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小姨子的屁股(五)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真实故事——小姨子的屁股

作者:imdipingxian
2013/07/16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五)

  很长时间没有更新,正是因为我和小茹已经修成正果,她不再是小女友,而
变身成了小娇妻啦!先暂时把倩倩的事情放到一边,写写最近发生的事情。

  话说装修房子简直是一场噩梦,全北京的家装建材市场、家俱市场几乎都跑
遍了。为了向领导请假,点头哈腰跟孙子似的,伺候工头更是跟伺候大爷似的,
每天好烟好酒供着,就怕他们偷工减料,要是墙上少一道腻子、地砖对得不齐什
么的,以后都是麻烦。不过最终总算是圆满顺利完成,我们在春节期间举办了婚
礼后,住进了自己的小窝。

  新婚燕尔当然是卯足了劲造人啦,很幸运的就在三月初造人成功。将为人父
母固然是极大的欣喜,但随之而来的就是我的和尚生涯。从确认怀孕至今,我的
小兄弟都无缘再进入小茹那湿滑滚烫的腔室作客了。想让小茹帮着口爆一下,她
又总是弄了两下就说嘴巴酸,要不就是说吸屌吸得兴奋了,怕宫缩对宝宝不好。
这个小淫妇,几个月不做爱下来,光给男人吹都能吹得快高潮,不过她把宝宝抬
出来,我也只能认怂了。

  但有一样福利,就是小茹的胸部有了明显的变化,之前只有70B,到现在
怀孕四个多月,至少已经到了C。两只白嫩的奶子又涨又鼓,坚挺得像两个大碗
扣在胸前一样,没有丝毫的下垂,连乳晕也似乎变大了一圈。我一个月前就建议
她不要戴乳罩了,说是免得压迫了乳房,影响今后的产奶,小茹也非常同意我的
观点,这一个多月来都是真空的。小茹是个坚定的母乳主义者,总是担心自己没
奶,以后亏待了宝宝。

  一天晚上,我正好想起新闻里说过有催乳师这个职业,特别是男催乳师,还
被誉为最幸福的职业。

  「那我明天给你找个催乳师看看吧?」我说。

  「好啊,好啊!但是会不会很贵啊?」小茹高兴的搂住我的脖子,吓得我赶
紧双手虚搂住她的腰,生怕撞到了肚子。小茹现在刚四个来月,小腹只是微微凸
起,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已经怀孕,腰身甚至比很多女孩还要纤细。

  「关係到我们宝宝日后的口粮,再贵也要花啊!」说着,我握住小茹的一只
乳房,轻轻的抚摸起来。

  大概确实是太久没做过了,只摸了一会儿,小茹就已经是娇喘连连,两只乳
头高高翘起。我把手伸到她下面一摸,淫水都已经漫出了桃花洞口。

  「好了好了,早点睡吧,别玩出事来。」小茹把我的手推开。我悻悻的擦乾
手指,转头躺下。

  第二天,我开始在网上找催乳师的信息。由于想找个男催乳师,搜索的时候
出来的大多是新闻广告,费尽千辛万苦,才终于在一个母婴论坛找到了一条有价
值的信息:一个新妈妈推荐了一个男催乳师,据说手法非常好。我立刻站短了这
个妈妈,幸运的是,她正好在线,我很顺利地就拿到了这个催乳师的QQ号,立
刻加好友,聊了几句,他姓陈,三十多岁不到四十,我随便问了几个催乳方面的
问题,就约好了週末上午来帮忙做检查。一个小时要三百块,也不算太离谱。

