被这雷声打得
不太舒服,莫名的不安涌上心头。对了,妈妈现在和那只大黑狗正独处一室,大
黑狗不会对妈妈做些什麽吧?

  我越想越害怕,开始焦急地抖脚,尽管我也知道人和狗在种族的区别下是不
可能发生什麽的。看了看不算太远的回家之路,我沖进了大雨中。

  滂沱大雨把我彻底淋成了落汤鸡,但只要能早点见到妈妈,早点看到妈妈平
安无事,我就心满意足了。

  屋门被我打开,屋子裏漆黑一片,看不清任何事物。

  「啪,啪,啪,啪,啪……」

  响亮的啪啪声接连不断,女人微弱的呻吟声混杂其中,「啊,啊啊啊,嗯,
好煮仁,啊啊啊,你肏得好厉害,啊,啊啊啊,不行,太厉害了,啊啊啊,每次
都要把我的花心顶开,嗯,啊啊啊,子宫都要被肏烂了,啊,啊啊啊……」

  「妈妈,妈妈你怎麽了?」我立刻就听出是妈妈的声音,却听不清她说了些
什麽。

  「小峰,你回来啦!啊,嗯,小峰回来了……」妈妈听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
她忽然惊声说道:「小峰,你怎麽回来了?」

  「我放学,当然就回来了呀。」我有些纳闷,妈妈今天可真是怪怪的,「我
开灯了啊!」

  「不,不行,小峰不能开灯,不要开灯啊!」妈妈的惊呼声突然响起,而我
早已摸到了开关,按了下去。

  灯光照亮了房间,隐藏在黑暗中的欲望无处遁形。黝黑庞大的大黑狗压在我
最爱的妈妈身上,它的狗鸡巴深深插入我出生的地方,把妈妈的肉体肏得神魂颠
倒,呻吟不断!

  我震惊地看着妈妈的下体,这是多麽美好的艺术品,我就是从这麽美好的地
方诞生的吗!肌肤白皙如雪,小腹与大腿有肉而不腻,浓密阴毛充满了淩乱的美
感,那粉红如少女的的阴唇更是诱人无比,让人忍不住想要伏在下体吸闻玩弄。

  可偏偏,一个通红的粗大鸡巴把这所有的美感打碎了一地,过于粗大的茎身
将妈妈的阴道口撑到了最大,每一次的抽插强烈而又快速,我可以清晰地看到阴
道内的嫩肉都被狗鸡巴带了出来!

  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妈妈的阴道随着每一次的抽插都会喷溅出大量的淫
水,她的双腿更是盘在大黑狗的腰间,就仿佛她是在主动勾引这条大黑狗,不舍
得狗鸡巴离开自己身体一般……

  「啊啊啊,不,不要,小峰,不要看我,啊啊,别看我,别看妈妈,求求你,
啊,啊啊啊,啊……」妈妈的语气裏充满了惊恐,对儿子的歉意与作为女人的羞
耻让她清醒过来,她努力地想要挣扎,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大黑狗肏得没了力气。
然而,强烈的快感就如同浪潮再次把妈妈的理智吞没,她竟然在自己亲生儿子面
前毫无顾忌地呻吟着:「啊啊啊啊,煮仁,鸡巴肏得好厉害,啊啊啊,不行,啊
啊啊,好深,啊啊,怎麽这麽厉害,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麽,妈妈的声音是那麽愉悦与幸福?难道妈妈就喜欢狗鸡巴?不,妈妈
是被大黑狗强奸了!它把妈妈当作泄欲工具!怎麽办!我该怎麽办!我否认了荒
唐的想法,将一切的责任都丢给了这条发情的恶犬身上。

  「你这贱狗,不要欺负我妈妈!」我怒吼道。

  对与妈妈的爱与责任,怕狗的我鬼使神差地动了起来,我的双手死死环抱着
大黑狗壮实的腰部,使劲全身力气往外一拔,专注在交配上的大黑狗一时没能做
出挣扎的反应,被我拔了出来,那根狗鸡巴终于从妈妈的阴道内抽了出来,牵连
着几缕粘液细丝,藕断丝连,仿佛狗鸡巴与阴道都不舍得互相的离去一般。

