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重生,夙愿的实现(五)渐糜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绿色重生,夙愿的实现(五)渐糜

作者:jiyunxingba

时间:2021/04/04  

首发:春满四合院

炎热的夏季午后让人难熬,午饭之后爷爷奶奶回房午睡,我、妃娥和胖子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纪,在凉爽的堂屋吃完西瓜,无所事事地坐在小板凳上,用蒲扇有一下没一下地驱赶着蚊虫。

胖子坐在妃娥右手边,侧着身子偷瞄着妃娥精緻的小脸,目光随着妃娥手中蒲扇带出的凉风游弋着。农村的夏天虫子肆虐,妃娥在奶奶的告诫下不敢把皮肤漏在外边,除了穿在裏边的粉色小吊带,还批了一件薄薄的长袖纱衣,下身穿着一条白纱长裙,遮住了脚踝。纱衣随着凉风摆动着,时不时被掀开,漏出妃娥光洁的小腹和可爱的肚脐,加上天气炎热,妃娥精緻的锁骨和脖颈下渗出浅浅一层细汗,一个活色生香的小美女坐在胖子身边,胖子心猿意马,脑子裏浮现出昨夜沐浴的美丽裸体,下体阳具不一会高高耸起,跟我聊天也有一搭没一搭,心不在焉的样子连妃娥也有所察觉,不动声色地偏过身子,用背面对着胖子。

胖子顾忌着有长辈在家,不敢做的太明显,但是美色在前却不能触及,心痒难耐之下毛躁起来,手裏蒲扇呼呼的一顿扇,心裏却更加燥热了。我看场面有点尴尬,怕他二人吵起来没法收场,想了想,拉过话头:“堂哥,呆屋裏没啥意思,村裏有啥地方好玩,带我们走一走啊。”

胖子眼珠一转,顿时想到一个损主意:“这个天,估计在家的人都在睡觉,要不我们走走看,有谁在家就叫出来,人多才好玩,你们也正好在村裏认认路。”妃娥不是很想出去晒太阳,我说一个人在家更无聊,她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三人出得门来,沿小路走了四五家,都没人,胖子说:“那应该都去河边了,那风大凉快,要不去看看?”我和妃娥不置可否,跟着胖子三拐两拐,走过一片玉米地,就听见隐约一阵嬉笑声传来,只见一条小溪横在眼前,溪岸铺满鹅卵石和细沙,溪水深不过腰部,大概十几个小孩正在溪中玩水,其中两个大约十四五岁的男孩正领着一群七八岁的幼童在打水仗,个个都只穿着帖身内裤,光着上身呼来喝去正玩得激烈,有一个看上去最小的孩子甚至光着屁股,一个小小的嫩白小鸟在晃来晃去。

妃娥看见顿时羞红了脸,连忙不做声转过头。胖子对其中一个大男孩笑道:“我说咋找不到人,黑子你今天跑得倒快,吃完饭就来耍水了?”名叫黑子的男孩看上去干乾瘦瘦,身高却高出胖子一头,下身鼓鼓囊囊的包在一条破了一个洞的三角内裤裏,几根黑毛从洞裏伸出来,他却毫不遮掩,对胖子说:“我还以为你娃到城裏看到漂亮女娃子捨不得回来了,咋的,没搞一个回来让兄弟们看看?”

胖子顿时有点慌,瞟了一眼背后的妃娥,骂道:“少放屁,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额,老子是去见世面的,顺便带弟弟妹妹回来耍。”黑子这才注意到他背后两人,疑惑道:“你娃哪来的弟弟妹妹?我咋从来不晓得?原来看片子的时候你还说要是有妹子就好了,还可以肥水不流外人田,咋突然就冒出来一个?”胖子深恨这个嘴巴吐屎的损友,怕他再说出什么不堪入耳的腌臜过往,连忙道:“闭嘴吧你,热的要命,我也下来耍。”然后往下扒身上的T恤,对我说:“这么热也只有下河好耍,我们也下去。”