  晚上回去,我跟小茹说:「已经给你约了个催乳师,週末来给你做检查,看
以后会不会有奶。」

  「啊?这么高效率啊?」

  「那是。」我洋洋得意。

  「多少钱啊?」女人果然还是最关心钱。

  「三百一个小时,倒不贵。」

  「这还不贵啊~~靠不靠谱啊?你在哪找的啊?别是骗子呀!」小茹有点担
心。

  「放心,我看了好多论坛,推荐他的人很多,都说手法特别好,力道也足,
好多新产妇涨奶,被他一揉就通了,好多没奶的被他按摩几次也就都有了,评价
很好。」

  「哦,那就好。」小茹看我自信满满的样子,也就不再疑心了。

  这时候我考虑了一下,决定先不告诉小茹我给她找了个男催乳师,免得她放
不开要我去cancel掉。等到时候人来了,赶鸭子上架,她也没得退路了。

  焦急的等了两天,终于到週六了。

  早上8点左右,陈师傅就到了,长得白白净净的还有点小帅,戴着一副白框
眼镜,很斯文的样子。小茹还没起床,睡眼惺忪的从屋里出来,看见是个男的,
吓了一跳,转头看向我,眼神里满是疑问。

  我招呼陈师傅换鞋,小茹把我拉到一边,低声问我:「怎么是个男的啊?」

  我说:「男的手上有力气,按摩才有效果啊!很多人推荐呢,我好不容易才
约到的。」

  「那也不合适吧……」小茹有些扭捏。

  「那有啥,别人是专业的。接生的都有男医生呢!难道你到时候不生了憋回
去啊?」我理直气壮的说。

  小茹看我这么说,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陈师傅换好鞋,我招呼他坐下,把小茹拉过来说:「陈师傅,这是我老婆,
已经四个月了。」

  陈师傅满脸微笑,打量了小茹几眼,说:「嗯,这会儿肚子还看不出来。」

  「我们就怕以后没奶,想请你帮着检查一下。」

  「嗯,早做準备比较好,生产前充份按摩,把乳腺按通了,以后一个是奶量
大,再一个是不会涨奶。有好些孕妇都会提前找我们做按摩。」陈师傅说:「那
我们先检查一下你爱人的情况吧!」

  说到这里,我才想到小茹今天穿的一件带肩膀和短袖的比较保守的睡裙,不
是吊带,所以不能从上面脱下来,只能从下面把整件裙子掀起来才能露出胸部。

  看小茹坐在那里扭扭捏捏的不肯掀,我知道她肯定是不太好意思在我面前主
动掀起衣服给另一个男人看。为了避免尴尬,我说:「还是到房里去吧,我也不
懂这个,我看看电视。」

  「好,好。」陈师傅连连点头:「等会按摩的时候要躺着,在客厅确实不方
便。」

  我心想,你不知道摸过多少女人的奶子,不过都是大肚婆的,我老婆这么漂
亮的不知道你摸过几个?而且她虽然怀孕了,却一点都还看不出来,竟然还花三
百块请你来玩她奶子,你这个淫棍真是好命。

  这话却不能说出口,我像个老乌龟一样把娇妻和这个中年男子送进卧室,明
知道一分钟后,娇妻就会掀起衣服,把两只奶子展示给这个陌生的男人,供他把
玩揉捏,自己还要事后送上三百大洋,真是乌龟到家了。

  我出来的时候顺手带了一下门,只留下拳头粗细的一条缝,这样既可以让他
们有关上门办好事的安全感,不至于因为我在外面而门大敞着而尴尬,也可以给
我留下足够的缝隙,能偷窥到屋里所有的情景。

  出来后,我把电视声音调大,就赶紧溜到门边探头探脑的往里看。

  陈师傅拉过一张板凳,坐在床尾,正是左后方沖着我,对小茹说:「你仰躺
在床上吧,头沖我这边。」

  小茹扭扭捏捏的爬上床,躺下后扯过毛毯盖住下半身,然后往上挪了几下,
把头靠近了床尾。

  陈师傅又说:「还得再上一点,不然我可够不到。」

  小茹又往上移了一些,半个脑袋已经枕到了陈师傅的大腿上,但陈师傅还不
满意,还要小茹往上。这样一来,小茹几乎就是把整个头枕在了他的大腿上,如
果这个淫棍的鸡巴硬起来的话,小茹一定能感觉到。

  「好,我们开始检查吧!」

  小茹把手伸到毛毯下面,拉住睡裙慢慢地往上拉,但再慢也还是要拉起来的
啊,随着纤纤玉手的上提,如羊脂玉一样的胸部终于露出了饱满的下缘,展示出
完美的弧线。再向上,两颗乳头终于挣脱了遮掩,大喇喇的跳了出来,已经半硬
的浅褐色乳头在空气中微微颤抖,好像在勾引男人一样。