  由于大黑狗的体重实在太重,强大的后作用力让我一屁股摔在地上,没能保
持平衡的大黑狗也摔倒在一边,它立刻就反应过来是我这个罪魁祸首坏了它的好
事,只见它迅速地站起身,对着我怒嚎着:「唔汪,汪,汪!」

  狗叫声中强烈的怒气如狂风般扑袭而来,吐沫星子喷了我一脸,我害怕地看
着它的血盆大嘴,童年时的阴影再次浮现。当时的场景也是如此,七岁的我在巨
型野犬面前毫无抵抗之力,五年过去的现在,我依旧被吓得浑身发软,在生命的
威胁下所谓对妈妈的爱和责任蕩然无存。

  「妈妈,妈妈救救我,妈妈……」我哭丧地喊着,扭头向妈妈求助。

  可此时的妈妈已经狗鸡巴肏到无神,她迷茫地嘟喃着,「呼呼,怎麽没了?
煮仁的鸡巴呢……」

  听到我数次叫喊,妈妈的眼珠子才恢复了焦距,她立刻想去自己的处境,想
起自己在儿子面前羞耻地与大黑狗做爱呻吟。

  「小峰,妈妈这就起来,不要怕,煮仁是不咬人的,你乖乖呆着,妈妈来解
决。」妈妈艰难地说道,努力地维护着自己作为妈妈的形象。

  她努力地支起身子,可下半身却没有足够的力气站起来。要知道,大黑狗身
为野兽的先天优势有多强,妈妈脆弱的阴道用来承受狗鸡巴的兇猛抽插就足够她
费劲自己全部的力气了。此时的阴道口在狗鸡巴离开后都无法合拢,小幅度地一
张一合,好像还在渴望狗鸡巴的宠爱。

  说实话,当前的局面实在太过滑稽可笑,大黑狗只是一只家养的宠物,一个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低贱物种,我们母子二人却都被大黑狗的威压吓得低首下心,
毫无作为人类,作为生物链霸主的尊严。

  大黑狗对着我又是两声吼叫,那深邃的眼睛在我身上盯了许久,似乎是在警
示着我不能再次做出任何阻止它的行为。见我如软脚虾一般瘫坐在地上,它立刻
对我失去了兴致,注意力再次放在了妈妈身上。

  感受着大黑狗炽热的目光,妈妈俏脸一红,有些平静下来的肉体开始发热,
阴道开始饑渴难耐,它们都在给妈妈发送着这麽一个信号,狗鸡巴!我要狗鸡巴!

  做一个人母宁死不屈,还是乖乖做大黑狗的泄欲工具,妈妈必须做出选择。
她俏脸上流露出的娇羞已经表明了她心中的答案,她认命般地闭上眼,特意把身
下的衣服堆高方便大黑狗抽插,将自己珍贵的私处完全展现在大黑狗面前。

  如此丢人的姿态就和一个婊子等着挨操毫无区别,可妈妈嘴上还要用作为母
亲的语气安慰我:「小峰,没事的,煮仁只是个顽皮的孩子,玩累了就会很乖很
听话的。」

  妈的,妈妈你以为你是在逗小孩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意思?妈妈说的很
隐晦,但我清楚了她的言外之意——她和大黑狗交配,就是为了保护懦弱的我,
帮我从大黑狗的手上救下来!

  指甲已经陷在了肉中我都浑然不觉,愤怒充斥着胸口。我并不是在气妈妈的
态度,而是在气自己的软弱无能!为什麽,为什麽我就不能动起来,把妈妈从大
黑狗的身下救出来?它真的只是一条狗而已……

  我绝望地看着妈妈,妈妈又一次被大黑狗压在了身体下来,俏丽的面孔已经
被狗头遮住,我相信她一定被家庭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如我一般绝望。

  然而,我错了,大错特错。

  妈妈的俏脸充满了春意,她的美目裏满满的期待,期待着狗鸡巴进入自己体
内的瞬间。她的阴道已经瘙痒难耐,那不是用手就能缓解,也不是自己丈夫的小
鸡巴就能解决,只有眼前这根丑陋粗大的狗鸡巴才能帮她消除这种痛苦!