我见十几个孩子中不见一个女孩,为难道:“出来也没带泳装,我倒是无所谓,妃妃咋办?”胖子嗤笑一声:“你以为是你们城裏,下个河还非要花裏胡哨準备一大堆,农村头哪那么多讲究,衣服一脱就下去了。”下边黑子也嘿嘿笑道:“咋的,城裏头娃子看不起农村了,我们这裏都是穿条裤衩就下河,我妹子小的时候裤子都没穿不也耍的高兴的很,耍完我把她屁股一擦光着就回家了,这有啥。”说完很是猥琐的打量着妃娥,颇有想上来帮妃娥擦擦屁股的架势。

“那……妃妃我们也下去玩一会?”我小声问妃妃。“……你去吧,我就在上边等你们。”妃娥低着头,脸红红的不敢朝水裏看。这时胖子已经脱下T恤,不耐烦的说:“等什么等,一起来的就一起耍,抓紧时间一会太阳下山了就冷起来了。”我嗫嚅道:“那……就一起玩嘛。”妃娥看了我一眼,偏过头道:“好吧,玩二十分钟,我们就回去。”

我三两下脱掉衣服,穿着内裤就下了水,胖子已经站在水边泼了两下水在身上,笑道:“你娃不拉开筋就下水,小心抽筋。”然后悄悄看了一眼刚脱掉长袖纱衣,正在犹犹豫豫不好意思解开裙子的妃娥,假装不经意的说:“水边上沙子太多了,最容易钻到裤子头,妹子你看。”趁着妃娥下意识抬头看他,一把拉下内裤,顿时一根围满黑毛的软趴趴阴茎映入妃娥的眼帘。妃娥生平第一次清除看到接近成年的男性生殖器,顿时惊叫一声,连忙转开身子,颤抖的说:“你干什么,快穿上!”胖子嘿嘿笑道:“我这不是提醒你吗,你看我鸡鸡上都已经沾了沙子了,你们女生更爱乾净,要是沾上了就不好了。”说完突然向妃娥泼了一大捧水,顿时打湿了妃娥的长裙,水珠顺着长裙渗入,薄薄的纱裙顿时贴在了大腿皮肤上,稚嫩幼女的臀部和大腿轮廓立即显现出来。

妃娥惊叫一声顿时跳开几步,带着点哭腔说:“你干什么,再这样我不玩了。”胖子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耍水嘛,都是泼来泼去的,你不要介意哈,裙子湿了你把它晾在树上,一会就干。”妃娥无奈的扯着贴在腿上的长裙,发现确实不方便行动,看看周围好像没什么遮掩的地方,只好找了棵矮树,站在树后,窸窸窣窣地脱下裙子,挂在了树枝上。

胖子和我心不在焉的泡着水,眼睛时不时朝妃娥那边看一眼,只恨矮树丛遮住了妃娥下半身,看不清她轻褪纱裙的美景。黑子悄没声息的挪过来,对胖子小声说:“喂,死胖子,那个真是你妹子?”胖子背着我在黑子耳边小声说:“我堂弟的青梅竹马,咋样,嫩吧?老子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极品,长得漂亮,身上还香,就是太小了,没有奶子。”黑子淫笑:“你他妈又知道身上香了?有没有奶子你看过?”胖子顿时得意了,“老子都看过她洗澡了,你说我知不知道?”

“我操,真的?你娃看过她洗澡?”黑子一脸惊讶不信。胖子不屑地瞟他一眼,“我骗你干球,这种年纪小的妹子啥都不懂,还不是我要咋搞就咋搞。”“那你搞了没,莫跟我说你娃一个暑假下来还是个处男。”胖子顿时闷住,又怕黑子鄙视,强行吹牛逼道:“那是老子怕她年龄太小还没长好,要是搞出问题来进了医院不就完求了?给你说,除了没有日进去,老子该看该摸该舔的全都整完了,爽的很,又嫩又香。”黑子听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下边硬邦邦的吧内裤支起老高,眼珠一转:“胖子,去年你娃偷看我妹子上厕所的时候,老子没举报你嘛,我对得起兄弟赛?”胖子郁闷道:“老子看到个球,那么黑连屁股都看不清就遭你娃发现了,你娃倒是天天在屋头有亲妹子可以看,老子只能在家看片子。”黑子忙道:“那这回你也有妹子了,反正你都爽过了,给兄弟也爽一下塞。”胖子心裏咯噔一下:“那咋要得,人家是城裏大小姐,你要是把她日了,老子就死定了!”“不得不得,我有分寸,你那么整她她都不说话,我只要不日她,还不是一样没得事。”