  估计是为了避免尴尬,小茹乾脆把睡裙往上再一掀,用下襬盖住了脸。

  陈师傅顿了顿,把双手搓热,缓缓地盖在了小茹胸部下缘。小茹身子微微一
抖,我看到她拽了拽床单。

  陈师傅双手各握住小茹的一只奶子,从下到上,从外至内的进行推拿,我娇
妻那一对雪白的奶子就被他的大手一会儿挤到中间,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一会
儿推到两边,手掌轻轻划过乳头,再推挤回来,就好像在揉两个白麵团一样,不
同的是,这两团白麵虽然被手指揉成了各种形状,但手指一鬆开,就会弹回原来
的半碗状。还有麵团顶部的那两颗葡萄,每次被手掌划过的时候都被压倒,然后
弹起,在这一压一弹之中,似乎还越来越大,越来越硬。

  陈师傅揉了一会儿,突然伏下头低声说:「你脖子这儿悬空着,颈部肌肉紧
张,不利于放鬆啊,拿毯子垫一下吧!」说完不待小茹回话,就一把将毛毯扯了
过来,往小茹脖子下面垫去。

  我操!我心里暗骂,什么不利于放鬆,这条淫棍摆明了就是想看小茹的内裤
和美腿。

  我以前也提到过,小茹身材高挑,一双玉腿更是又细又长,肌肤细腻光滑,
没有一丝瑕疵,一直是我的最爱,让这条淫棍一边揉奶子一边欣赏这对美腿,不
知道他的鞭会不会甩到小茹脸上去。

  至于内裤,恐怕就会让他失望了。自从怀孕以来,小茹就一直穿棉质内裤,
再也没穿过那些性感的半透明丝质内裤了,丁字裤更是没碰过了,想来他也看不
到什么精彩的风光。

  我正这么想着,伴随着小茹压抑的轻轻「啊」了一声,毛毯已经被扯开了。
我揉了揉眼睛,妈的!我没看错吧?小茹下身竟然是光溜溜的!这他妈的是哪一
齣啊?

  昨天晚上她明明还穿着内裤的,怎么现在是光屁股了?!要不是老子目睹了
全程,还真就以为你个小淫妇不顾老公在门外,故意投怀送抱脱了裤子勾引男人
呢!虽然现在不是你主动脱的,但也给人看光了,没什么差别。

  啊,也没被看光。陈师傅坐在小茹靠头一边,只能看到小茹稀疏的阴毛,最
多还能看到阴毛丛中的那条细缝。至于阴唇和小穴,应该是看不到的。

  一愣神的工夫一过,我赶紧往回退到沙发上。万一小茹叫起来,他们两人肯
定会第一时间回头看门口,到时候看到我正在趴门缝就不妙了。咦?怎么说得好
像他们是夫妻,我是外人似的?

  我在沙发上坐了大概两三分钟,心中一直翻江倒海,脑海中不停地回忆昨天
晚上的情景。昨晚小茹确实是穿着内裤睡觉的呀!我还记得因为想到今天小茹会
被一个陌生男人把奶子看光、摸光,大为兴奋,忍不住上下其手,抱着她的一对
乳房吸吮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摸到她湿淋淋的小穴时,确实是把手伸到内裤里摸
的呀!

  哎呀!难道正是因为昨天小茹流了太多淫水,把内裤弄湿了穿着不舒服,她
才脱掉了内裤的?然后今天陈师傅来得太早,小茹起床后还没来得及穿上内裤!

  我忐忑不安的坐了一会儿,听到里面没什么动静,于是又悄悄的溜了回去,
趴在门边往里看。

  里面小茹已经把毯子盖回了下身,双手还压在胯边的毯子上,小拳头攥着,
很紧张的样子。陈师傅双手盖在小茹的乳房上,弯腰低头正在对着小茹耳边小声
的说话。

  由于电视声音很大,他又刻意压低了声音,我只能听到他说了些「专业」的
啊,「很多」什么的,想必是在说他是专业做这方面工作的,见过了很多这种情
况,也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要小茹不要担心之类的。他一边说,双手还一边缓
缓地揉搓着小茹的胸部。

  小茹的脸被睡裙的下襬盖着,也看不见她的表情,只看到小茹微微的点了点
头,应该是表示没有关係的意思吧!