  将狭小穴壁夸张撑大的胀痛感,插入阴道深处的满足感,它们就像吸毒的快
乐一般让妈妈深深沈迷。才离开不久,妈妈就如同毒瘾犯了一般抓狂。

  而我并不知道这一切,只是为妈妈的牺牲而深深自责。

  虽然我的内心悲痛,我的目光却离不开那根可恶的狗鸡巴在妈妈美好的阴唇
上来回磨蹭,被甘甜的淫水打湿,两片粉嫩的阴唇努力地夹住红彤彤的茎身,怎
麽看都像是在讨好狗鸡巴。

  「讨厌,你怎麽还不进来,啊,好痒,肉穴好痒……」我真真切切地听到妈
妈低声撒娇,那是她平日裏和爸爸沟通时都不会用到的语气,妈妈怎麽怪怪的,
她怎麽像是在主动邀请大黑狗?她不是为了我才任由大黑狗蹂躏她的肉体吗?

  我并没有注意到大黑狗眼神裏的灵性,那是戏虐带来的快乐,而妈妈品出来
了,她知道大黑狗在考验自己。

  这时,妈妈的右手伸向了下体。在我眼前,妈妈的玉手握住了狗鸡巴,扶着
它插入自己的阴道内。

  看着粗大的狗鸡巴一点点将粉嫩的阴唇撑开,我的心就如刀割般疼痛。妈妈
又被大黑狗强奸了,我却只能目睹这可怕的现实,什麽也做不了。

  「啊,进来了,啊啊啊,好胀,啊,怎麽这麽大,啊啊啊啊,更进来了,嘶,
嗯,顶到了,好刺激,啊啊,不行了,不行了,绕了我,啊,好煮仁,啊啊啊啊……
「妈妈喜悦的呻吟声从大黑狗的身体下传了出来。

  一个猜疑始终在我心中盘旋,妈妈真的就如她所说的一样,是为了保护我才
让大黑狗强奸自己?还是说……她是心甘情愿地与大黑狗交配?真的,她的表现
实在太淫蕩了,淫蕩得不像我的妈妈……

  不,不可能,我妈妈才不是婊子!她才不是为了一根大鸡巴就发情的蕩妇!
都是这只恶犬的错,那根狗鸡巴就该阉掉,再把它送到屠宰场去!

  我恶狠狠地想着处理掉大黑狗的方法,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我相信这条大
黑狗已经被千刀万剐了。然而,我也只能想想,做是没有可能做出来的。

  或许是感受到我愤怒的目光,大黑狗竟灵性地加快了抽插,就仿佛在向我炫
耀着自己的功绩,看吶,我可在肏你的妈妈,看看你这废物,只能躲在角落偷偷
看我肏你妈!

  那健壮的公狗腰如上了马达一般激烈晃动,妈妈白皙的肌肤都被撞得通红,
有肉的私处就像灌了水的海绵,一撞就淫水四溅。

  那狗鸡巴在阴道内疯狂地抽插,我都担心会不会把妈妈柔弱的阴壁磨出血来。
然而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强烈的肏穴快感让妈妈源源不断地分泌淫水,为狗鸡巴
更好地操弄而润滑。

  「啊啊啊啊,好厉害,啊啊,啊,顶得好深,啊啊啊啊,子宫口都要被肏烂
了,啊啊啊啊啊,不行,啊啊啊啊,不,太深了,啊啊啊啊……」妈妈娇声呻吟
着。

  狗鸡巴究竟有多长,妈妈作为大黑狗的泄欲工具最有发言权。三十二厘米的
狗鸡巴轻而易举地插入阴道的深处,粗大的茎身强行把狭小的阴壁撑成了它的形
状,同时,狗鸡巴还要撞开敏感的还未开发的子宫口,一阵又一阵又酸又痛的快
感让她沈迷其中。

  这是小鸡巴丈夫无法做到的,不,就是其他人都无法做到的!都不可能拥有
这样粗长的大鸡巴!妈妈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她的心中涌出了一丝崇拜,对
粗大狗鸡巴的崇拜!