胖子语塞,正不知如何作答,却见岸边树丛裏转出一个窈窕身影,向水裏缓缓走来。只见妃娥两只纤细的手臂护着胸,粉色小吊带紧紧贴着身子,圆润光滑的双肩瘦瘦窄窄,精緻锁骨下洁白一片,吊带下方未能遮住肚脐,洁白平滑的小腹无一丝杂色,盈盈一握的腰肢随着走动轻微摇动,更显得婀娜动人。一条粉色的少女打底裤遮住了腹股沟以上和大腿上半部分,也许是因为天气炎热为了透气,打底裤型号偏大,裤腿与大腿之间的缝隙宽敞,并没有紧紧包裹住少女下体,让期待看到幼女下体三角轮廓的胖子和黑子大失所望。少女细嫩的双腿间紧紧闭合,并未有明显间隙,只在走动中微微分开,却也不影响人们对幼女双腿间紧致包夹力度的想像和期待。妃娥娇小的玉足踩在沙滩的碎石上,洁白的足弓咯得生疼,顿时两道细眉微微皱起,明亮的一双大眼睛眯了一下,竟给她精緻的幼颜增添了一抹魅惑。

胖子和黑子就那么看着美丽纤弱、精緻乖巧的粉色幼女向他们走来,竟被震慑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毕竟长期在农村,看到的女人无不是皮肤粗糙、妆容暗淡,即便是A片中的女优,也少有如此清纯天然、纯洁无瑕的少女,一位9岁的小女孩,竟把两个色欲熏天少年认知中的所有女性比了下去,两人竟一时连窥探幼女隐私部位的心思都忘了,全心沉浸在女孩扑面而来的美丽气息中。

妃娥走到水边轻轻探了一下水温,被凉水激得微微缩了一下脚,然后深吸一口气,慢慢步入水中,向我们走过来。

胖子两人就近看到妃娥美丽的半裸身躯,一时竟自惭形秽,说不出话来,只会呆呆看着她。妃娥被他二人看得十分不适,脖颈上泛出微微的红,目光不好意思的避开二人的身体,对我说:“秦炎,上学期暑假叔叔给你报了游泳班,你学的怎么样,我要不是去旅游,一定跟你一起去学了。”我不好意思的说:“学了10天,水喝饱了,没学会。”妃娥鄙视道:“真没用,还指望你教我的,我自己慢慢学吧。”逕自走到一个人少的水域,扶着一块石头,双腿尝试着拍打水面。

胖子和黑子互相看看,都对自己刚才一瞬间的失态有些尴尬,心道长年揩女性的油,今天遇到极品,竟会有些胆怯,当真好笑。黑子给胖子使个眼色,然后对我笑道:“游泳啥的还用报班?我们这裏不都是河裏头泡几天就会了,来,弟娃,我天天游泳,包给你教会!”说完又对着一众幼童喊:“都排成一排,一起来练习打水,给这个弟娃做个示範。”一排小孩顿时扶住石头,双腿交叉打水,一时水花四溅。

胖子说:“秦炎,你扶住石头,我来教你怎么冒头打水。”便双托住我的腰,让我双腿离地,使劲摆动,黑子也在旁边不断指点。练了一会,我累了,便停下坐在石头上休息。黑子笑道:“咋这么一会就学不动了,那你歇一口气,我们先教妹子,一会又教你。”胖子也附和道:“那妃妃你过来,我们争取今天就教会你们打水。”妃娥连忙拒绝:“不用了,我自己玩一会就好,你们还是交其他人吧。”“其他人早就会了,这裏就你们俩是旱鸭子,不赶快学会了以后别人都笑话你们,秦炎,你说是不?”我明知堂哥和黑子不怀好意,但却从他二人的目光中看出一股威胁之意。毕竟、毕竟此处人多,他们不敢怎么样,吧?我一时竟有些怯懦,默默给自己找了一个藉口,低着头小声道:“嗯。”