  我往床边看去,果然,小茹昨晚的内裤被扔在床头边的地上,裆部隐约还能
看到乾涸的水渍,应该是昨晚我睡了以后她脱掉的。

  陈师傅接着揉了大概十多分钟,跟着拿出一瓶精油,倒了一些在手心,搓热
了之后向小茹的左乳涂去。就像挤牛奶一样,右手捧着奶子的下缘,左手按着奶
子的上缘,一边顺时针转动,一边向乳头方向缓缓上升,动作很慢,涂完一只乳
房都花了将近一分钟,然后又倒上精油,开始往右乳上抹去。

  这时小茹的两只雪乳上涂满了精油,在窗外射入的光线下反射出一股淫靡的
光晕。最关键的是,这对雪乳正握在一个见面不到半小时的陌生男人手中,被揉
搓成各种形状。而它们的主人,正把头枕在这个男人的大腿上,这个男人的阴茎
应该就顶在了她的头顶,只隔着男人裤子那两层薄薄的布。

  陈师傅两只手在小茹的乳房上或轻或重、或急或缓,一会儿握住乳房的下缘
往上推,一会儿捧住乳房的外缘往里推,还有时候五指张开,手心处对着乳头从
上方抓住大半个奶子,快速的抓住往上提拉,就像在小茹的乳房上上弹琴一样,
这时候整个胸部就会在脱离手掌时猛地一颤,落下时还弹上两弹,真是说不出的
诱人。不过整个过程陈师傅都儘量避开了小茹的乳头部位,因为能明显看到乳房
上都涂满了精油,而乳头上还是基本上乾乾的。光是这份技术和定力,也能看出
陈师傅确实是专业的通乳师。

  又被玩弄了,哦,不对,是按摩了大概二十分钟,陈师傅说:「刚才是在给
你按摩疏通乳腺,只要坚持按摩,让乳腺充份发育,等你生了以后就会有充足的
奶水了。」

  「哦,」小茹点了点头:「谢谢你呀!」

  「现在我要帮你疏通乳头里的导管。现在很多棉质的胸罩穿久了以后会有纤
维钻到乳头的导管里阻塞乳腺,这样就会导致今后涨奶。」陈师傅接着说。

  小茹听了,吓了一大跳,把盖在脸上的睡衣下襬拨下去露出脸,很惊讶的样
子,赶忙说:「那你赶快帮我看看,我有没有被堵住。」说完还低头看了看自己
的胸部,但看到它们正被陈师傅捧在手里,似乎又有点不好意思,闭上眼睛躺了
回去。

  陈师傅点了点头,又在食指和大拇指上倒了一点另一种精油,捏住了小茹两
只高高翘起的乳头。小茹的乳头一直是她的敏感部位,平时被亲上两口就会神魂
颠倒,这会儿被人捏在手中轻轻揉搓,更是被直接击中命门,我站在门口都听到
了她被捏住乳头时发出的一声呻吟,更别提那个捏住她乳头的男人了。

  就看见陈师傅用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根指头夹住小茹的乳头,从乳晕开始从
下到上的轻轻快速撚搓,弄了十几次之后,小茹已经明显的快受不了了,连耳朵
都涨红了,小嘴微微张开,想要呻吟却又不敢发出声音,眼睛紧紧的闭着,眉头
随着陈师傅的手指一会儿皱起、一会儿舒展。

  再看小茹的左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了毛毯下面。毛毯只薄薄的盖了
一层,可以清楚看到小茹的左手已经伸到了下体的位置,从我这个角度看去,只
能隐约看到手指的位置有轻微的蠕动,不知道如果从陈师傅那么近的位置去看,
会不会一眼就能发现小茹正在揉搓自己的阴蒂?