  妈妈情动了,这让本就在高潮边缘的她达到了顶点,「啊啊啊啊啊啊,不行,
啊啊啊,要高潮了,啊啊,被煮仁的狗鸡巴肏到,啊啊啊,肏到升天了,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的呻吟声妖媚而又抓耳,听得我忍不住起了生理反应,让我不敢相信的
是,妈妈竟然会被大黑狗肏到高潮?不可能,绝不可能,光是看着大黑狗那丑陋
的模样,根本就不可能提起任何性欲。

  然而,我在心中再怎麽否认,事实就是如此。大量的淫水从阴道内喷涌而出,
全都喷射在身下的衣服上,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妈妈屁股下的校服又一次被打湿。

  「妈妈,你怎麽了?」我还是不死心地问道。

  「妈妈现在,啊,啊啊,妈妈现在很好,很舒服,啊啊啊,前所未有的舒服,
啊啊啊啊……」妈妈一边娇声回答着我的问题,一边忍受着大黑狗狂风暴雨般的
抽插,要知道,妈妈只是个泄欲工具而已,大黑狗可不会因为身下女人的高潮而
停止。

  妈妈真得被大黑狗肏到高潮了!为什麽她会为自己高潮而如此欢呼雀跃?这
难道不丢人吗!强奸妈妈的兇手可是那条大黑狗啊!我的内心又一次动摇了,再
一次怀疑妈妈主动挨操的理由。

  就在这时,大黑狗的脑袋向着妈妈的俏脸探去,一条厚实油腻的狗舌头从血
盆大嘴伸了出来,在妈妈可口的樱桃小嘴上舔弄着。

  妈妈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大黑狗行为的意思,很快,她脸一下子就红了。想
想也是,以大黑狗这样霸道的性格怎麽可能会讨好一个泄欲工具呢?它是在索求
亲吻,或者是更加任性的舌吻!

  这个时候,妈妈犹豫了,她在犹豫要不要服从大黑狗的命令。是的,她是在
犹豫,而不是本能的反抗。随着一人一狗的交配进入佳境,妈妈的肉体已接纳了
这只大黑狗,而她的意识也在慢慢沦陷。

  大黑狗已经侵犯霸占了自己最宝贵的地方,将自己作为贞节妻子的形象,只
不过是一次亲吻,相比之下已经没那麽重要了。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面对着吐出恶臭的巨嘴,妈妈吐出了自己的香舌,任由
大黑狗品尝。这已经不仅仅是肉体上的背叛,她的内心都对大黑狗臣服,这道名
为伦理的枷锁至此断裂。

  「啊,啊啊啊,讨厌,不要这样,啊啊啊,坏死了,啊啊啊,你这臭狗狗,
舌头都要被你舔脱皮了,啊啊,肏得好用力,啊啊啊,好煮仁,你就这麽喜欢和
我亲吻吗,啊啊啊,我也好喜欢,啊啊啊,好喜欢和煮仁亲吻,嗯,啊啊啊啊……」
妈妈含糊不清地诉说着自己心情。

  她红嫩的俏舌在粗厚的狗舌头面前就如同一个小点心,感受着狗舌头激烈霸
道的舔弄,她只觉得心脏砰砰直跳,这是比她和丈夫谈念爱时还要激烈的感觉。

  此时大黑狗锋利的发黄牙齿,油腻恶臭的口水,还有那嘴中的阵阵口臭,在
妈妈的心中都是那麽的美好,她情不自禁地用双手搂住大黑狗丑陋的脑袋,努力
地伸长舌头与狗舌头纠缠在一起。

  大黑狗极为通灵性,与泄欲工具的舌吻成功让它再次提速,在我的视线裏几
乎都能看到它的残影。感触最深的妈妈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太快了,啊啊啊,怎麽可以这麽厉害,不行,啊啊啊,
慢点,啊啊,不太行,啊啊啊啊啊,穴壁都被,啊,都被肏疼了,啊啊啊啊,啊
啊,好煮仁,用力肏我,把我肏死了都没关系,啊啊啊啊,啊……」