黑子不管我反应如何,自顾自走到妃娥身边,一把拉住妃娥右手臂,道“你这裏水浅,根本浮不起来,要去过腰的地方才行。”半拉半拽带着妃娥过来了我们这边。妃娥一边挣扎一边喊:“不用了,我不学,秦炎、秦炎,你说话啊。”我嘴唇颤动,想要阻止,却见黑子拉拽不动妃娥,却又转到她身后推着她,两只手掌隔着吊带贴在妃娥背上重重一推,妃娥一时没能站稳,向前滑倒在水中,两手撑着水底正要站起,黑子却假装脚下一滑,也往前扑倒,“啊哟”一声竟压在妃娥身上,身体与妃娥背部紧贴在一起,下体紧紧贴出妃娥的嫩臀。

妃娥“啊”一声大叫,黑子连忙撑起身体,双手顺势揽住妃娥腰部,道:“对不起对不起,妹子,没碰到吧,快起来。”扶着妃娥的细腰,将她拉起来。两人胸背相贴,粗糙黝黑的双手摩挲着幼女细嫩的腰部肌肤,粗硬的大腿肌肉将女孩柔软的小屁股挤压变形,少女急促的娇喘和男孩火热的呼气混在一起。我看到这一幕,胸膛裏一股酸涩的刺痛突然迸发,脸颊逐渐滚烫,身体仿佛被抽空了气力,双腿竟有些颤抖起来,一时喉咙竟干涩得卡住,说不出一个字来。

妃娥站稳后,一把打开黑子的手,拨开贴住脸颊的湿发,匀了两口气,瞪了黑子一眼,说:“不玩了,我要回家,秦炎,走了。”胖子见势不妙,连忙说:“还早呢,回去也无聊,多玩一会,秦炎,你都没学会,机会难得,是吧?”此时我还沉浸在方才那一瞬间,呼吸干涩火热,竟分不清是这天气更加灼人,还是我自己的体温更加火热,我只知道,我想看更多,我想要看到一贯清冷嫺静的心爱女孩惊慌失措、羞愤惶然的悲苦神色。我从喉咙裏发出一个苦涩的声音:“我……我……我再学一会儿,好吗?”

“你……”妃娥呆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我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也没有一丝保护她的意识。她仔细看着我的眼睛,我心虚地回避她的目光。妃娥明白了我此时的状态,原来,竟又是那样。

妃娥深吸一口气,仿佛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她盯着我,认真的问:“秦炎,你真的想我现在跟他们学游泳吗?”我低着头,闷闷的发出一声:“嗯”。妃娥歎了口气,理了理因为摔倒被向上拉起一截的小吊带,对黑子说:“好吧,我学。”黑子眼裏闪过一阵惊喜,刚要说话,妃娥却又道:“我只学一会儿,秦炎必须看着我,他如果要走,我们就停止。”黑子此时已急不可耐,满口答应,连忙走到我身边的水中等着妃娥。

妃娥慢慢走到黑子身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问道:“怎么做?”黑子淫猥地打量着妃娥全身上下,道:“妹子,我来调整你的姿势,你按我说的做就行。胖子,你过来做助教,扶着妹子上半身。”胖子屁颠屁颠的过来,却不知从何下手,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黑子。

黑子让胖子握住妃娥两只手作为支撑点,自己用一只手托住妃娥腹部,另一只手托住妃娥两条大腿,让妃娥平扑在水面,头部扬起,两只小腿在水下上下轻打。黑子的手掌贴住妃娥小腹和大腿的一瞬间,妃娥身体轻轻一颤,黑子只感觉手心温热柔嫩,尤其是抚在大腿上的感觉更是柔软细腻、手感极佳。胖子却只能握住妃娥的小手,虽也软嫩柔滑,却只能看着黑子暗暗占着更大的便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胖子不甘眼前的肥肉咬不着,眼珠一转开始冒坏水:“妃妃,你手臂力量太小,这样撑起上身会很累,持续不了多久,我看还是我直接托起你,你比较省力。”见妃娥没有说话,便试探地鬆开两手,变为从侧面托着妃娥的肩膀,嘴裏还念念有词:“好,现在用手向两边划水,两腿开始打水,头部慢慢呼吸……”