  这几个月来也确实辛苦小茹了,因为怕做爱造成流产,我每次都只能吸吸她
的乳房、摸摸她的小穴,却总是在她快要情慾高涨的时候戛然而止。结婚前我们
很长一段时间只能週末相聚,憋了四、五天不做爱就慾求不满的小茹,现在却要
忍受这么久的只有挑逗没有插入的生活,慾望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陈师傅好像恍然未觉,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依旧不紧不慢的揉捏着小茹
的乳头,脸上却浮现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再揉搓了一会儿,也许是刺激太久,小茹已经忘了现在是什么状况了,双腿
忍不住弓了起来,盖在下身的毯子从膝盖上滑了下来,赫然可以看见她的手指正
在揉搓着阴蒂,上面已经沾满了淫水,反射出淫秽的光芒。

  毯子一滑下来,小茹也突然惊觉了,睁开了眼睛,右手连忙拉下毯子塞到胯
间,遮住自己的阴部。她很不好意思的样子,为了找个台阶下,说了句:「腿好
麻。」说完还用右手捏了捏大腿。由于是躺着,小茹只能捏到自己的大腿根部,
看起来更像在揉搓自己的肥臀。

  听小茹这么说,陈师傅接话道:「很多孕妇由于体重增加,活动又少,都会
有下肢的静脉曲张问题,有的甚至到孕后期脚都肿到不能穿鞋,所以我们也建议
要通过按摩来缓解症状。」

  小茹这会儿还在云里雾里的,估计只想着怎么躲过眼前的尴尬,「嗯」了一
声就没再接话了。双腿却没有放回去,还是呈M状弓着,一对光滑修长的大腿就
那么大喇喇的露着,小腿也是纤细而弧线优美,再配合这幅请君插入的姿势,实
在是撩人无比。左手还是放在胯下,被毛毯盖着,也不知道这会儿她还敢不敢有
所动作。

  陈师傅继续撚搓着小茹的乳头,大概过了有十五分钟多,他一只手鬆开,在
床单上揪了两下。『咦?这是干嘛?在老子的床单上擦手吗?』我正在纳闷,就
听见陈师傅把手指伸到小茹面前,说道:「你看,这就是从你乳头的导管里撚出
来的纤维。」

  我干你娘的辣块妈妈!听到这话,我顿时又是恼火又是钦佩!恼火的是哪有
什么乳头里的纤维,明明是你刚从老子的床单上摸下来的!钦佩的是这种花样也
能被他想出来,估计不管哪个女生都会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了,特别是小茹这样
的,接下来他就算说用嘴吸效果更好,小茹都会马上求他用嘴来吸吧?

  小茹看到他手指上的纤维,果然大惊失色,一脸的惊讶和紧张。

  陈师傅接着说:「这些纤维日积月累的积攒在乳头的导管里,不但会引起炎
症,等你生产后更是会阻塞导管,导致涨奶。」

  小茹顿时紧张的说:「那你一定要帮我都弄出来呀,拜託了。」

  「这都是积攒了十几年的髒东西,只能慢慢弄,我可以每两个星期来帮你疏
通一次,到你生产之前应该是没任何问题的了。」

  我靠!这个老淫棍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这样小茹一定还会让他再来的。我
这时才恍然大悟,真是连环套一招接着一招啊!

  陈师傅一边和小茹说着,一边拿出湿纸巾开始擦手。我回头看了看钟,差不
多一个小时了,估计是按摩快要结束了,于是赶紧回到沙发上斜躺着,装出看电
视看得快睡着了的样子。

  又过了十几分钟,小茹和陈师傅才一前一后的走出来。看到我半瞇着眼睛躺
在沙发上打瞌睡的样子,小茹过来用力拍了我一巴掌,道:「才起床就又睡觉,
你怎么这么懒啊?给我去买点菜,再把倩倩接过来吃饭。」

  我装作吓了一跳,揉了揉眼睛,对陈师傅说:「陈师傅,辛苦你了,我爱人
情况怎么样啊?以后能母乳餵养吗?」

  陈师傅道:「她的乳腺发育还是比较好的,只要坚持充份的按摩刺激,以后
母乳餵养绝对没问题。」

  什么乳腺发育好,你是想说我老婆的奶子发育得好吧?