  一开始妈妈还可以胡言乱语,很快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全力地承受着
大黑狗粗鲁的沖击,只能无意识地哼上两句,「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间,大黑狗不动了,它的身体紧紧地贴合着妈妈的私处,只有腰部在微
微颤抖。

  它在干什麽!它在干什麽!不好的预感在我心中冒了出来,而一旁的妈妈也
忽然瞳孔睁大,「不,不要,啊啊啊啊啊,怎麽射进来了,啊啊啊,不行,射进
子宫了,啊啊啊啊啊,快点停下来,啊,不可以的,啊啊啊啊啊啊,太胀了,嗯,
不,啊,子宫要被撑爆了,啊啊啊啊啊,好舒服,煮仁的精液,啊啊啊啊,全部
射进子宫裏了,啊啊啊啊,不行,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煮仁,我也要高潮
了,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的妈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落下这样的结果,在大黑狗準备射精的瞬间,
她清晰地感觉到一个比阴茎还要粗大的圆形肉瘤塞进了自己的阴道内。那是大黑
狗的蝴蝶结,只有在射精的时候才会用到的器官,只为了把精液全部堵在阴道和
子宫内,把交配对象进行配种!

  面对着狗精液逐渐灌满自己的子宫,感受着子宫如同气球一般撑大,妈妈的
第一反应却是娇羞与幸福。讨厌,这条臭狗真把我当成它的母狗了吗?蝴蝶结塞
的那麽用力,射的那麽多,该不会是想要我给它生几个狗儿子吧!哼,想得美,
狗精液不可能让我受孕的!不过呢,这麽多天一直追着我屁股跑,一定是憋坏了,
看它这麽可怜,以后也不是不可以多宠宠这只大黑狗!

  妈妈一边甜蜜地想着,一边沈浸在与大黑狗一同高潮的快感中,水乳交融的
感觉似乎将一人一狗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她主动抱着大黑狗的脑袋,与它继续深
情舌吻。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大黑狗的狗鸡巴才从妈妈的阴道内抽了出来,看
着通红狗鸡巴上的淫水和龟头上米白色的精液,看着妈妈被肏得不成样的阴道口,
我终于确信了妈妈被狗鸡巴内射的事实。

  即便狗鸡巴已经抽出了体内,妈妈的美穴却无法合拢,褶皱的嫩肉往外翻起,
露出一个深邃的黑洞,足足有我的胳膊粗!除了妈妈高潮分泌的淫水,没有一丝
一毫的狗精液流出来,满满的精液全部锁在子宫裏,这已经不单单是因为狗精液
浓厚无比,更多的是妈妈的肉体不想要狗精液离开自己的身体!

  我瞪着眼睛看着这绝望的一幕,指甲已经深深地陷在肉中也浑然不觉。妈妈
被内射了!这条贱狗竟然敢把它低贱的精液射在我妈妈的子宫裏!他妈的,这狗
疯了,那是我的妈妈,不是它的私有母狗!

  大黑狗即没有在意肏瘫在地上的妈妈,也没有理会我这个无能为力的懦夫,
走到一个舒适的位置舒舒服服躺下。

  「妈妈,你没事吧?」比起对大黑狗的仇恨,我优先关心妈妈的身体。

  妈妈面色红润,喘着粗气,两块巨乳随着吐息起起伏伏。片刻之后她才扭头
看向我,她的眼神很复杂,裏面包含了许多不一样的情愫,又对背叛家庭的懊悔,
又有酣畅交配后的余韵,也有对我软弱行为的不满,更有对未来生活的迷茫。

  她并没有立刻回答我的问题,目光从我身上传向另一边的大黑狗,它黝黑的
眼睛与妈妈对视着,似乎也在等待着她的回答。很快,妈妈眼神裏的复杂蕩然无
存,流露出比起对我和爸爸更加浓郁的爱意与情欲。

  她僵硬地挤出笑容,对我说道:「没事,小峰,我会保护你的。」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