我看着一胖一瘦两具男人身躯紧贴的妃娥的身体,不停的抚摸着少女暴露在外的肌肤,再加上妃娥运动时不断的娇喘,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脸上和下身,其他部位却冰凉彻骨,灵魂中舒爽与痛苦并存,就好似自己变成了这溪边一块石头,再无多余的思感,意识裏只容得下眼前这略显淫靡的一幕。

胖子待妃娥划得一阵气力渐弱,便假装臂力不支,把妃娥往下一放,妃娥顿时惊慌尖叫,胖子一把当胸抱住,两手顿时按在了妃娥胸前,道:“哎呀,妃妃你肩膀太滑我托不住,还是直接托住胸前安全一点,不然你又要呛水了。”虽隔着吊带那薄薄的布料,妃娥仍能感觉到胖子的手指在不断摸索着自己胸前,顿时面红耳赤,看一眼秦炎,却见他呆呆的不做声,便也不再挣扎,默认了胖子的无礼。9岁的幼女胸部还未发育,自然不能感受到温香软玉,胖子摸索了一阵,渐渐感到无趣,却觉得妃娥的呼吸突然加重,略感奇怪,往后方一看,却见黑子的手已然不见了!

原来黑子托住妃娥的小腹和大腿一阵,虽也舒爽仍觉不足,却看到胖子逐渐不老实,把手扎扎实实伸到了幼女胸部。自己胆子也开始大起来,心想死胖子自己家的亲戚自己都敢随便佔便宜,我一个外人怕个求。心一横,上下两只手开始慢慢移位,放在小腹的手逐渐下移,越来越靠近粉色打底裤的上缘,在妃妃一下一下打水的律动中,用手掌边缘逐渐推动打底裤的皮筋,一下又一下,打底裤慢慢下褪,幼女浅浅的腹股沟逐渐露出来,雪白饱满耻埠上缘也一点点显露;他放在大腿下方的手翻了过来,逐渐移到腰上,与另一只手同步,开始慢慢推压打底裤皮筋,水面上渐渐显露出雪白的臀部上沿和一道浅浅的美妙臀沟。

妃娥由于身体泡在凉水中不停的打水,水流波动导致对衣物逐渐移位的感觉并不明显,便未曾阻止黑子的行动。黑子步步为营向着少女的隐私部位渐渐靠近,却见妃娥没有反应,只道这小美女胆小不敢声张,默认了自己的侵犯,心中暗喜,动作愈发大胆了。由于打底裤原本并不贴身,在下褪的过程中裤腿与肌肤间的空隙逐渐变大,在水中轻薄的打底裤裤腿竟漂浮起来,透过水面,可以看到娇嫩的大腿内侧那幽深的暗影若影若现……

黑子发现皮筋已推到尽头,娇小的臀部卡住了打底裤无法在向下移动,但此刻少女的臀部仅仅漏出少许臀沟,绝大部分臀肉仍未显露,而少女两腿之间的神秘私处虽无法目测,却也通过手掌触感得知仅能触及小丘上部,连耻缝也未曾感受到。虽然已经占了这少女大便宜,通过触摸都能想像到那洁白的丰隆阴埠有多性感可爱,但黑子仍感不足,心想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错过此时不知下一次何时才能肆无忌惮的猥亵如此美少女的身体,却又怕直接扒下少女底裤太过粗暴,引起女孩激烈抵抗就得不偿失了。仔细观察了一下,黑子终于发现了打底裤与大腿之间的空隙早已宽敞得可以伸进一只手掌,立即决定另闢蹊径,将右手移至少女两条大腿之间,贴着皮肤慢慢伸进了裤腿中……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