  我做出一脸喜色的样子,说:「太谢谢你了!稍等啊,我给你拿钱,三百是
吧?」

  陈师傅微笑道:「不用客气。哦,对了,刚才听你爱人说,她现在已经有腰
腿酸痛的症状出现了,孕妇很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孕妇的腰腿酸痛麻木如果不从
初期就开始缓解的话,到孕后期会越来越严重。」

  我转头看向小茹,问:「你腰腿酸呀?怎么不跟我说啊?」

  小茹的脸一红,微微低头,顿了一顿,把头一偏,撇嘴道:「你大老爷每天
回来喊累喊得哭天抢地的,我还能使唤的动你给你按摩呀?」

  「这是什么话,只要你一声令下,你指东我哪敢往西呀?」我贱笑着说。

  「哎呀,可不能乱按,特别是腰,孕妇按摩可跟给普通人按不一样。」这时
陈师傅在旁边说。

  我耸耸肩,对小茹说:「你看,专业人士说不能随便按。」

  陈师傅立马接话道:「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每次来做通乳按摩以后,再做
一个小时的腰腿按摩,价格可以优惠,四百就行了。」

  咦?话说到这儿,我怎么嗅到一丝阴谋的味道?

  我装作不解的样子,问小茹:「今天效果怎么样啊?以后还要做啊?」

  小茹满不在乎的样子往沙发上一坐说:「挺好的,弄出来好些个纤维呢!」
目光却不与我对视,飘向了窗外。

  陈师傅马上接过话头,把他之前对小茹说过的那一番话又对我大吹了一通,
我也不得不装出惊讶万分的样子。连当事人,自己的老婆都认了,我这个在沙发
上打瞌睡的家伙要是提出什么质疑,未免也太奇怪了一点。

  顺理成章的,小茹跟我说约了陈师傅过两个星期再来,我也只能点头同意。

  一不做二不休,我心想,反正老子要去买菜,还要接小姨子,没一两个小时
回不来,乾脆再看看你还能做什么。于是我对陈师傅说:「反正现在还早,才9
点多钟,你要没别的客人,今天就帮我爱人按摩一下腰腿吧!」这条淫棍自然是
满口答应。我看看小茹,她一低头,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吧!

  说好之后,我进屋拿钱包,看到床上小茹刚才躺着的屁股位置有两个巴掌大
的一滩水渍。这个小淫妇,竟然被人摸到淫水把床单都打湿了那么大一块。再看
看地上,内裤还扔在那里。如果小茹没有当着陈师傅的面撅着屁股打开床头柜的
最下层找出一条新的内裤的话,她现在的睡裙里应该还是真空。

  想到等会还要被按摩腰腿,如果陈师傅不识趣,一直跟着小茹的话,小茹会
不会不好意思去找内裤穿上呢?还是光着屁股又被人摸来摸去呢?想到这些,我
的鸡巴不禁又硬了起来。

  我赶紧拿出手机,给倩倩发了个短信,约好半个小时后在她楼下碰头,然后
赶紧把手机调成静音状态,打开摄像,把手机插到小茹梳妆檯的那堆瓶瓶罐罐中
间,正好露摄像头对準床的位置。自从小茹怀孕以来,因为担心化学物质有害,
她就再也没有化过妆了,所以我也不怕小茹会发现那些化妆品中间的手机。

  我又抽出四百块钱放在床头柜上,一边走出来一边说:「老婆,我把四百块
钱放在床头柜了,等会你给陈师傅啊!」

  出来的时候,听到陈师傅正在跟小茹说什么宫缩啊、锻炼啊什么的,也没听
清楚。小茹一脸专注的样子,看到我出来,脸又是一红,「哦」了一声。

  我换好鞋赶紧出门了,一路上脑海中纷纷乱乱,就想着早点回去,看看手机
里都录到些什么。

              (未完,待续)

===================================
  PS‧以上全是真人真事,除了通乳师不姓陈(当然小茹也是化名)。小弟
写到这里,再想到下个星期陈师傅还要来,已经忍不住偷偷打过两次手枪了。但
如果被捅出来就是家庭破裂的节奏,所以小弟就不放照片了,陈师傅的QQ号更
是不敢公布,众位原谅。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